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黄羊一梦

第二章军训

黄羊一梦 赵雪1011 2291 2017-11-20 19:11:18

  周一,当起床铃上响起,我们赶紧爬起来,水房此刻水声,笑声,牙刷碰击牙缸的刷刷声,象一首欢快的歌,此起彼伏,还没收拾好。楼下操场上己经响起教官的哨声,和同学们急急忙忙的脚步声。不敢有丝豪犹豫,我们几个赶紧往楼下冲。

  操场上黑压压一片,一眼望去,有好几百人,长像形形色色的同学,来之不同的地区,说着不标准的普通话。

  “所有同学集合”教官大声说,瞬间操场上鸦雀无声。

  “一班跟张教官李教官,二班跟王教官和我,三班跟孙教官刘教官。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左,叫左朗,会负责接下来的新生军训,为期半个月,希望和大家相处愉快,你们在家是父母心中的心头肉,掌中宝,我不会象训新兵那样严格严厉的训练你们,但最起码的衣食住行,我说到那里,做到那里,内务必须整理整齐整洁,吃饭要快,做事要麻利,不能拖拖拉拉,听懂了吗”

  “听懂了”稀稀拉拉几声

  “听懂了吗”教官脸一下子黑了

  “听懂了”这下声音明显比前一次大了许多,但是还是不怎么哄亮。

  “现在解散,一班去张教官那,二班留下,三班去孙教管那”

  “你,叫什么名字,”

  “秦风”

  “好,现在先由你代理班长,接下来这半个月,由你管理一下同学,等正式上课后,你们老师在另行安排,点一下,查一下你班人数,报给我”

  “好”叫秦风的同学出列,应声到。到教官那接来班级花名册,开始清点人数。

  “张生”

  “到”

  “孟小龙”

  “到”

  “蔺如是”

  ……

  “左教官,应到54人实到53,一人还没来报道”

  “好,归队,听我口领。按身高从大到小排列,排成三排”只听见叽叽喳喳,乱轰轰一阵,大家才排好队,偷喵一下别班,跟我们差不多,跟菜市场没两样。等我们排好,教官黑张一张脸,就好像随时会雷霆咆哮,果不然。

  “看看你们,像什么,站没站样,排个队,叽叽喳喳,你推我搡,小学,初中老师没教过你们吗,这是第一次,我原谅你们,没有下次,以后早晨7.50点准时准点到这边,下午1.50,就现在这站队位置,人没到空出来,等清点完人数,再由后面补上,依次例推。迟到一分钟围绕操场跑十圈,两分钟二十圈,也是依次例堆。军姿要标准,内务我会时常去检查,不要一直做小动作,不要交头接耳,有什么事情,举手报告,违范纪律者,围操场跑十圈,集体违范纪律集体跑圈”

  “啊”人群里一阵哀嚎

  “怎么了,少了,那就一分钟50圈”

  “不要啊左教官”有人喊到“还是10圈吧”

  “现在听我口令,向左看齐,立正,稍息,立正,稍息,向左转,向左转,向右转”只看见有向左转的,向右转的,有发现自己转错,马上改正的,一时乱成一堆。

  左教官黑着一张脸,“你们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刚才转错的人出列,围操场跑十圈”

  出列的人,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看了看教官赶紧沿着操场去跑圈。

  一整个上午,我们都是在原地练队列,等到终于解散了,全身像散了架一样,酸痛,脚也被不合脚的鞋子磨破了几处。这就是新的开始!新的学期!哀嚎声一片。

  通过早晨的体罚,下午还真没有一个人迟到,比早晨好了许多。下午又是走正步,抬脚踢腿。正在大家认认真真,做的时候。

  “第三排,第九个同学出列”左教官大声喊到。

  我们一阵纳闷,只听教官说。

  “这位同学,听我口令,齐步走。一二一”

  我们全部哄然大笑,才发现他的毛病,他抬右脚,本应抬左胳膊的,他却抬右胳膊,抬左脚的他,仍然抬左脚,怎么看怎么别扭。

  教官走到他身边,给他示范了好几次,不知为何,他还是改正不过来。一时之间,羞愧得满脸通红。几次三番,几次三番,教官看到他那个模样,后面什么话也没说。就让他归队了。

  有了这个小小的插曲,大家也轻松了不少,本来很艰苦的训练,大家也觉得没有那么艰苦啦。

  接下来的几天的训练大家都是。满身疲惫,腰酸背疼但都是坚持了下来,休息的空闲,大家都互相了解互报家门,日子就这样,喜忧参半快乐美好的脚步声中,走到了最后一天。

  想聚总是美好的,离别总是伤感的,不知不觉中,我们也没有起初的抵抗和反感。左朗教官的严苛啦,反而大家都有一点舍不得他离开。

  十八九岁的男生女生,对于当兵的那一种崇拜,从这两天的艰苦训练中,慢慢体会,慢慢了解,一天八个小时的训练,几位教官都是全程陪同。没有人离开过,和我们一样,同吃同训练。晚上他们自己还会在操场训练自己。从来没有松懈过而我们看看自己,和他们付出的相比,我们真的是太轻松了。

  送别的联欢会,我们是在操场上举行,大家围成一个大圈,盘腿坐在一起,说说唱唱,开心不己。

  一班的临时班长,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一段诙谐幽默的快板,赢的阵阵掌声。我在心里暗暗佩服这么多人不怯场,还说得这么好,真是一个厉害的少年。反看女生的表演人数,寥寥无几,都是活跃的男生在那里卖力的演出。一个同学刚唱完一首歌,下台。

  “左教官,给我们表演个节目”不知谁大喊了一声。

  “是啊,左教官,来一个,左教官,来一个,左教官,来一个,”操场上,声浪一声高过一声,刚开始几个人喊,后面大家都一起叫一来。

  “好,好,我来一个,给大家唱首歌吧,怎么样”

  “好”大家齐声回到。

  “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

  “家中的老妈妈,己是满头白发”

  “说句心里话,我也有爱”

  当左教室那优扬的歌声响起,我们都像入了定,静静的听着,没有人发出别的声音。想家,想家中的爸爸妈妈,这是离家来这半个月,第一次深深的想家。

  没想到,厉利风行的左教官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大家除了思亲还有深深的崇拜,跟18岁少女的悸动。左教官的加入,让联欢会一下子进入了高潮,个别胆大的女生都纷纷献艺,没有了起初的羞涩。

  有的胆小的,就叫了旁边相熟的女同学,三三俩俩的一起去表演。别的教官也表演了几个节目,有的打拳,有的表演自己的技能。一场联欢晚会,就在这样热闹的氛围中结束了。

  当晚我们就送别了,教官。紧张的半个月终于过去了。周六周日大家可以继续睡懒觉,但是新的学期才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