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黄羊一梦

失恋

黄羊一梦 赵雪1011 2375 2017-11-26 18:58:27

  第二天早上,当我顶着两个熊猫眼,起床的时候,舍友们吓了一跳。

  “张雪,怎么回事,你的眼睛怎么肿成那样了。”住在下床的巨雯雯问。其她舍友也一脸关切。

  “没什么,昨晚在教室看了一本言情小说,男主是个人渣,我一时没忍住,替女主伤心来着。”我眼睛没眨,扯着谎言。

  “切,真够狗血的,以为你怎么了呢?”李冉说道。

  是啊,是够狗血的,不过不是小说,里面的男主女主,是现实中的我,我暗自腹诽。第一次,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没想到,我的心隐隐的作痛。一想到那明媚的笑脸,和哪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我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的眼有多瞎呀!竟然就被那笑容和那两颗小虎牙骗了。

  早上进到教室,桌框里赫然放着早餐,我的心隐隐作痛,最近几天,桌框里每天都有早餐,我一直都以为是蔺如是放的,都雀跃的吃了,今天再看到早餐,我觉得无比的讽刺。我二话不说,拎着早餐放到蔺如是的桌上。

  “你给我带早餐啦,谢谢。”蔺如是像往常一样一脸笑容,可今天在我看来,特别的刺眼。

  我愣住了,不是他放的,我一直以为是他,我回头扫视全班,谁呢?我心里默默地想,第一个想到的是哥,他正在看书,做笔记没有我抬头,应该不是。那还有谁呢?看向张生,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一脸不知所措,用眼神问我怎么了,也不是吗?我再转回头看向那边的赵刚,像有感应一样,他也抬起头看了看我,对我点头笑了笑。

  谁吗,我郁闷地回到座位上,也忘记把早餐拿回来,猛然想起,抬头,正看到蔺如是已经吃完,准备去扔垃圾袋。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对我眨了眨眼睛。

  “晚上叫上你哥一起出去吃饭”蔺如是说。

  呵呵,我心里暗自嘲讽,没看出这一切之前,我没有思考过,看清这一切以后,我才发现,我好像成了某渣男的免费晚餐饭票了。我们一起以来,他好像很少买过单。每次不是我就是哥,偶尔一两次好像也是很少的金额。

  如果不喜欢,就不要接受,为什么要这样,我想不通,可我却无法释怀。

  如果感情可以说放下就放下,我想我会干脆的放下,不让自己伤心难过。一场感情,就像得了一场重感冒,来时如山倒,去时如抽丝。戒掉对一个人付出的感情,就像一个女人的新生一样,不经历痛苦磨难,怎么能蜕变。

  一整天我都心不在焉,闷闷的。中午饭也没有吃,一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

  “张雪,今天怎么了”下晚自习后,赵刚问我。

  “没什么”

  “我们还算不上是朋友吗”他问。

  “怎么这样问”我无精打采的问。

  “是朋友就该说说心里话,你把我没放在朋友的位置”他一本正经地说。

  或许吧,或许我真的没有把他当朋友。至少没有把他,当成可以分享心里秘密的朋友吧。

  “真的没有什么?就是好像感觉,有点儿快要感冒了。”我说。

  “奥,那你要多喝水,注意保暖,宿舍里有药吗?”

  “没有”

  “赶紧回去吧,多喝点水”在宿舍楼门口,他赶紧说。

  我点了点头,抱着书走向宿舍。回到宿舍,舍友多还没有回来。巨雯雯爬在哪床头暖气管那,和底下那边的哥聊的热火朝天。我拿去洗脸盆去水房,洗漱。

  真是冤家路窄,不凑巧的是,刘花和康怡也在,我看了她俩一眼,酸涩之味涌上心头。

  她俩正头挤着头,挨在一起边洗衣服边说话,我什么也不想知道,什么也不想听见,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转身出了水房,舍友也帮我收拾了洗好的衣服。

  “张雪,衣服帮你收了,还有,感冒药,赵刚叫我刚拿上来的,你感冒了”苏苏问。

  “没有啊”

  什么吗,这人,晕。我只是随口说说,敷衍他的,他竟然当真了。我怎么有一种,罪恶感。好像哪里不对劲,不会的,不会的,我心里默默给自己宽慰。

  周六晚上,蔺如是约我去吃饭,我想了想,没有再拒绝。一方面,我想看他还能坚持多久,游戏在两个女孩子之间。一方面,我还给自己心理暗示,或许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们没有什么,是我想多了。

  在我们的交往之中,哥,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只是在没有蔺如是的时候,叫我用心去感受一段感情,有些东西别人说的再好或再坏再多,不能代表自己,自己不亲身去感受,怎么知道谁对谁错?

  经过几天的暗自观察,我也奇怪的发现,蔺如是跟康怡也很少单独相处过,不是有他的舍友,就是有刘花在。我不解。

  终于有一天,他先送我跟巨雯雯回宿舍,跟我们说了再见以后,也会自己宿舍了。我叫巨雯雯先回宿舍了,说我去一下别的同学宿舍,之后我出了宿舍。

  不一会,看见蔺如是出了男生宿舍楼,尾随其后,看见他进来教学楼,站在黑暗的阴影里,我的心沉入数九寒天的湖底。

  在他们出现在教学楼下时,我出现在他们三人的面前,他们三人看见我时,刘花跟康怡还跟我打个招呼。只有蔺如是一脸尴尬,我的心里呵呵了一下。

  原来她们两个蒙在鼓里,如果不是我那天发现,我想蒙在鼓里的不只是两个人,应该是三个人。

  站在教学楼下,看着他们三人走远,泪如磅沱,冰冷的寒风吹在脸上,如刀割吧刺疼,可我毫无感觉。

  死心吧,就算再难舍,就算心如刀割,不值得的东西还是放手比较好,我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

  蔺如是像风一样的跑过来。

  “张雪,你听我解释”他气喘嘘嘘地说。

  “解释什么”,我冷笑道。

  “刚刚我只是落了东西在教室,回来取,正好碰到她们。”

  “那上周一晚上了”

  “上周一晚上,我不是送你回宿舍就回宿舍了吗?”他还在撒谎。

  “算了吧!分手吧,我不想陪你演了,如果一个男生的心没有在我身上,我有何必浪费自己的感情。别人不珍惜,我何必拿去践踏。”

  “张雪,当初是你说做我女朋友的”

  “是啊,是我眼瞎”

  我转身,就要回去。

  “张雪”蔺如是一把把我扯进怀里,我几经挣扎没有挣扎出来。

  算了,就当我为这场感情,最后一次画上一个句号吧,谈一场恋爱,连一个拥抱都没有过,苦涩之味涌上心头,我回抱了他一下。他以为我原谅了他,卸下警惕,在他一愣神的时候,我迅速撤出他的怀抱。

  “蔺如是,一个男生喜不喜欢一个女生,一个女生感觉不到。是不是很悲哀,你不喜欢我,现在的不放手,只是你觉得是我先说出了分手。算了吧,好聚好散,免得以后见面连同学都做不成。我不喜欢拖泥带水,就这样吧。”

  我依然决然的回头,冲向了无尽的黑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