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赐予我的时光

突如其来的失恋

你赐予我的时光 郑娘子 2576 2018-06-02 15:41:36

  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气氛非常奇怪。

  叔叔昨晚喝多了酒,还在宿醉,阿姨和吴一臻也选择沉默,一家人坐在一起,只有筷子碰碗和喝汤的声音。连早间新闻翻稿子的声音都听的真真切切。

  “童童,你今天去哪玩儿?”阿姨问。

  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我一跳,我吃着油条,慢悠悠的回话,“去找刘媛。”

  阿姨哦了一声,又沉默了。

  “刘媛的表哥是不是从国外回来了?”叔叔问。

  我赶忙放下手里的油条,认真回话,“对,从小在国外长大的,现在父母都回国了,他也转到我们学校国际部了。”

  “既然都回国了为什么不直接转到普通部?国际部不都是马上要出国的吗?”叔叔问。

  “不是的,”我解释,“国际部不一定非要出国,只是教学理念比较西方化,她表哥从小在国外长大,适应不了国内的教学强度的。”

  “什么国际化教学,就是教人玩。”叔叔冷哼了一声,“在国内啊,学习还得是第一位的。”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

  “吃你的吧,这么多吃的堵不上你的嘴。”阿姨夹了一块肉饼往叔叔嘴里塞。

  我瞄了一眼吴一臻,他专心的看早间新闻,放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那条短信真的是他发的吗?

  在卧室换衣服的空档,吴一臻来敲我房门。

  进门了啥也不说,倚着墙看我扎头发。

  “有啥事?”我问。

  “嗯,有点。”他答,“就是那个。我妈让我问你,喜欢吃什么牌子的蛋糕,你不是快过生日了吗。。”

  “我生日还有一个星期呢。”我答,“而且为什么阿姨不自己问我?”

  “你问她去。”吴一臻的语气一瞬间有点生气,“下个星期你不是要回学校了吗,不在家过,我妈就想着给你先过了。”

  我哦了一声,接着摆弄我的头发。

  “哎,”吴一臻喊我,“你最近怎么了?我哪招你了?”

  他的表情很认真,好像真的很在意我的看法一样。

  “我对你什么态度你很在意吗?”我问。

  “当然了,”吴一臻答的很快,“我们在一个家住着,我都不知道怎么招你了你对我冷鼻子冷眉毛的,我死也得弄明白怎么死的吧,况且你还是我妹妹。”

  “我可不是你妹妹。”我瞪他,“我只是寄住在你家里。”

  吴一臻听了这句话,有点不可置信,过了一会儿,他回过神来,走到我面前,拿手指我。

  “陆胜童,你有没有良心,我们家对你什么样你心里没数吗?”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想必是很生气了。

  其实我说的是气话,只是为了气他,我心里也并没有真的这么想。

  但已经到现在了,我道歉会显得很没面子,也只能硬撇着头,装倔强。

  “陆胜童,你真是个冷血动物。”吴一臻一字一顿,“这些话你跟我说也就得了,别让我爸妈听见。”

  “全家就你不是冷血动物。”我嘀咕,“就你谁都喜欢。”

  “你说什么?”吴一臻皱眉。

  “没什么。”我摇头。

  “说。”吴一臻瞪我。

  “我说,我吃冰激凌蛋糕!”我吼。

  几周没见,刘媛换了个发型,好端端的长发剪成学生头了,连带着整个人都感觉回到了初中时期。

  “你怎么瘦了呀?”刘媛惊呼。

  “有心事呗。”我叹气。

  “请你吃炒冰去。”她拉我,“边吃边说。”

  她还是这么喜欢吃东西。

  “我打算出国了。”她突然说。

  我惊了一下,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们俩从小就没有分开过,和吴一臻一样。

  “我前一段时间不是参加舞蹈比赛吗,就有人来联系我,说有一家韩国公司要签我当练习生。”她答。

  “这事儿靠谱吗?”我有点担忧,“别是个骗子吧,那个舞蹈比赛你才得了三等奖。”

  “我哥帮我查过了,是真的公司,虽然没有sm公司那么大吧,但也真的不是皮包公司。”

  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你爸妈同意吗?你才16岁。”

  “他们巴不得我走呢”刘媛答,“我真的不是学习的料,还不如出去锻炼一下。”

  “那你走了我怎么办呀?”我心里酸酸的。

  “我表哥不是转到你们学校了吗?”刘媛答,“我跟他说好了,他会照顾你的。”

  “到时候我要是出名了,就给你带sj的签名。”刘媛笑。

  刘媛笑的眼睛都快没了,不可否认,她真的气质很好,从小学舞蹈从来不驼背,双眼皮儿像割的一样,鼻子是名品鼻,脸又小皮肤又白,真的是妥妥的明星像。

  我不会质疑她会不会红。

  但是她走了我真的会感觉没了全世界。

  我不免想到昨晚的短信。

  没有人会爱我。

  “对了,”刘媛问,“你有什么心事?”

  “昨天晚上有人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小声说。

  “什么短信?”刘媛嘴角一扯,戏谑的看着我,“告白短信?”

  “不是,”我解释,“恐。。恐吓短信?”

  “什么?”刘媛一脸听错的表情。

  “你觉得,,”我犹豫,“你觉得吴一臻他们家是真的爱我吗?”

  “爱?”刘媛想了一会儿,“毕竟不是亲生的。。”

  是吧,我有点心塞。

  “但是,”她话锋一转,“都养了你十几年了,养只猫养只狗还有感情呢,他们对你好不好你心里没数?”

  她说的跟吴一臻说的一样。

  “刘媛,你觉得这条短信是谁发给我的?”我翻出短信,把手机递给她。

  “除了吴一臻还有人叫你陆胜童吗?”刘媛问。

  “没有。”我斩钉截铁。

  “可是这文笔不太像是吴一臻的呀。”刘媛用手捏着下巴,盯着那条短信,“这个文笔有点像郭敬明。吴一臻不是一直瞧不上郭敬明,喜欢安东尼的流水账吗?”

  经她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这样。

  吴一臻写东西随安东尼,不喜欢加标点,喜欢用空格表示,而这条短信,却是逗号句号用的很细致。

  可是除了他还会有谁喊我陆胜童呢。

  “别想了。”刘媛拍我,“只要确定不是吴一臻写的,那就是有人故意挑拨离间呗,也许是那人知道吴一臻会喊你陆胜童,故意写的呗。”

  “嗯,”我点头,“不想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发现桌子上摆了一个蛋糕盒子。

  还真的买回来了。

  “童童回来了?”阿姨从厨房喊我。

  “嗯,我回来了,阿姨。”我回应。

  “你要的冰激凌蛋糕。”吴一臻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看都没看我一眼,“还有你最爱吃的草莓,现在不是草莓的季节,我妈跑了一个城才找到的。”

  我看着坐在沙发上认真玩手机游戏的吴一臻,莫名有点愧疚。

  其实我何必对他发这么大火呢,他也只不过是把我当妹妹而已,他有喜欢的人又怎样。

  就像阿姨,我小时候发烧,打不到车,阿姨背着我走了好久才到医院。

  我和吴一臻同时喜欢一个东西,也一定是给我不给吴一臻。

  我爱吃草莓,便在这大夏天跑了一个城给我买草莓。

  而我,却在质疑他们是不是真的爱我。

  我真的是个冷血动物。

  “童童,你在这儿站着呢怎么?”叔叔从卧室出来,看着我傻愣愣的看蛋糕,便问我。

  “没事儿。”我答,“我有点太感动了。”

  “都一家人,客气什么。”叔叔拍拍我,又冲吴一臻喊,“去楼下买瓶白酒,我今晚要喝两杯。”

  吴一臻在门口换鞋的时候,我悄悄的拽他衣角。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

  “对不起。”我说,“我这两天态度太差了。”

  他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我走了啊,陆胜童。”

  这句话比不用谢更有分量。

  我嗯了一下,看着他打开门下楼,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

  我并不是一定要他当我男朋友才幸福的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