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帮主妈咪,我要将军爹地

第十一章 昔年往事(六)

帮主妈咪,我要将军爹地 悠然 2047 2017-11-30 10:34:45

  “公子!”思雨轻声的呼唤。

  她刚才明明看到他躲在这里的,不会走了吧?思雨转身四处查看。

  “唔!”暗处伸出一只手臂,猛地把她拉到怀里,然后迅速的用手捂住她的嘴。

  “是我!”黯哑的声音说道。

  “公子?”思雨惊喜的闷声喊道。还好,找到他了,随即哽咽道:“你没事吧?”

  她的公子,多精贵的人?何曾如此狼狈过。

  “我没事。”其实,为了压制体内的药性,他五指已是血迹斑斑。他要出府,在府外不远处有条运河,只要把自己泡在运河里一晚,相信药效就会过了。

  “思雨姐,你能安排我出府吗?越快越好。”他的呼吸又开始急促了,脸色越来越红,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冒出。

  因为是夜晚,思雨除了觉得秦昊蔚呼吸异常外,倒没发现其他。至于急促的呼吸代表什么,她是黄花闺女还不懂,后来懂了,她已后悔莫及。

  “大门是出不去的,夫人安排的人正到处在找你。但奴婢知道一个小洞,不知公子?”思雨为难的说。

  “没事,快带我过去。”秦昊蔚惊喜的说。小洞,狗洞的,跟娶那女人相比起来,他有何好介怀的。

  那小洞不远,在花园一处角落,被灌木挡住。两人很快到了那里。看着那狗洞一样的小洞,秦昊蔚又转身面对思雨。虽然夜色迷蒙,但思雨脸上的担忧,他看得清楚。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他不敢表露太多,碰触太多,他怕自己控制不住。现在他自身难保,所以不能拖累了思雨姐。

  “思雨姐,我走了,你好好保重。”

  千言万语,只道珍重,说完毅然离开。

  思雨用手蒙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其实,她想说,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好吗?然而,她的公子没给她时间,也没给她承诺。她哭,因公子离开,不舍;她哭,因自己前途渺茫,害怕。

  爬出小洞后,秦昊蔚趁着夜色,飞快得跑向运河,一到河边飞跃而下。初秋,冰凉的水,让欲火焚身的他叹息出声。他让自己就这么漂浮在水里。幸好夜里无人,否则肯定吓死人。

  “哇!有河!赶了那么多天路脏死了,刚好洗洗。”一个姑娘惊喜得来到运河边,然后顺着石梯往下走,直到够得到水的地方。

  “风餐露宿的,真是累人。要不是水太冷,真想在这里洗个澡。”姑娘边洗边自言自语,天真烂漫。

  躲在暗处的秦昊蔚,感觉一阵无奈,希望她早早洗好,快快离开。

  洗完了手,洗完了脚,应该可以离开了吧?却见姑娘揭开了辫子,这是要洗头?

  “按照爹的脾气,估计等一下完事,又要找哪个破庙将就一夜了。趁他还在办事,我就洗个头吧。”姑娘果真开始洗头了。

  秦昊蔚真想骂爹,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浴火又被火气带起。

  “啊!救命!”忽然传来那姑娘的呼救声,秦昊蔚看去。真是没见过这么笨的人,洗个头能把自己洗掉进河里。他不想理。

  “救命!”姑娘在水里扑腾,眼看着不行了。秦昊蔚认命的去救人,让他见死不救,他做不到。

  很快把人救上岸,姑娘吐了几口水后,没大碍。秦昊蔚却不行了,浑身颤抖,身体却又像火在烧一样,感觉自己处在冰火两重天,通身的煎熬让他几度晕厥。

  姑娘看着把自己救上来后就瘫倒在那撕扯的人,带着疑惑,带着担心,她浑身湿哒哒的爬过去。

  “你怎么啦?”她担忧的问道。

  “离我远一点。”秦昊蔚咬牙切齿的说,他现在自己没力气爬到水里。如果这姑娘再靠近他,他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说吧,或许我能帮你,要不我帮你把个脉。”说完,她也不用他同意,自顾自的去抓秦昊蔚的手。

  “你!”把了一会儿,姑娘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被人下了药。”看她样子,好像真会点医术,秦昊蔚带着一丝希望,虚弱的说。死马当活马医了。

  “一般的药我倒有办法,你这个太过凶残。”姑娘蹙紧她秀气的眉毛,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这是忽悠人?忍着痛,秦昊蔚这会儿想骂娘了。

  “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姑娘纯真的双眼看向秦昊蔚。

  “什么办法?”秦昊蔚心里又燃起希望。

  “就是你把我办了。”姑娘云淡风轻的说。

  “咳咳!”秦昊蔚差点咳出一口老血:“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知道啊,就是我和你要发生性关系。你这媚药不抓紧解掉,你会血脉暴涨而死。”姑娘表情还是很淡定,就像在说你吃饭了吗一样。

  秦昊蔚心里一惊,他知道自己中春药,可没想到这么厉害。他还不想死,他还有许多事要做。看着眼前一脸稚气,却又装着一派老成的小姑娘,心里开始矛盾。他救小姑娘,不是图她相报;可是如果小姑娘不和他,他又必死无疑。他压制着身体的叫嚣,紧锁眉头。

  “我看你,也不像个坏人,而且又救了我,我来个以身相许也不是什么事,你不用心里压力太大。来吧。”说完,小姑娘张开双臂,闭上眼睛,等着他饿狼相扑。不就来一发嘛?有什么关系。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这不是乱来,她是在救人,救得还是恩人。再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救命之恩更要像火山爆发那样如火如荼的相报才行。更更重要的是,我正想找人要个娃呢,恩人的皮相不错,以后娃应该也是冰雪可爱的。小姑娘心里百转。

  “噗!”秦昊蔚看着姑娘,忍不住不合时宜的笑了出来。他看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又是一阵无奈,这姑娘天真的他不忍下手。

  “我们换个地方。”

  “啊!哦!”姑娘睁开眼,看看前后,自己好像搞了个乌龙。虽然现在天黑,这附近无人,可万一等一下来个人,自己这是要当众表演?呵呵,算了。她靠过去,扶起秦昊蔚,然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