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赐予我的时光

流行的感冒下

你赐予我的时光 郑娘子 2570 2018-05-28 03:05:09

  甲型h1n1在这个小镇愈演愈烈,颇有一些非典来临时的感觉,传言我们学校已经有学生中招了,一时间人心惶惶。

  教育局规定,学校内发烧超过38度的,必须回家,不需留在学校。

  于是每一个教室的班主任都人手一个温度计,守在班门口,听到谁咳嗽,立马冲上去量温度。

  于是更加人心惶惶。

  欧阳雨在眼见几个学生被家长接走之后,慢慢的有点坐不住了。

  我们此时已经四周没有回家了,欧阳雨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自然是担心的紧。

  上完体育课回来,我发现她在用凉水洗头。

  虽然是夏天,但是她把头埋在洗漱间的水管底下,水流哗哗的冲着她的头,我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凉意。

  “你疯了吧?”我放佛在看一个疯子。

  疯子撇了我一眼,没说话。

  “你别感冒没得,得了偏头痛。”我说。

  她关上水管,把头发猛的向后一甩,冲我吼。

  “你少乌鸦嘴!”

  我讨了个没劲,无趣的走向水房接水。

  我正接的起劲,后头传来一个声音。

  “我们马上就要成为室友了。”

  我扭头一看,一般女和陈琳站在我身后,两个人手里抱了四个水瓶。

  我一眼认出,一般女手里的绿色水瓶是吴一臻的。

  那个水瓶是独一无二的,我知道他喜欢科比,特意找一个大神学姐画上去,在某一年生日送给他的。

  他很爱惜,从来不肯让人碰,怕别人的脏手弄脏了他的偶像,连我不小心碰了也会被他敲脑袋,而此时这个水瓶,就被一般女攥在手里,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小心翼翼。

  我恍神,被热水烫了一下。

  “你没事吧?”陈琳问。

  我摇摇头,表示没事,然后侧身让他们接水,我站在一旁看着吴一臻的水瓶被一般女灌满了热水。

  “我叫孟双双,你好,陆胜童。”一般女冲我笑。

  而我此时一点也笑不出来。

  “我叫陆童。”我强调。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叫我陆胜童。

  “是啊,她不是叫陆童吗?”陈琳疑惑。

  “啊?我老是听一臻叫胜童,我还以为你叫胜童呢,真不好意思,”一般女有点尴尬,而后又不死心的问,“那是外号吗?”

  我不置可否,赶忙以要交作业为由小作告别,之后,匆匆告别离开了水房。

  那里我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我听见她叫他一臻就已经嫉妒的要发狂了。

  教学楼有一块风水宝地,我称它为小天台。

  小天台是唯一一个链接两栋教学楼的大型走廊。

  从远处看,整个学校就像一个大写的H。

  小天台的绿化非常好,再炎热的夏天,这里也会有微风,带着一丝凉意,非常舒服。因为两边分别为国际部和普通高中,两边各不打扰,所以一般也不会有人会经过小天台。

  我烦闷的时候经常会跑来这边,一个人看着底下操场上同学们嬉闹,有的时候甚至还能看见吴一臻打球。

  而这次我上来,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人影。

  长发是刚洗过的,被微风吹的半干不干。

  欧阳雨这时正趴在栏杆上,专心的看操场上的同学。

  “你头发不吹干吗?一会儿就上课了。”我问。

  她看到我过来没有丝毫的惊讶,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又把眼光投入操场。

  “下节课是自习,你想逃课吗?”她问。

  “你是也心情不好吗?”我小声的试探。

  “没有。”她摇头,“我只是想家了。”

  我哦了一声,也学她的姿势趴在栏杆上。

  “你怎么了?”她问,“还是因为吴一臻?”

  我嗯了一声,也学她往操场上看。

  操场上一群男生在打篮球,陈阳身材挺拔,在一群男的中间特别显眼。

  “是不是很帅?”她笑。

  “可是他有女朋友,你也不在乎吗?”我问。

  “人生就是苦悲的人生啊。”她伸了个懒腰,换了个姿势趴在栏杆上,“不是每个人都必须要为自己的故事填个结局的,无疾而终的故事,才是最打动人的。”

  欧阳雨的眼神有些坚定,又有些犹豫,在说这话的时候,又有些无奈。

  “走吧去上课吧。”我拉她,“我们俩私奔顾小星肯定要生气的。”

  我俩慢悠悠走到教室的时候,刚好打了上课铃。

  上课上到一半,我突然发现同桌面色不对。

  她在发烧。

  我如临大敌,死活劝她去告诉班主任。

  她一面担心着落下功课,一边又惦念着家里太远,死活不愿意去。

  一节课之后,她开始发抖,脸色也越来越不好。

  “童童。”欧阳雨喊我,“我也有点发烧了。”

  她终于发烧了。

  班主任量过欧阳雨的体温之后确认发烧无误,便要带着她去办公室签请假条。

  经过我们这排的时候,顺道敲了敲同桌的桌子,提醒她上课时间不要睡觉。

  同桌勉强抬起头,一脸痛苦。

  班主任吓了一跳,赶紧上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老师,她上节课开始就发烧了。”我补充。

  “你拉着她来我办公室。”班主任跟我说。

  我扶着同桌到班主任办公室的时候,欧阳雨正捏着请假条站在一旁。

  看到我来了,差一点笑出声。

  “先让她坐下。”班主任拉出个椅子。

  “等我给她量了体温,你俩就一块走知不知道?”班主任朝向欧阳雨,叮嘱,“有家长接没有?用不用我送你们回家?”

  “不用不用。”欧阳雨摆手,“我们一定平安到家。”

  班主任看了欧阳雨一眼,又说,“你不是骗我的吧,怎么感觉你一点病没有?”

  欧阳雨赶忙咳嗽两声,表明自己是真的病了。

  班主任也就不管了,自顾自去批改作业了。

  等待同桌量体温的五分钟,十分漫长。

  我站在办公室里,活活像个被罚站的小孩,站立不安。

  “王老师,刚下的通知,不让发烧学生回家啦。”

  这句话像个重磅炸弹,一下子在办公室炸开了。

  “是这回事儿,高一七班有个确诊患者,所有学生都得被隔离。”

  “说啦说啦,不是谣言,QQ群刚发的。”

  “您看这不写着呢吗?高一七班组织好纪律,准备好隔离。所有发烧学生一律带到礼堂统一管理,其余学生放假一周。”

  “呦,真的。”班主任快速的翻手机消息,然后对欧阳雨和同桌抱歉的一笑,“你们俩肯定没事儿,放心哈。会有医生来给你们检查的,没事儿就放你们回家了。”

  欧阳雨捏着请假条,想必内心极其复杂。

  人生就是这么变态,喜与悲只差了五分钟。

  放假了,我们放假了。

  “高一七班?是陈琳的班级啊。”顾小星说。

  我装作不care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乐开花了,一般女被隔离,这一周吴一臻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小雨好可怜啊。”顾小星感慨,“本来以为能回家的。”

  “结果回家的是我们。”我也感慨,“这该死的命运。”

  “可怜的高一七班。”顾小星回头望了一眼高一七班,“听说确诊的那个情况非常不好。”

  我听了这话也回头望高一七班,这一望,望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吴一臻此时正站在高一七班的门口,等待他们课间休息。

  他是在等一般女吗?

  “我能说句不好听的吗?”顾小星小心翼翼。

  “我觉得你不要喜欢他了,我朋友跟吴一臻一个班的,他说吴一臻和那个女的每个课间都要见面,你懂吗?”

  我哪能不懂呢?

  “其实那天,我给你写的纸条的最后一段话。。”顾小星欲言又止。

  “什么?”我着急。

  “那天我听到了他们两个的对话。一般女问吴一臻喜不喜欢你。”

  “喜不喜欢?”

  “喜欢。”

  “然后她又问吴一臻喜不喜欢她。”

  “喜不喜欢?”

  “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