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帮主妈咪,我要将军爹地

第三十一章 秦太尉独白

帮主妈咪,我要将军爹地 悠然 1284 2017-12-10 11:09:12

  第二天,秦太尉和秦昊蔚父子两早早去上朝。一前一后,前面的表情严肃,俊脸紧绷;后面的眉头紧蹙,神色懊恼。

  哎!秦太尉心里深深叹了口气。蔚儿恨他,怪谁?怪他自己。当年静雅难产,突然离世,他的心也跟着去了。整日里就像行尸走肉,稚儿幼女,他根本无暇顾及,还甚至把静雅离去的过错迁怒到女儿身上,十几年来都未去看过她。那段日子,他整日流连酒馆,也无法走出失去静雅的悲痛。直到有一日,透过酒馆窗户,无意间看见路过的李氏。那一刻,他以为他看见了静雅。他猛甩头,不敢置信。待他再看去,李氏已离开。李氏是兵部李尚书的女儿,只要一打听就知道了。他从酒馆回来,直接找人去提亲。他知道李尚书正想巴结他,所以肯定会答应的。果然,他的亲事很顺利。然而花烛夜,他失望了。李氏容貌虽然娇美,可跟静雅完全不同,那日,估计是他醉酒所致。好在,气质像,同样温柔可人。于是他就开始麻痹自己,他把对静雅的深情寄托到了李氏身上。他不想静雅委屈,所以他就不让李氏委屈。得失得失,一得一失,他的心被自己蒙蔽了,儿子也被他推远了。

  昨日,回到屋里,李氏坐在床沿哭。以往,他会心疼的上前去安慰,因为他感觉到的是静雅的伤心,而昨日,他的心竟毫无感觉。静雅都走了十几年了,或许是该放下静雅了,她应该不会怪他,不,她会怪他。怪他乱寄情,怪他没有好好待她留下的一双儿女。他自嘲,他这辈子是失败的,因为他总是在懊恼走过的路。曾经,过去,他都无能为力。今日,现在,他想好好补偿。可,他的一双儿女会给他机会吗?

  “呦,两位,秦,大人早啊!”有同僚打招呼。好事的同僚故意把“两位”“秦”咬字发声突出。云都人现在很闲,闲人怎么会放过八卦?所以大家都很感兴趣,秦大人的父子关系如何收场。

  秦将军仍是肃着一张脸,写着:闲人闲事勿扰。

  秦太尉倒是好说话一点,毕竟大家同朝多年,面子上还是要照顾。

  所以众人都围着秦大人求八卦,秦将军相对就形影孤单了。不过,没事,他的牛皮膏药来了。

  “小昊子。”

  众官僚捂嘴憋笑。不用猜,大家都知道是谁。

  秦昊蔚朝天翻了个白眼,继续木着一张脸,恭候圣驾。

  “讨厌,怎么不理人家。”邹恒钰翘起兰花指推了一下他,当然没推动。

  “有意思吗?”秦昊蔚面无表情的看他。

  “当然有意思啦!生活多无聊,娱乐大众多美妙。你看他们笑得多开心。”

  邹恒钰用手指一个个指过去,正笑得欢的人嘴还来不及闭拢一脸尴尬的讪笑。皇子的笑话私底下看看也就算了,谁敢拿到台面上?除非不要命了。

  “老四!”无奈又宠溺的喊声,让四皇子稍微老实了一点。他朝来者吐吐舌头,人躲到了秦昊蔚另一侧。

  “四弟顽劣,秦将军包涵。”大皇子邹恒基微笑着朝秦昊蔚抱拳。他原本就气质儒雅,如此一笑更让人如沐春风,心生好感。

  “微臣惶恐。”他不卑不亢的行礼。君是君,臣是臣,君臣之礼不可废,当然和邹恒钰,那已没什么君臣之礼可说的。

  “秦将军不必多礼,省得某些人又说我欺负你。”大皇子话是跟秦昊蔚说的,眼睛却看向某人。

  “嗯,知我者皇兄也,小耗子是我弟兄,有大哥罩着我就放心了。”某人跳了出来,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大哥后面,到皇子队列去了。

  秦昊蔚继续严肃站列,目不斜视,然他的心却是暖暖的。时隔五年,钰待他还是一如从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