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鉴什么情,当然是爱情

醉酒

鉴什么情,当然是爱情 人皮请柬 657 2017-11-19 20:00:00

  安灵——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

  我对她只有一个字,“作”。

  “孟姐,逛一圈操场吧,一起?”

  记得那时候我对我的酒量颇有自信,太自信了……

  安灵那时早已神魂颠倒,我搀扶着她走了半圈后,我的头有点涨涨的,我也开始晕了。

  一点一点我的脚步开始变重了,“走直线~我们要走直线!”边说着,我和安灵开始左右倾倒。没过多久,我开始四肢无力,我摔了,摔在安灵身上…

  欣怡和小辉走在我们旁边,就看着我摔,摔在跑道上。

  耳边有个声音,“扶她们去坐一会吧,这样不行啊。”

  我感觉被人拖行了一段,“就这儿吧,让她们歇会儿。”

  有个人揣着我的胳膊,但我腿一软,噗隆冬,头部和背部先着地…

  “哈哈哈,孟姐不痛吗!”这个奸笑一听就是大黄的。还有空问我痛不痛,去照顾你家安灵吧!

  大黄隔壁班的,跟小辉是同学。他这个人有个“大秘密”,那就是他喜欢安灵。

  安灵在我旁边一直喊“不要开空调~”

  而我喊的是“天天”。

  天天是我暗恋了好久的学长,他知道我的心意,但我不知道男生口中所谓的“不想谈”到底是指什么。

  听欣怡说,那天晚上我在操场上闹了接近一个小时,而且我还穿着裙子,差点走光……周围还有一帮子学长看着我,真的是丢脸。

  但如果这次没有喝醉,也不会认识他——卷毛

  听欣怡说那天晚上是卷毛一个人扛着我到女寝楼下的。他还问我几斤我回答“五十斤”

  卷毛觉得应该是五十公斤吧。卷毛扛不动我,我走着走着跪下了,跪在跑道上…

   真的是听着都疼,皮也破了…诶颜面扫地。

  回到寝室,我也闹了一番。躺在地上、喊着天天、嘴里嚷着要洗头,还有最经典的“我要卸妆!”

  现在想想真的是可笑,欣怡这个“令人作呕的女人”也不管管我…

人皮请柬

记得当年这件丑事,经常挂在我闺蜜嘴角o(︶︿︶)o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