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赐予我的时光

人鱼公主

你赐予我的时光 郑娘子 2235 2018-06-01 01:31:45

  晚餐特别丰盛,阿姨特意做了我和吴一臻最爱吃的菜,叔叔甚至开了一瓶好酒,想来也是,四周没见了,自然想念的很。

  “你阿姨真的是想你们。”叔叔面色微红,拉着我说,“我都跟她讲了,才四周没见,那以后你们都结婚了怎么办呢,她是跟着吴一臻住啊还是跟着你住啊,要不然我们俩一人一家怎么样?”

  阿姨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赶忙跟我们俩解释说叔叔喝多了乱说话,好端端的怎么就提到结婚了。

  我有点心情不太好,一想到一般女以后要成为我们家的一份子,带着孩子出入我们家,叔叔阿姨或许会更喜欢她,我心情就非常不好。

  我瞄了一眼吴一臻,他正专心的吃菜,放佛这一桌子人都在说无关紧要的题外话,跟他毫无关系。

  “童童,你手怎么了?”阿姨眼疾手快,一把拉过我的手。

  上午在水房烫的伤,原本我都没怎么在意,现在看来是挺严重的。

  “没事儿,烫了一下。”我说。

  我说话的时候瞄了吴一臻一眼,他嘴里咬着筷子,正在发短信,根本没听我们在说什么。

  他变了,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有点失落。

  “家里的烫伤药还有没有?”阿姨冲吴一臻问。

  吴一臻专心致志的玩手机,没有回应。

  “吴一臻!”阿姨吼了一声。

  吴一臻啊了一声一脸懵的看向阿姨。

  “家里的烫伤药还有没有?”阿姨又问了一遍。

  “没了。”吴一臻说,“上次我拿给我同学了。”

  “行,那我一会儿出去买。”阿姨说,“先吃饭吧。”

  “怎么了?”吴一臻发着短信,头也没仰,“谁烫着了?”

  “玩玩玩,你整天就知道抱个手机。”阿姨不满,“能不能先吃饭?”

  吴一臻嗯了一声,一只手拿起筷子夹菜,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手机。

  他在等消息。

  吃过饭后,我跟着阿姨去买烫伤药。

  路上蝉鸣阵阵,夏天的感觉特别强烈。

  “你们都已经长大了,再过几年,说不定也要结婚生子了,到时候我也就不能跟你一起出来散步了。”阿姨突然感叹。

  “阿姨,”我有点想哭,“阿姨,我想一辈子当你家里人。”

  阿姨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你永远是我家里人,你就是我女儿。”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也就默默的挽着阿姨,把头放到她肩膀上。

  “阿姨,”我开口,“如果以后吴一臻结婚了,你会对他老婆比对我还好吗?”

  想也知道,我的语气一定酸的要死。

  “怎么了?吴一臻在学校谈女朋友了?”阿姨问。

  我赶忙摇头。

  “不一样的,你是我女儿,她是我儿媳妇,你们都是我的家人。”

  这个答案其实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为阿姨会说我比儿媳妇重要。

  原来就算我在这个家长大,也并没有很大的优势。

  “童童在学校有喜欢的人吗?”阿姨突然问。

  我轻轻的嗯了一声,而后又解释,“只是有点好感而已,而且他也不喜欢我。”

  “我们童童这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眼光有问题?”阿姨惊讶。

  我笑了一下,心想还不是你的亲儿子,眼光有问题。

  “他有喜欢的女孩儿。”我低头。

  “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我给你讲人鱼公主的故事。”阿姨说。

  “我小的时候很喜欢人鱼公主,”我答,“但我现在不喜欢她了。”

  “为什么?”阿姨问。

  “她这么喜欢王子,但是王子又不喜欢她,牺牲自己让他和情敌在一起,我不懂。”

  “喜欢和爱,你还小,分不清。”阿姨感慨,“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我看着阿姨,她的神情里充满了故事。

  回家后,我特意找出来了小时候的童话故事读本,翻到人鱼公主,想仔细的再看一遍。

  正看的入神,房门咔一下被打开了。

  我见是吴一臻,也就没什么好脸色。

  “幼稚鬼。”他嘲笑我,“人鱼公主好看吗?”

  “你有事吗?”我没好气。

  “手怎么伤了?”他问。

  “抹过药了。”我言简意赅。

  “你今天怎么了?”他有点生气,“吃错药了?”

  我也有点生气,顺着气性便问,“你之前的烫伤药给谁了?”

  “你管呢。”他吼,“我好心好意关心你,你什么态度?”

  得,这句话一出我就知道了,一定给一般女了。

  我感觉此刻我整个人都要炸了,为了不打扰叔叔阿姨休息,我也就不再说话,生怕一开口就要大吼。

  “哎,你,”吴一臻用脚尖戳我,“为了个烫伤药你至于吗?”

  我不说话,认真看书。

  “你怎么了?被人甩了?”他接着戳我,“你告诉哥,哥给你出气。”

  这句话一出,我就知道,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你才被人甩了呢,你被人甩一百零八次。”我吼。

  我吼的声泪俱下,一瞬间吴一臻被吓的面色潮红,张着嘴看着我,一动也不动。

  我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什么情况?”良久,他张口。

  “怎么了?”阿姨循声赶来,上来就扯吴一臻。

  吴一臻更恼火了,他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冲阿姨喊,“我没惹她!”

  阿姨看了看我们俩,一副看懂我们的样子,接着便赶吴一臻回卧室。

  赶走了吴一臻,阿姨又安抚我,给我擦眼泪。

  我也不说话,就一直在哭。

  “我们童童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阿姨开口,“我们童童快要长大了。”

  阿姨的表情有点耐人寻味。

  敏感细腻如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我的心思?

  “阿姨,我是人鱼公主吗?”我问,“我最后会变成泡沫吗?”

  阿姨揉了揉我的头发,让我赶紧睡觉。

  她并没有回答我。

  吴一臻站在卧室外面,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是我知道他在,就像小时候躲猫猫一样,我一找就能找到他,他总是不擅长隐藏自己的影子。

  连阿姨都能感觉到的事情,他真的感觉不到吗?

  半夜我醒来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发现手机亮着,有人半夜给我发了条信息。

  我点开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

  短信内容只有几个字。

  你好,陆胜童。

  是吴一臻吗?我有点疑虑,他是特意来和我和好的?

  干嘛还特意换了个号码?

  “干嘛?”我发过去。

  “你不是人鱼公主。”对方回过来。

  “什么意思?”我有点懵。

  “人鱼公主只是没有王子的爱,而你,没有人真的爱你。”

  我半夜醒来有点脑子跟不上,足足看了这条信息几分钟,才反应过来这个人在羞辱我,一时间我坐在床上,浑身的血都往头上冲。

  “不要奢望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就算你失去美丽的歌喉和双腿,你还是会变成泡沫。”对方又发过来。

  是吴一臻吗?

  只有他才喊我陆胜童,只有他才知道人鱼故事。

  一直以来,他原来是这么看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