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赐予我的时光

超大危机感

你赐予我的时光 郑娘子 2381 2018-01-25 00:37:14

  军训的最后一天,我们宿舍终于决定送个卡片给吕教官。

  那是一个巨丑的卡片,以蓝绿为主色调,并且圣诞快乐四个字充斥着整个封面。

  但是没有办法,那是学校超市卖的最便宜的一张卡片。

  我们告诉自己,礼物轻重都没关系,代表的是一片心意嘛。

  于是我们分别写了一句寄语,由社长亲手交给了吕教官。

  吕教官看到这张卡片后,错愕了一下,然后问我们,“谁给你们说我姓吕?”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默默的把手指向了我。

  我赶忙摆手,试图撇清我的关系。

  “我姓李。”教官说。

  我们哦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缓解尴尬。

  “我明明听见他们说你姓吕。。”我嘀咕。

  “是二班的孙教官说的吧。”教官问。

  我点头,而后觉得这样出卖人不好,又摇头。

  “他总说我拉着张驴脸。”教官侧过脸去,笑出了两个酒窝。

  军训七天,我们第一次见教官笑,这才发现,原来教官笑起来更帅。

  “你们好好读书,”教官说,“以后考上军校跟我当同事。”

  教官轻声说。

  我发誓,我竟有些不舍。明明也知道,这是一次受苦的过程,可是天知道,以后受的苦会不会比现在更多。

  带着这样的遗憾和感悟,我们送走了高中时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军训。

  军训结束后,我们迎来了第一个归家日。

  放假当天,吴一臻和陈辰过来帮我收拾行李。

  我和顾小星吃着甜甜圈,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两人,差点没噎住。

  “你喊他们来的?”顾小星悄悄问我。

  我摇头。

  不知道他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爸车在外面,他说让我帮你把行李拿到车上。”吴一臻解释。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屋里的人更八卦了。

  “好。”我答。

  顾小星看了我一眼,又很快转过眼神。

  我明白她的意思。

  于是我假意要帮顾小星提行李,又装作很沉的样子喊陈辰过来提。

  陈辰还没回应,吴一臻眼疾手快,一把提起顾小星的行李。

  “你干嘛?”我着急。

  吴一臻无辜的看我一眼,“怎么了?我不能提?”

  我语塞,“能提,能提。”

  顾小星悄悄的拽了拽我的衣角,然后轻声跟吴一臻说谢谢。

  “走吧?”吴一臻问。

  “你不等陈辰啦?”我反问。

  “不等。”吴一臻说,“他去隔壁寝室献殷勤了。”

  这句话无疑是个炸弹,一瞬间我和顾小星都不再说话了。

  陈琳在隔壁寝室。

  顾小星低着头,一言不发。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的吴一臻也尴尬的闭了嘴。

  一路无语。

  上车前我抱了抱顾小星,她把头抵在我肩膀上,我听见她叹了口气。

  “就你话多。”在车上,我白吴一臻。

  “还不是你先问的。”吴一臻答。

  我别过头去,不再理他。

  阿姨听的一头雾水,以为我俩在吵架,便递给我们两个一人一个棒棒糖。

  小时候,只要我俩吵架,阿姨就会给我俩一人一个棒棒糖,小孩子,一见糖就忘掉了吵架。时间久了,这似乎成了和好的标志,只要我俩吵架,阿姨就会给我们棒棒糖,而我们每一次只要一见棒棒糖,也就不追究了。

  我哭笑不得的接过棒棒糖,表示我们没吵架。

  “妈,我都多大了。”吴一臻轻声说。

  “多大?”阿姨振振有词,“多大你们在我眼里也是小孩。”

  吴一臻唔了一声,撕开包装纸把棒棒糖填嘴里,不反驳了。

  一个快要一米九的大小伙子,此刻坐在我的旁边,因为狭窄的车子,他的大长腿无处安放只好撇着。他嘴里含着棒棒糖,看着窗外。

  侧脸的棱角格外鲜明。

  而我也真切的想,这是我第一个那么热烈的喜欢的男孩子。

  刘媛因为不和我一个学校,所以格外珍惜放假的这两天约会的时间。

  周六一大早她便来敲我家门,约我去逛街。

  叔叔阿姨都出门了,家里只剩我和吴一臻因为军训的过度劳累在睡懒觉。

  敲门声急促又有节奏,且持续不断。

  “吴一臻,去开门。”我喊。

  隔了一会儿没人理我,我只好暴躁着自己去开门。

  请刘媛进门的时候我顺带往吴一臻房间里瞄一眼,里面没人。

  我打着哈欠,表示哪也不想去。

  “我的机器人女友,我哥发给了我一份资源,一起去看?”刘媛问。

  我摇头,表示睡觉更让我感兴趣。

  “服了你了。”刘媛叹气,“那我一会儿发你QQ,你自己看吧。”

  我嗯了一声,这部电影在之前的暑假上映,然而我因为跟叔叔阿姨吴一臻去意大利旅行,硬是错过了。

  从暑假到现在,一直是我的一大遗憾。

  家里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因为怕我和吴一臻贪玩耽误学习,所以摆在叔叔阿姨的卧室里。

  我睡饱之后,就窝在叔叔阿姨的床上看电影。

  我看的太入迷,被情节带进去,哭累了好几次,后来就不知道怎么睡着了。

  等我醒过来,我发现吴一臻站在门口。

  他一脸错愕的看着我,手里提着一份蛋炒饭。

  我挂着泪,还在因为哭泣而惯性抽搐,用尽全身力气跟他打了个招呼。

  当然我知道,这招呼比不打更尴尬。

  “什么电影看成这样?”他问。

  “我的机器人女友。”我答。

  他哦了一声,把蛋炒饭放在桌子上,顺便帮我把卧室的带上。

  我到现在都记得他离去的背景,那么决绝,又掩盖了些许笑意。

  “吴一臻!”我喊,“只有蛋炒饭,没有菜吗?”

  真是过分了,我不要面子的吗?只给饭不给菜?

  “下午什么安排?”扔残余垃圾的时候吴一臻问我。

  “没什么安排。”我想了想,“可能和刘媛去CD店。”

  “哦。”吴一臻回应着,一边把垃圾用脚踩了两下。

  “你下午干嘛?”我问。

  “打球。”言简意赅。

  “和谁?”我问。

  “要你管。”答。

  看这反应,一定是有女生,从小到大,只要问着心虚的,就这回答,从来不变。

  而且,这不是他先问我的吗?

  真是过分了。

   CD店也不愿意去了,拉着刘媛直奔体育场篮球馆。

  “你真要过去砸场子啊?”刘媛担心。

  “我怀疑陈琳也在。”我断言。

  “所以呢?”刘媛问。

  “所以我危机感十足。”我答。

  “不是吧大哥。”刘媛无语,“从你口里描述的这么多男的前赴后继的喜欢她,她到底有多大魅力?”

  我喝了一口手里的奶茶,哼哼了两声。

  “哎哎哎,是那个女孩吗?”刘媛拍我。

  顺着刘媛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陈琳和她身边的一个小姑娘。

  怎么说呢,有些人,从你见到她第一面的时候,你就知道,她终将和你做不了朋友。是的,我不是在说陈琳,而是她旁边的女生。

  那个女生扎着马尾,穿着简单的T恤,和长的像小狐狸的陈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个陈琳一看就不是老吴喜欢的类型啊。”刘媛宽慰我。

  “旁边那个呢?”我问。

  “一般。”刘媛回答,“非常一般。”

  是的,和我一样,非常一般。

  然后我看到吴一臻把手放在一般妹的头顶,像平常对我一样,揉了她的头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