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帮主妈咪,我要将军爹地

第三十二章 皇子们

帮主妈咪,我要将军爹地 悠然 2222 2017-12-10 11:15:18

  “众爱卿,玉皇山近半年来一直有狼群出没,附近居民心生惶恐,城隍庙香火被阻。顺天府多次派人上山驱赶,然这批畜牲倒很有灵性,竟跟我们人类玩起捉迷藏游戏。每次,官兵一上山,它们就不见踪迹;官兵一下山,它们又开始出没。虽然目前还没出现伤人事件,但这终究是一场隐患。现顺天府已将此事上报朝廷。众位爱卿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理啊?”

  庄严肃穆的金銮殿上,邹国皇帝邹政却像讲故事一样讲着政事,说完俯视殿下众大臣。

  皇帝发言完了,大臣们三三两两的开始议论。

  看着嗡嗡作响的大殿,邹政眯起眼睛准备打个盹。昨晚办公到快天亮,稍微眯了一下又早朝,哎,这当皇帝真不是一般的辛苦。

  秦昊蔚还未领职务,所以不用操心什么事,他只是例行公事来站站就行,所以,他基本就当自己是桩子。不过,我们四皇子经常还是会过来打扰打扰他的。

  “昨天回家怎么样?那女人住了你的院子,反正不用白不用,送上门的有没有浪费?我干儿子怎么样?还适应吗?有没有人为难他?”

  邹恒钰趁着大家都在讨论事,溜到秦昊蔚身边,抛出一堆问题。说心里话,谁神经才稀罕来这上早朝。温柔乡多舒服啊?只是他老娘,皇后大人,说他老大不小了,应该跟着兄长学习学习,所以逼着他来上早朝。行,来就来吧,反正他的正事都不是政事。

  “想知道?”秦昊蔚睨了他一眼。在大殿里没事干,时间是很难熬的。

  “嗯嗯。”虽然觉得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爱耍酷,话少的秦昊蔚主动搭话,但八卦之心迷惑了他。

  “不告诉你。”秦昊蔚轻勾了一下唇,含住一丝笑意。

  “你你你你!”邹恒钰用手指指着他,却拿不出什么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估计时间差不多了,龙椅上的邹政睁开双眼,随意扫描了一眼他的爱卿们,正巧看见邹恒钰用手指着秦昊蔚。

  “老四,你是要推荐智勇大将军吗?”皇帝老神在在的看着他的四子。

  “不是,我,他,”邹恒钰虽然敢在他皇后老娘那里耍贱打滑头,可是在这笑面虎皇帝老爹面前却是不敢的。可是真让他兄弟去赶狼,他也不放心。狼哎,很凶残的好不好?那告诉他老爹,他在这里不好好工作,和他兄弟在开小差?那也不行,这不是挑战皇权,挑战他老爹的面子吗?古代皇帝有些时候是没人性的,罚个皇子是小开氏,杀个皇子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他也不敢乱说话,万一搞不好还会害了自己的弟兄。哎,真是纠结难过啊!

  “哦!不是什么?”老邹皇帝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父皇,儿臣认为四弟推荐智勇大将军去驱赶狼群是个比较不错的主意。”大皇子出列,他再不出列不知道他这个不靠谱的四弟又会出什么惊人惊语:“漠北是百兽出没的地方,大将军在漠北呆了近五年,对兽类应该比较了解。所以,儿臣认为秦将军是合适的人选。”

  邹恒钰手握拳头朝他哥挤眉弄眼,小昊子在漠北是跟人打仗,跟那些猛兽有什么关系?哥,你不要出馊主意啊!可惜,就算他眼睛都挤抽筋了,他哥也没回他一个眼神。老邹更是无视他,他本就属意秦昊蔚前去,只是刚好借了四子的手而已。

  “小秦爱卿觉得如何?”老邹把目光对上淡定如初的秦昊蔚。有这份从容,不错,是块料子。

  “微臣遵旨。”秦昊蔚出列接旨。

  “哈哈哈,老秦啊,你有个好儿子。”带着爽朗的笑声,老邹起身离去。太监尖着嗓子喊“退朝”。

  殿下几位皇子及众大人打了会儿眼神仗,原本静穆的金銮殿又开始了嗡嗡作响,我们秦太尉又成了焦点。你说,谁家孩子有人家老秦家儿子那么有出息,接二连三的被皇帝表扬。

  秦太尉又是骄傲又是担心,微笑接受来自大家的恭贺,目光却担忧的看向儿子。祸福旦夕,儿子风头无两,这让久经官场的秦大人很操心。

  “小昊子,我,”邹恒钰站在秦昊蔚面前挠着后脑勺,自己怎么就给弟兄找了这么一件危险的事呢?

  “没事,放心吧。”秦昊蔚看向满怀歉意的好友。其实这事,皇上摆明了就想他去干,就算不是钰的无心插柳,皇上也会用另外一种方式。既然如此,何不从容应之,不就是狼吗,在漠北,他又没少经历被狼攻击的场面。

  “昨天,天赐说要吃什么披萨,我已按照他的方法让厨房做了,有没有兴趣?”他邀请还在郁闷的某皇子。

  “披萨!好啊好啊,走,走。”好久违了的吃食啊!四皇子一扫低迷的心情,阳光灿烂的推着秦昊蔚朝外走。

  “老四!”大皇子走恒基在后面喊道。

  “哼!”邹恒钰不理大皇子,直接拉着秦昊蔚走人,表示他在生气。秦昊蔚只能不懂礼数的边走边朝大皇子抱拳。

  “哎,这老四也有二十岁了,还这么孩子气?”二皇子邹恒钧走到大皇子身边,看着老四的背影,摇摇头。

  “人家命好,有个宠他的大哥。如果我有这么个大哥,我也不想长大。”三皇子邹恒栎在边上酸酸的说。他跟邹恒钰同年,但月份较大,所以排行老三。

  “三弟是嫌我这个大哥对你不好?”邹恒基转脸微笑着看向走恒栎。

  “呵呵,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哥对弟弟已经很好了。”不知为何,邹恒栎感觉额头直冒汗。

  邹恒基没接话,只是笑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朝众弟弟打了声招呼,走人。

  “你眼红什么呀?人家一母同胞,宠他怎么了?”邹恒勤憋笑看着满脸窘态的老三,心里幸灾乐祸。

  在后宫,不仅母凭子贵,同样也是子凭母贵。大皇子、四皇子不用说,皇后的孩子,地位当然是崇高的;接下来是三皇子,母妃是皇贵妃,仅次于皇后,他的地位当然也不低。大皇子从小内敛稳重,秉性温和,口碑不错;四皇子不务正业,顽劣泼皮,但本性善良,平易近人,所以人际关系不错。这老三就不行,仗着皇贵妃,很是嚣张,总是欺负其他皇子,所以风评很差,大家最喜欢看大皇子不动声色的教训他了,也只有大皇子治得了他。这人也犯贱,每次还送上脸给大哥“打”。

  “哼!关你什么事?”邹恒栎白了他一眼,翘着屁股走人。

  没戏看,大家哈哈几句散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