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帮主妈咪,我要将军爹地

第三十章 你嫂嫂

帮主妈咪,我要将军爹地 悠然 2323 2017-12-09 13:49:22

  秦昊蔚给自己和小天赐各披了一件衣服,初秋的夜还是有点凉。

  “让她进来。”他朝外喊道。

  “哥,你到底对嫂嫂做了什么事?”秦玉惜一进门就气急败坏的逼问他哥。

  “她跟你说我对她做什么了?”秦昊蔚嘴上说得淡然,心里却想到,有玉惜在,李莹莹的事有点头疼。

  “她跟我说就好了,我也不用这么晚跑来找你。”秦玉惜懊恼的跺跺脚。

  她什么都没说,玉惜就已经气得跳脚了?这棋倒下得高。

  秦昊蔚捏捏自己的鼻梁,玉惜这个单纯的小傻瓜,以后被人卖了也不知道。

  “咳咳,”秦昊蔚清了清嗓子,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可真要揭开,他还是觉得窝火:“玉惜,当初哥是被李莹莹陷害的,实际上哥和她什么都没发生,所以哥不承认她作为哥的妻子。”

  “不,是你误会嫂嫂了。嫂嫂跟我说过,那件事是李氏做的,她是被蒙在鼓里的。直到事情发生,她才不得不配合。嫂嫂这么好,不会做这种事的。”嫂嫂在玉惜心中犹如仙女一样美好,肯定不会做坏事。

  尤天赐在床里面用小手拍了下额头,叫了声卖狗的。这小姑姑真当好骗,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玉惜,到底是哥跟你亲,还是你认的那嫂嫂?”看着小妹这么偏袒李莹莹,秦昊蔚有点哭笑不得。

  “哥哥和嫂嫂一样亲。可是,哥,你知道吗?如果没有嫂嫂我早已被人家欺负死了。你走后,一开始有祖母照拂我,可不久祖母连我都不认识了。在这个家里,我一个人孤苦伶仃,不是孤儿像是孤儿。那些所谓的姐妹欺负我也就算了,可连丫鬟小厮都可以欺负我。呜呜。”想到曾经的苦难,秦玉惜边哭边说:“作为府里的嫡小姐,我还吃别人的剩菜剩饭,这种感受你能体会吗?这还不算最差的,有几次因某些庶小姐过生,厨房讨好巴结,只顾给她们做饭,我就被这么晾在一边;等到半夜,饿的发慌,也没等来我的晚饭。哥,我是嫡小姐啊!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吃人剩的,穿人旧的,为什么?为什么呀?因为没娘?因为有爹等于没爹?最后连哥都不要我了,既然这样为什么我要被生下来?为什么呀?”

  说着,秦玉惜仿佛又回到那段黑暗的日子,腿一软,坐到地上痛哭了起来。

  看着地上痛哭的妹妹,秦昊蔚很是心疼。是他的错,他太自私了,当时只想着自己要争口气,而没考虑到妹妹还小,祖母年纪已大。她们一老一幼,这真要出的事,真是后悔都来不及。幸好,她们等到他回来了。

  他下床走到妹妹身边,轻轻地拥着她,一遍一遍的和她说对不起你。

  秦玉惜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

  “幸好有嫂嫂,我每次被欺负时,她都会帮我,给我撑腰。她告诉我哥哥会回来的,我的日子会好起来的。她说,万事有她,如果看谁不顺眼打回去就是,我是嫡小姐,怕什么?嫡小姐的生活就应该肆意张扬。哥,因为有了嫂嫂,我才有了生活的底气。”

  秦玉惜泪眼婆娑地看着哥哥:“所以,哥哥,我不允许你欺负她。”

  “小姑姑,你说你每次被欺负时,你嫂嫂都会出现?”尤天赐不知何时来到他们身边,蹲在那里小小的一团。

  “嗯,我每次一被欺负,嫂嫂都会出来帮我。”秦玉惜肯定的说。嫂嫂就像仙女,每次她被哪些所谓的姐姐妹妹们欺负,她心里都会呐喊,嫂嫂救我,然后嫂嫂就出现了。

  “那你嫂嫂如此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尤天赐像大人一样问话,歪着脑袋的样子却超萌,超可爱。秦昊蔚忍着笑,看着儿子玩花样。

  “哥哥离开后半年吧。”秦玉惜思考了一下。

  “那你被欺负是半年前多还是半年后多?”尤天赐换了个姿势,一手抱胸顶着另一手肘,小手捏着下巴,样子老成的像侦探,就差个烟斗了。

  “应该是,半年后,多。”秦玉惜皱着漂亮的黛眉,认真的比较,忽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下子炸了毛:“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怀疑我嫂嫂?哦,我知道了,你这个小不点,我还觉得你可爱,没想到小小年纪,心思这么歹毒。是你挑拨哥哥的,对不对?你就想赶走我嫂嫂,好给你娘腾位置。我告诉你,没门。”

  “呵呵,我妈咪想要的位置还需要我来给她腾,她分分钟搞定。”尤天赐得意的呵呵,接着又深深的叹了口气:“哎,我也渴望她来抢你嫂嫂的位置,可惜,我妈咪不稀罕,我现在烦的就是这个。”

  如果妈咪想来太尉府做少夫人,他就可以单纯的做个娃娃了,哪需要现在这样劳心劳肺。哎,真是辛苦啊,想他小小年纪还要操心这些。

  “咳咳,”看着眼前两个孩子目中无他的说着他的婚事,秦昊蔚都不知道用什么心情来听。他尴尬的咳了两声:“那个,玉惜,你放心,我会好好回报你嫂嫂的,你先回去休息。”

  “你说真的?”神情激动的玉惜,一直没注意到一个称呼,那就是“你嫂嫂”,尤天赐和秦昊蔚都在跟她说“你嫂嫂”。她得到哥哥的点头保证后,开心的要去跟她嫂嫂汇报了。

  “说吧,小滑头,又打什么主意?”秦昊蔚一把抱起尤天赐,顺便抛了个高高,逗得他咯咯笑个不停。

  两人又坐回被窝。

  “哎,爹地,我只能说,幸好小姑姑秉性纯良,否则肯定会被教出一个无法无天,刁蛮任性的千金大小姐。你那夫人不是爱她,是害她。她现在这样的性格也是有缺陷的,以后嫁人,这么天真烂漫怎么去完成宅斗?会被小妾们秒杀的。李家人就想把小姑姑养残。”

  “我说,你这个小脑袋瓜子里装得都是些什么呀?怎么会懂那么多?”看着尤天赐头头是道的分析,秦昊蔚真感觉不可思议,一个这么小小的娃,怎么会懂这么多?

  “话本,我都是从话本上看来的。”尤天赐耸耸肩,他妈咪一天到晚喊无聊,说没有英特南特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柏蜀黍为了讨她欢心,就悬赏手下们去收集话本,五花八门的都行。在云幽谷里,话本满屋子堆,他从小就在那屋子里转,已经看得差不多了。

  “你看话本?能看全吗?”不是应该从四书五经开始启蒙的吗?小天赐看话本?难怪身上有痞子的气质。

  “你别小看人。妈咪说我是天纵奇才,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如果再给我一本绝世武功秘籍,一旦打通任督二脉,我还会天下无敌。”尤天赐说得很认真,不容置疑。

  “你妈咪,嗯,是奇女子。”秦昊蔚忽然想见那奇女子了,心里痒痒的,嘴角情不自禁开出微笑,他也不自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