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黄羊一梦

第十二章窦唯

黄羊一梦 赵雪1011 2030 2017-12-01 00:09:26

  回到宿舍,我的心绪久久不能平静,心口像压着一颗石头,大哥的郁郁寡欢,和他的病,都让我难以释怀,为什么那么优秀的少年,命运为什么会如此多舛呢。

  他曾经说,他是个不详的人,他不愿和人教朋友,不愿和人亲近,因为怕给身边人带来不快,所以他宁愿孤独,宁愿一个人站在黑暗角落。

  我自从走进他身边,越来越心疼他,他太需要朋友,太需要友谊,可他却拒绝友谊,拒绝朋友,那是一种怎样的无奈与伤痛呀。

  他不想喜欢任何人,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

  记的上初中的时候,有个闺蜜她喜欢上一个男孩,以为只要考上同他一个地方的高中,她们就能在一起,中考,复读,每天每天鼓励她的,是他的所有信息。她心心念去到有他的地方来到他身边,中考前夕,他转学了。那时候她哭都不能自已,哭晕在我的怀里,一遍一遍问我,她自己做的都算什么。我想她与其说是在问我,还不如说在问自己。3年后的一天,她在与他在不同的地方相见,她得知他没上高中出外打工了,现在己经订婚了。一个人去操场上,愣愣的在中间来回走来走去,被风吹得只打哆嗦了。我把她找回来的时候,她才在寝室大哭一场。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只知道那时候她好像什么都空空的了。

  经历过,都那般痛,可一辈子不想经历,那是怎样的惨痛。如果一个人没有经历过爱恨情仇,在这个世上还剩什么?

  时光如梭,斗转星移,临近元旦,学校要组织文艺演出,每个班集要出节目,我们班女生一个节目,男女组合一个,不幸的是我也被选中,每天放了学都被留下来排练节目。没有时间想别的,有了事情做,我胡思乱想的时间就少了许多,忙忙碌碌其实也挺好的。

  “你好,请问你是张雪吗,我是农学班的,”一个阳光帅气的男生在下晚自习后,叫住我。

  “我是,有事吗”其实,回头看到他的时候,我已经认出了他。一次“春潮”编辑社招募新社员的时候。我随社长去他们班招募新社员,等我们讲完要求,他当场给我递过一份手稿,我对他记忆很深。所以当他叫住我的时候,我第一时间认出了他。

  “我们班要排一个节目,听我们班的女生讲,你那里正好有一盘磁带,是我们要排的曲目,不知可不可以借给我们用一下。”不知他是怕我拒绝,还是紧张,他说的很快,而且语气结结巴巴,脸上还有一丝害羞的红晕。

  我有些好笑,一个大男生,害羞个什么劲,我一个女生,都没在他一个陌生男生面前害羞,可他,我一时觉得好奇怪。

  “有,你们什么时候要”

  “明早能给我吗”

  “行啊”说完,我准备回头回宿舍,却看他站在没动。

  “还有事吗”我问。

  “没,没有”他飞快的回。

  “噢,忘了问,你叫什么”我想了想,问了一下他的名字,要不明早怎么给他磁带。

  “汪小宁”

  “哎,你还记得我吗”我没头没尾问他。

  “记得,你去过我们班,你是春潮编辑”没想到他没犹豫,就回了。我一愣,没想到他居然记得。

  “回宿舍吗”我问。

  “回”

  “一起”

  “恩”

  刚跨进宿舍,舍友辛小眉就冲过,抱住我。

  “雪儿,有人追你”她八卦道。

  “没有啊”

  “哎呦,哎呦,我们刚看到了”苏苏也加入。

  “奥,你说刚才那个男生啊,他是借东西”我解释道。

  “借东西,借口吧”巨雯雯一脸过来人的样子。

  “那这么说,你也遇到类似的了,我的给我哥报备报备一下”我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慢悠悠的说到。

  “张雪,你……”气的巨雯雯咬牙切齿,但有无可奈何。

  “哟,有哥撑腰,你胆肥了哈,敢跟嫂子叫板了,看她明天给你穿小鞋”李冉闲火不的大,还在旁边点火。

  自从巨雯雯跟孟小龙一起后,巨雯雯在宿舍己经说话做事,溶入大家,我们宿舍关系也很团结,大家像一家人,说话开玩笑,都很随意,所以,现在大家都乱开玩笑,不会有人认真。

  “哎,听说明天节目要重排,人数也要增加”辛小眉八卦完后说。

  “听谁说的”云菲菲问。

  “刚去水房,李亚说的,她是文艺委员,说老班说人太少,叫多点同学参加,大家都参与才热闹”辛小眉接着说。

  “我可不想参加,我没那文艺细胞”云菲菲说。

  “我也不想参加”

  “我也不想参加”苏苏和李冉同时说。

  “我己经在其中了,随便好了,”我说。

  “我无所谓,老班说让参加就参加了”辛小眉说。

  “辛小眉,好像你后排的窦唯歌唱的不错”我问。

  “是啊,你怎么知道”辛小眉问。

  “我有一次路过听他在轻唱,”我说。

  “明天找他去点歌”辛小眉说。

  下午最后一节课,辛小眉来找,我就和她同桌调了座位。

  “窦唯,给我俩帮个忙,行不”我怕他拒绝,撒了谎。

  “行啊”他不假思索。

  “真的吗,什么忙都帮”我难掩兴奋。

  “我力所能及范围之内”他纠正道。

  “保证你能力范围之内”我举手保证。

  “什么忙”窦唯问。

  “给我俩唱几首歌顺”我说。

  “晕,这也叫帮忙”他一脸你俩玩我的表情。

  “唱不唱”我俩异口同声问。

  “可有些歌,歌词什么的记的不是很准”他说道。

  “没关系呀”

  “你们想听什么”

  “老情歌”我俩没商量,却异口同声的说。

  “行啊”

  “想听那一首”我俩互看一下,罗大佑的,不言而语,那是我们整个宿舍的最爱。

  “恋曲1980”我说?

  你曾经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

  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

  他一开口,我俩愣住了,好听,太好听了,此时此刻都不知用什么词形容,以前只知道他唱的好,没想到和听原唱没区别,我们谁真是卧虎藏龙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