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赐予我的时光

流行的感冒

你赐予我的时光 郑娘子 2177 2018-05-25 00:51:50

  最近我们这个小圈子人心惶惶。

  一是因为我们寝室有空床位,据说刚巧有个走读的孩子申请取消走读住校,所以要来我们宿舍住。

  欧阳雨速来和宿管关系打点的奇好。于是我们宿舍趁着洗漱的时间,给了欧阳雨一包瓜子,让他去和宿管大妈追剧,顺道探听消息。

  彼时最流行的电视剧是一起来看流星雨,从宿管那里回来,欧阳雨甚至看的说都不会话了,拉着我们就喊乌克兰小乳猪。

  探听到的消息更是让我绝望的想跳楼,补位进我们宿舍和我上下铺的,竟然是一般妹,对于这该死的缘分,我还能说什么呢。

  一阵寒意冲上身体。

  “她不是每天回家吗?”顾小星疑惑。

  “可能不想在家住了吧。”欧阳雨翻着白眼,按着自己的脑门。

  “我的天,我们已经连续三个星期没让回家了,一直在补课,我都快要想死家里了,竟然还有人不愿意在家里住。”顾小星感叹。

  “是你哥哥的女朋友吗?”舍长问,而后又敲了敲我的后背,宽慰我,“没事儿,说不定是个特好的人呢。”

  “摆明了要来抢男人的。”欧阳雨结论。

  “别胡说了,吴一臻不是童童的哥哥吗?”舍长打断欧阳雨,转头又对我说,“你也没了解过她,说不定是个很好的人,你们之间有点误会呢。”

  误会?不存在的。哥哥,也不存在的。

  “什么时候搬过来?”顾小星问。

  “大概是下周末吧。”欧阳雨答。

  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真的蛮奇妙的。

  “行了,不讨论了,还有俩星期呢,马上熄灯了,都快点睡觉。”舍长看着一个个气氛不对,于是便赶着我们上床休息。

  我哦了一声准备上床,被舍长拽了回来。

  “吹头发!”舍长喊,“头发湿着睡觉,小心感冒啊。”

  我应了一声,刚拿起吹风机,熄灯了。

  周末还没到来,第一件事就被掩盖掉了。

  甲型h1n1来了。

  据说我们市发生了患者,还不止一例,一时间谣言乱传,不知道哪条新闻是真的。

  “都在我妈妈的医院住着呢。”顾小星小声向我们说。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欧阳雨附和,“听说一开始以为是感冒,就没有治,结果怎么也没好,就去了医院被确诊了,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种在听恐怖片的感觉。

  “我听说有一个死了。”顾小星添油加醋。

  “真的假的?”我问,这也太邪门了。

  “听说感冒的都要被隔离的。”顾小星接着说,“这玩意儿跟非典似的,一传十,十传百。”

  这也太可怕了。

  “你是不是感冒了?感觉你有点鼻塞。”顾小星问我。

  “没没没。”我心虚的笑了一下。

  是的,我自己都能感觉到我笑的异常心塞。

  是的,早晨起床之后就有点头重,鼻塞,摆明了是感冒。

  一节语文课我思考良多。

  说不定我得的真的是甲型h1n1,那我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叔叔阿姨和吴一臻了。

  说不定他在结婚的时候,也会想起来曾经有个小妹妹存在过。

  或者,他也曾经有喜欢过我呢?

  思考良多,甚至有点难过的我终于在这时候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你哭了?”同桌用胳膊肘怼我。

  我泪眼婆娑的看着同桌,一边拼命的跟他保持距离。

  同桌莫名其妙,“我今天很臭吗?”

  不,他不懂,我不能把病痛传染给其他人。

  下了课我鼓足勇气去找吴一臻。

  至少在我临死之前,我要好好跟他说说话,见他最后一面。

  吴一臻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哭,面色铁青。

  “我非常感谢你们家收留我,我也知道你们都把我当家人一样,可是我不想连累你们,你们会被我传染的,也不要花钱给我治病,让我一个人静静的就好。”

  听到这些话的吴一臻面色有点不好,隔了好久,他才从嘴里蹦出一句话。

  “你怎么了?”

  听到这句话我一瞬间又泪崩了。

  吴一臻不知所措,赶紧拿手摸了摸我额头。

  “你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吗?”吴一臻问,“你发烧你不赶紧去医院在这里说什么胡话?”

  “你不要碰我,”我弱弱的说,“我可能得了甲型h1n1。”

  “谁诊断的?”吴一臻问。

  我一时无语,不知道该怎么说。

  “现在,立刻去医院。”吴一臻跟我说。

  他的语气我再清楚不过了,此时在拼命压低音量,表面他已经生气了。

  我抬头看他,他也看我。

  四目相对,看的我有点害怕。

  “现在。”他看着我,一字一句,“跟我去医院。你在这等着我,我去请假。”

  一直到现在我都记得他离去时的背影,是会给人安全感的背影。

  其实医院就在学校边上,大概步行五分钟的样子,可是那天,我感觉走了一个世纪。他走在我前面,身上的T恤被汗浸湿了,背部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十分迷人。

  在医院等叫号的时候,他坐在我的边上,一言不发,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广告牌。

  我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产前检查的广告牌。

  他就这么死死的盯着广告牌上孕妈妈的肚子,一言不发。

  那天在我的记忆里,是暖暖的橘色,因为每当我回忆起那天,想到的只有夕阳,还有他盯着广告牌的眼神。

  出医院的时候太阳刚刚好下山,整个街道都是夕阳落下的余晖。

  因为检查结果说我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感冒,所以我心情巨好,忍不住哼起了歌。

  吴一臻依旧拉着脸,走在我的旁边听我哼歌。

  我试着cue了他几次,他都不搭理我,拉着脸慢悠悠的往前走。

  “你刚才为什么看那个广告牌看的那么入神?”我问。

  他啊了一声,疑惑的看我。

  “就是那个。”我用手比划了一下孕妇的肚子。

  他白了我一眼,好像真的不明白我说什么。

  真是个奇怪的人,刚刚明明就看的很入神很仔细,甚至可能连孕妇身上几颗痣都能数明白。

  因为他不搭话,我也渐渐无聊下来,一边走着一边无聊的踢脚前的石子。

  “以后不要说那些话。”

  他声音淡淡的,淡到我以为我出现了幻听。

  我扭头看他。

  他目光坚定,像盯广告牌一样的盯着我。

  “好。”我说。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脸,笑了。

  他的手非常烫,整个手掌被汗水包围住,使得我的脸也变的湿漉漉。

  怎么会出这么多汗?

  难道他也在为我担心,为我紧张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