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赐予我的时光

正面交锋

你赐予我的时光 郑娘子 2703 2018-06-05 00:41:52

  愉快的一周过去,又要开学了。

  之前被隔离的学生也都检查了一遍,没病就放回家了。

  所以一切回归正轨,继续我们平静的校园生活。

  我进宿舍的时候差点没栽一个大跟头。

  本来就小的寝室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纸箱,有合着的,有摊开的。

  “什么情况?”我问。

  顾小星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衣物,一边悄悄的朝旁边铺嘟嘴。

  我顺着她的指示看过去,一般女正坐在自己的床铺上,低头玩儿手机。

  我哼了一下,跨过障碍物,不再理会。

  欧阳雨进寝室的时候被纸箱狠狠的绊了一下。

  “喂!”欧阳雨发怒,“你的东西不收一下吗?”

  一般女慢悠悠的抬起头,看了我们几个一眼。

  “不好意思。”一般女面带尴尬,“我找了人帮我的,他们马上就到。”

  欧阳雨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

  陈琳进宿舍的时候也被绊了一下。

  “你这东西有点过分了。”陈琳说,“你把家搬来了?”

  听到这话我偷偷的笑了一下,陈琳说的就是我想说的。

  “没有啦。”一般女拖长尾音,“都是一些必需品。”

  “那你还不收拾?”陈琳问。

  “一臻说要来帮我的,他马上就来了。”

  我只听见我的心里咯嘣一声,然后一股无名火冲了上来。

  想必咯嘣一声,是任督二脉开通了吧。

  我和顾小星对了一下眼神,她写了满脸的同情。

  同情,开玩笑,我会需要这些东西?

  无所谓,一点也没有所谓。

  我平静的收拾着床铺,只是手有点微微的发抖。

  “陆童。”

  我听见一般女叫我。

  我看向她。

  “我喊你哥来帮我做苦力,你不会不高兴吧。”

  她的声音真的嗲到不行,还总是故意拖长尾音,说实话我真的很想打她一顿。

  “没事,他干点活儿挺好的。”我笑,“反正他平常在家什么也不干。”

  “你们兄妹感情真好。”一般女冲我笑。

  呵呵。

  万分尴尬的气氛。

  在此时,响起了敲门声,想必是吴一臻到了。

  但我万万没想到,吴一臻是和陈辰一起来的。

  两个人同时被纸箱绊了一下。

  我和顾小星交换了一下眼神,心照不宣的各忙各事了。

  “就这些东西。”一般女指着这些大大小小的纸箱,抱着一只毛绒熊站在一旁。

  “你这是搬家呀?”陈辰感叹。

  “得了,你们俩收拾吧,我走了。”陈琳告辞。

  出门的时候又被纸箱绊了一下。

  陈辰见状赶忙把门口的纸箱搬到了里面。

  他们俩便开始忙碌起来。

  “哎,童童,二班给你写情书那小子后来怎么样了?”欧阳雨突然问。

  谁给我写过情书?我一脸懵。

  欧阳雨朝我眨眨眼,瞟了一眼低头收拾箱子的吴一臻。

  “啊,他写的太肉麻了,我不太想理他。”我配合。

  “谁呀谁呀?”一般女接话。

  这人什么情况,哪里都有她。

  气氛一下子又降回了冰点。

  正在此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

  我顺理成章的接了电话,免得更加尴尬。

  “我这周末就要走啦。”刘媛声音懒洋洋的,听不出心情。

  “我会很想你的。”我有点难过。

  “也许下一次见面我就出名啦。”她声音一下子明亮了,放佛突然看到了未来。

  “我才不关心。”我哽咽,“我只关心你过的苦不苦。”

  那边也有点抽泣的声音。

  “哎呦,”刘媛说,“别搞这么煽情,又不是一辈子不见了。”

  “可不是吗?”我的眼泪一下子落下来,“你以为你还能立马出现在我窗户门口?”

  这句话一出,我们俩立马崩不住了。

  十几年的好友,说走就走。

  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一放假就窝在一起住,窝在一起吃。

  “童童。。”欧阳雨递给我一包纸,摸了摸我的头。

  “怎么了?”我听见一般女问,“她男朋友?”

  我发誓我真的想把她打一顿。

  挂过电话之后,我的情绪一直在低谷。

  谁说话我也不想理。

  我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看天花板,大脑像回马灯一样回放着我和刘媛的点点滴滴。

  翻了个身,侧腰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

  我一看,是一枚硬币。

  这是我和吴一臻的秘密。

  小的时候,只要哭了,对方就会给一枚硬币存在客厅的储存罐,红色小丸子是我的,蓝色小叮当是他的。到月底谁的硬币多,谁就是爱哭鬼。

  小的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见到对方哭,都会以飞快的速度跑回家存钱。

  真的是幼稚得很。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两个存钱罐也消失不见了,就像我们纯洁的青春。

  我拿着硬币,偷偷望吴一臻。

  他低头忙他的,丝毫没有care我这边。

  就好像完全也没有理会我,就好像根本没有在我的小床上放硬币。

  他永远都这么酷。

  “陆童,你怎么了?”一般女坚持不懈的问我,“刚才打电话的谁啊?”

  我有点气恼,转过身去不理会。

  “人家的私事你是不是管太多了?”欧阳雨的声音传来。

  “我只是关心一下室友。”一般女的声音弱下来。

  “一会儿吃晚饭了,”顾小星打圆场,“也不知道食堂阿姨今天会做什么菜。”

  我面对着墙,听见吴一臻在我床头轻轻的说,“晚上跟我们一起吃吧。”

  我转过身来,问,“你们,都有谁啊?”

  “我,我。”陈辰朝我招手。

  “还有,双双。”吴一臻有点尴尬,“她说她要请我们吃饭,我们帮她搬家了。”

  “她请的你们,我又没帮她搬家。”我找到了话里的漏洞,“你们好好吃,下次我们再吃。”

  一般女也不尴尬,就朝我笑,“我跟一臻说的要带上你,毕竟就我一个女孩子,有点不太好意思。”

  “那这样好了。”我说,“这顿我请,我们宿舍都去,怎么样?”

  一般女脸僵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笑着说好。

  就这样,我们一群人声势浩大的,去食堂包了一个小桌。

  舍长因为汽车堵车,所以没赶上我们的聚餐。

  所以我们6个人坐在一张小桌子上刚刚好。

  我和顾小星欧阳雨坐在一端,吴一臻陈辰一般女坐在另一端。

  一般女亲昵的偎着吴一臻,帮吴一臻把筷子摆好。

  “这么坐不好吧。”欧阳雨戳了一下我。

  我看向她,丝毫没懂她什么意思。

  “你说万一有纠察来,看见你们俩坐一起,不给记名字才怪,孟双双,你跟童童换一下位子。”欧阳雨撇了我一眼,自己发挥。

  一般女有点不愿意,赶忙看吴一臻让吴一臻拿主意。

  “也好。”吴一臻答,“童童是我妹妹解释起来也好解释。”

  一般女只得和我换座位。

  我刚落座,吴一臻便自然的帮我把筷子摆好,把红烧排骨往我这边挪了一下。

  我慢悠悠的吃我的排骨,不搭理他们的话题。

  他们有一句说一句,也是话赶话。

  我没打算参与他们的任何一个话题,眼睛只跟着边角的炸里脊看。

  我很想吃,可是我够不到。

  吴一臻夹了很多快,边和他们说话边拿筷子摆弄。

  不想吃也不用这么糟蹋吧,我想吃还吃不到呢。

  我委屈的不得了,只得拨拉面前的米饭。

  还没吃两口,一双筷子夹着炸里脊伸进了我的碗里。

  吴一臻夹着刚才在他碗里的几块里脊,统统放到了我的碗里。

  我瞄了一眼他的碗,里面有一小层的花椒。

  我这才明白,我不吃花椒,他刚才是在为我把所有里脊上面的花椒都弄干净。

  我有点吃惊。

  “我觉得,有这么一个哥哥真好。”一般女拖着尾音对我阴阳怪气的说。

  “这还不简单?”我戳吴一臻,“快认妹妹,今天晚上就拜把子,这辈子你们俩就是肝胆相照的亲兄妹。”

  陈辰一下子没憋住,噗的一下笑了出来。

  顾小星和欧阳雨也憋笑憋的满脸通红。

  一般女脸有点绿,瞪着我半天没说出话来。

  “嗯,”吴一臻也不知道认没认真听,只关注于面前的花椒大战,“这今天哪个食堂大妈炸的里脊,炸里脊为什么放这么多花椒?真是黑暗料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