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不想要咋办,在线等

奇葩般的再遇

不想要咋办,在线等 star顾柒 1799 2017-11-17 18:31:35

  chapter.2

  七点半

  终于结束了一天劳累的工作,凌皖随意地炒了几盘菜,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电视上的不是谁,正是凌皖从高中就喜欢上的一个人——肖霄。肖霄并不是什么明星,但却拥有可以媲美明星的脸蛋,与他与生俱来的磁性嗓音征服了无数粉丝们的心。肖霄从事播音系主持,与凌皖也倒有些渊源,初中时,他俩曾是前后排桌的亲密关系,那是没有同桌,因为舞弊一事在那是极为严重,让他们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可在报考高中时,他们却起了争执,最后,不欢而散。

  如今,他又喜欢上了他的冤家……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啊。凌皖苦涩的笑了笑,关掉了电视机。

  他习惯性的打开了手机,不停传来的消息使人不禁感到一阵烦躁,曾有个学生问过他,凌老师,既然你嫌手机吵,为什么不设置屏蔽呢?他对此也不做回答,如果必须回答一个答案的话,那应该就是孤独吧……

  【策划-三潇】@CV-吟皖吟小皖!!!今天pia戏!!注意!

  【CV-吟皖】嗯,来了,房间号?

  【策划-三潇】唉,真拿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没办法,给劳资听好了,房间号:137322!137322!

  【CV-吟皖】嗯。

   YY137322房间

  凌皖翻看着手中的剧本,不禁皱了皱眉,仔细盯着一行行文字:

  陆卿灼近日梦中总有一少年出现,一袭白衣,身姿纤弱,面容则模糊不清。可那眸子,竟让人恍了神。

  一阵清风从窗间袭来,拂过发间,发丝微微颤动,回过神来,提笔落字:眉黛青山,双瞳离水。

  放下笔,眼神缓缓移向窗外,嘴角泛起浅浅涟漪,却又不知为何会因一个梦而波动,于是又淡淡摇了摇头,脑海中却是他的臣子

  苏秋木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当时的母亲与父亲二人在生下苏秋木的几天后,取了名字,淡淡地看了苏秋木一眼,便绝情的转身离去,有人问过他,你恨他们么?苏秋木也像似旁人一般,眉间冷漠,似乎如天上的谛仙,不问人间红尘。

  但就是有一人,名唤陆卿灼,让他深深地动了心,此人不是何人,正是天下众所周知的皇帝!

  一臣子又怎能与皇上相爱,可以说是荒谬,他们的关系也只限于君臣。

  而后,边疆告急,苏秋木心爱之人一气之下御驾亲征,那是的他是如此的心急如焚,明眼人都能看出敌军是在使瓮中捉鳖这一计,好将王朝一网打尽,坐收渔翁之利,而皇上又怎能,又怎能如此糊涂!又或,皇上早已做好了死亡的打算。

  苏秋木只好拿起了多年未摸过的军刀,策马赶去皇宫,与皇上一起御驾亲征。陆卿灼欣然同意,有人想要一起死,何乐不为?

  可待到达战争后,战场上的战士们早已被敌军杀了个片甲不留,果然,没猜错,这场战争本就是输的,苏秋木心中却轻松了许多,他抬头望了望身边的帝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陆卿灼,若我们都活着,你可娶我?”

  陆卿灼似乎有些惊讶,但眼神更多的透露的,确实惊喜,他微微点了点头。

  可结果,却不是这样。

  陆卿灼原本可以用他手下将士的命来换的他活下去,可他却没有这样做,战士们还没与敌军拼杀,他就用他手中的长刀,潇洒地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永嘉三年,倾灼皇驾崩,太子陆羽继承皇位,改国号为长袖。其前臣子苏秋木携其尸首,隐居。

  “陆卿灼!你答应我的!君无戏言,你不能死……不能死。。。”苏秋木尽管心中无限难过,也不肯相信眼前人给自己带来的噩耗。

  苏秋木抱着早已腐烂的尸体永远的,永远的睡着了。

  战争赢了,我就回来。

  你说,战争赢了就回来

  可是........所有的战争都结束了。

  陆卿灼,战争赢了......你....不回来了

  太迟,终究是……太迟。

  凌皖望着眼前的剧本,心中无限想法,文笔,还是不错的。凌皖要演的就是其中的苏秋木,苦苦暗恋等到结局最后才告白的傻子受。

  作者废话:做个小剧透,这部剧配完他们就面基之后在一起了,注意!反正是短篇,我不管。

  段子:再说一遍,段子都是从别的地方转载的,别问我什么版权,烦。

  不爱(1)

  最近几年,他经常回家,一到节假或者自己有空闲的时间早早地就回老家。

  他一个人开车在路上,一路上见到的所有人事物都洋溢着春节的欢乐气氛,他扯了扯嘴角献出一个淡淡地笑。

  他开车经过家的附近,却还是一直往前开着,弯弯绕绕了许久,终于停了下来。

  墓地。

  他从车上下来,什么都没拿,关了车门就直直地走进去,在一个墓碑前停了脚步。

  墓碑上的照片上是一个眉眼爽朗带笑的俊朗青年。

  “我回来看你了。”

  他轻轻呢喃道,伸手碰了碰照片。

  他看了许久才开始认真地擦着墓碑。

  不一会儿,他停下了动作,靠着墓碑坐着闭上了眼,什么都没说,只是不停地用右手抚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直至傍晚,夜色降临。

  他睁开眼站起了身,又看了一眼照片,慢慢地弯下腰轻轻地在照片印上了一吻。

  随即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落日的余晖拉长了他的背影,却暖不了他的身影。

star顾柒

唉,取名这个苦活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