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黄羊一梦

第十四章,元旦

黄羊一梦 赵雪1011 2080 2017-12-02 18:48:20

  冬日的早晨,天空中几朵逍遥的云游过来,鲜亮的阳光射透云层,晨风淡淡吹送,送来清彻的凉爽。远远看见那祁连山,山峦在初升的阳光照射下,山体的轮廓勾勒出坦荡柔和与缓慢坚毅,裸露出亘古的宁静与庄严。校联欢晚会像一个曼妙的女子,终于姗姗到来。

  马老师简单的开场白后,先是幼师班的女孩子们集体舞,接着又是琵琶独奏,又是电子琴,好不热闹。一班有又一班,每个班像争奇斗艳的花,各展其能,各领风骚。

  不知为什么,越是热闹的地方,我越觉的孤独,越觉得自己格格不入。没等我班节目表演,我就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溜了出来。

  一出来,连外面的空气,我觉得都是新鲜的。还是这里适合我,我心里默默地说。

  路灯把我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就像怪兽一样,我蹦蹦跳跳的踢着石子,在路灯下一个人玩,不一会,己是满头大汗。

  “哈,还真是怪胎,里面那么热闹,你却一个人在这边,真是神经病一样”路灯下站着一个男生,我定睛看去,原来是张生一个宿舍的王永。

  “还说我呢,你也不是跑出来了。”我反唇相讥道,我又跟你不熟,你管我呢,心想。

  “没看出来,伶牙俐齿的。”

  “我跟你很熟吗?”我一幅,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模样。

  “还好吧”

  什么叫还好?开学到现在,我总共跟你没说过几句话,还叫还好,我心想。

  “你们女生都这么伶牙俐齿吗”我一头雾水,我没惹你吧,对我这样说话。

  “什么叫你们女生,我有没惹你,你神经病啊,谁惹你找谁走,一开口就伤人,有毛病啊”眼看我俩就要吵起来了。

  “王永,王永,你怎么在这,找你半天了”就在这关健时刻,一个声音传来。

  “张生,赶紧把这个忘吃药的带走”我赶紧说,不忘回头鄙视的看了王永一眼。

  “忘吃什么药”张生一脸懵逼。

  我用手指,指指头,意思是治头的药,张生立刻秒懂。

  “你还是真是一点亏都不吃。”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时王永已经走到张生跟前,步子有些不稳,我才闻到他一身浓重的酒味。

  原来是喝大了,难怪平时在班里面没什么交集,忽然找上我,原来是撒酒疯,也真是悲催。跟一个喝醉酒的人,有什么可讲的,不就是待着谁咬谁吗。

  “我不跟他计较,送他回去吧,我不想把事情弄得很难看,以后班里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哎,张雪,张雪”张生在身后使劲的叫,我冲背后挥了挥手,头也没回。

  第二天,元旦开始放假七天,加上两个周六周天,加起来要放11天的假,宿舍里巨雯雯回了家,李冉去了M校老乡聚会去了,苏苏很辛小眉也去找老乡了,许亚还是不见踪影,不用问也知道,在她老乡宿舍,宿舍生一下子安静了许多,显的冷冷清清的。只剩我跟杨丽丽云菲菲三个。

  “咚咚咚”有人敲门。

  我和杨丽丽住在上床,现在只有云菲菲一个住在下床。理所当然的,她起来去开门。我们都在猜想会是谁呢?这美好的时光不去玩,不去约会,像我们一样赖在宿舍里。

  “爸,妈”只听云菲菲惊呼道。一听到这声爸妈,我们两个也赶紧起床收拾床铺。

  “你们怎么来啦?进来赶紧进来”

  云菲菲赶紧招呼她爸妈进来。

  “爸妈,这是我舍友,这是张雪,这是杨丽丽”她分别介绍了我们两个。

  “阿姨,叔叔”我们两个赶紧叫人。

  “爸妈,不是马上要放假了吗,你们怎么来了。”云菲菲问道。

  “你奶奶特别想你,在家里面不放心,就让我们两个来看看你。顺便给你送点东西”云妈妈说。

  云爸爸己经在行李包里,把东西往外掏,吃的用的,应有尽有,看那还往外掏的架势,恨不得是把家搬来学校了,还不忘把东西往我俩床上塞。

  “杨丽丽,”看还在一脸艳羡的看着云菲菲的杨丽丽,我开口轻轻的叫了一声。杨丽丽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冲她使了一个眼色。

  “叔叔阿姨,你们两个先跟菲菲呆着,我们两个出去买点东西,正好我们刚刚要出去”我赶紧说道。

  “是啊,我们仨刚好要出去了,你们正好来了,那菲菲就别去了,我们两个去,就可以啦。”杨丽丽接着赶紧附合着说。

  “是不是我们来了打搅你们了。”云爸爸问。

  “没有,没有我们只是闲的逛逛去,哪有打搅我们”我急忙解释。

  “哦,没有就好”云爸爸释然道。

  我跟杨丽丽穿了外套,走出宿舍。思家的心情无限蔓延,真的好羡慕菲菲,她的爸妈能不远千里来看她,证明她在家是很受宠,再想想我,爸爸脾气暴躁,妈妈是个软弱的农村妇女,在家里,都是逆来顺受,我基本上都不爱跟爸爸说话,不懂得怎么跟他交流,稍不注意,说错话做错事都会被爸爸责备,甚至打骂,我一点都不愿意待在家里。

  “丽丽,你家里面情况怎么样?”收殓了自己的心绪,我转回头问杨丽丽。

  “我吗”她犹豫了一下,问我。

  “嗯”

  “你听了不要笑话我”

  “不会,有什么可笑话的”我急忙澄清道。

  “我家在你tc县的农村,坐车到我们县城,还要走几十里山路才能到我们家。到我们家,现在还没有通汽车,只能步行。”他顿了顿,接不又说。

  “我们家境很困难。爸妈供养我一个上学很吃力,我今年上学的所有学费,是家里面今年的全部收入。今年暑假我和弟弟,摘了一个月花椒,我和弟弟爸爸妈妈的手上全部扎的是血洞,辛苦我们不怕,怕的是花椒卖不出去,今年卖花椒的时候,有个黑心的花椒商,拿了几百块钱的假钱,真真假假的参在一起,我父母不疑有他们,那是我和爸妈妈妈弟弟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居然就被他们那样骗了。其余的钱,我走的时候全部带走了。”她说完已经泣不成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