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赐予我的时光

陈琳

你赐予我的时光 郑娘子 2189 2017-12-06 00:46:27

  说实在的,军训七天我一共就训了两天。

  不是我在偷懒,而是顾小星实在是我的福星,只要一看到教官,立马流鼻血,流血速度堪比水龙头,教官就是他的开关。

  “教官刚才问我,你是不是得什么病了。”欧阳雨喝着水,朝顾小星扇扇子。

  顾小星拿卫生纸擦着鼻子,一脸惊恐。

  “你没事没事,可能就是有点上火。”舍长安慰她。

  “我不会得白血病了吧。”顾小星问。

  “我要是教官,我就不会认为你是得了什么病。”欧阳雨回答,“我可能会觉得自己长的特别帅。”

  我看着面色黢黑的欧阳雨,心里默默的摇头。

  这孩子,没救了。

  “你们有听说教官姓什么吗?”舍长问。

  “好像是姓吕。”我回答。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是听吴一臻说的,吴一臻好像是听他们教官说的。

  “还真挺形象。”欧阳雨笑,“可不天天拉个驴脸嘛。”

  “后天就结束军训了,我们是不是得找个机会好好谢谢教官啊?”舍长问。

  “怎么谢?”舍长问,“他们军人有规定,不能收礼物的。”

  宿舍安静了一小会儿,时候心照不宣的各忙各的了。

  毕竟,这可能只是随口一说。

  我们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要去感谢这个把我们晒的黢黑的人。

  下午的训练顾小星还没来得及流鼻血,就突然下起暴雨来。

  暴雨来的突然,我们在操场上淋的透心凉。

  一操场的人四散的勉强躲在各种屋檐下,有不怕淋透的冲回宿舍给躲避的人拿伞。

  我和顾小星躲在一个漏雨的车棚下,等待回宿舍的好心人送伞。

  “童童。”顾小星轻声问,“吴一臻有没有跟你讲陈辰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雨声哗哗的,我听的不真切,所以嗯了一声。

  “有没有呀?”她又问。

  “没有吧。”我回答,“没听说过呀。”

  顾小星哦了一声,语气也清快多了。

  “你不是真喜欢他吧。”我诧异,“吴一臻说他可没心思谈恋爱。”

  “没。”顾小星脸红了一下,随后鼻血悠然而下。

  我觉得我找到原因了,她不是白血病,也不是看到教官会流鼻血,而是一想到陈辰就流鼻血。

  陈辰才是那个开关,太可怕了。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好心人关心我们的死活

  我和顾小星淋的生无可恋,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我想到了吴一臻,他现在肯定是在宿舍里玩着手机吃着零食,完全忘了他还有个假妹妹。

  正想着我听见有人喊着陆胜童,声音越来越近。

  肯定是吴一臻。

  我惊喜的向声音的来源望去,雨下的太大了,什么也看不见。

  “我在这,吴一臻。”我喊。

  然后感觉胳膊被谁抓住了。

  吴一臻举着把小伞,伞的一角已经因为大雨塌陷下去了。

  他的身上是全湿的,完全看不出他是打了伞的。

  “走吧。”他说。

  我看了一眼顾小星,尴尬的看着吴一臻举的一把小伞,不动。

  这小伞完全容不下三个人。

  “你们俩打着。”他把伞递到我的手里。

  然后他消失在雨里,甚至我都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一句话。

  事实证明,这小伞我俩打的跟没打一样。

  回到寝室,我和顾小星全身已经没有任何一处干的地方了。

  顾小星一边拧着袜子,一边充满羡慕的对我说,“吴一臻太帅了,你是不是也该关心一下他有没有感冒啊。”

  我表面傲娇,实际心里也是万分开心。

  “什么什么?”欧阳雨听到我们在说八卦立刻冲了过来。

  “没什么。”我答,“你别离我这么近,小心我抱你,把你的干衣服弄湿。”

  欧阳雨撅嘴,然后悻悻的走到角落里坐下。

  “欧阳雨,你衣服怎么是干的?”顾小星问。

  这么一问,我才发现,欧阳雨竟然全身没有一处是湿的。

  欧阳雨哼了一声,不回答。

  “不用问了,肯定是逃训练了。”我说。

  被我这么一说,欧阳雨不乐意了,搬个小凳子就坐在我们旁边理论。

  “是陈阳啦。”

  陈阳是我们初中的校草,高中和我分到了一个班。

  “陈阳躲雨的时候刚巧在我旁边,当时有女生给他送伞,他把伞给我了。”

  “这么暖?”顾小星感叹。

  “是啊,我也觉得。”欧阳雨脸色一红。

  “他可是出了名的混混。”我提醒。

  欧阳雨看了我一眼,不再说话。

  我看着嘴角含笑的欧阳雨,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

  名义上的兄妹就是有一点好处,在这个男女关系管的如此之严的学校,我想请吴一臻吃饭,是没有老师会管的,只有不明真相的吃瓜学生,看到我俩同桌吃饭,露出惊异的神情。

  “你还记得陈阳吗?”我问吴一臻。

  “他呀,怎么了?”吴一臻想了一下,反问。

  “在你印象里,他是个很暖的人吗?”

  吴一臻摇摇头,“不了解。”

  我想到春心荡漾的欧阳雨,有种怪怪的感觉。

  但也许只是我想多了吧,人家偶尔好心一回送个伞,就这么被我曲解了好意也是蛮冤的。

  “那把伞你要还我哦。”吴一臻说,“伞是我借的。”

  “你是特意回宿舍借了把伞?”我问。

  他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嗯了一声。

  “感冒了?”我问。

  他嗯了一声,继续吃面前的饭。

  “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呀。”我感动的无以复加。

  “你是我妹妹,我不对你好我爸妈能杀了我。”他答。

  我眨眨眼,狠狠的戳了戳面前的米饭。

  “怎么了?”吴一臻看了一眼我碗里的米饭。

  “今天米饭太硬,不好吃。”我答。

  我撅着嘴,戳着碗里的米饭,看着食堂出口的地方。

  “我说错什么了?”吴一臻问。

  “没。”我答,依旧望着食堂出口的地方。

  这时我看到陈阳牵着一个女生进了食堂。

  这个女生白白净净的,很是耐看,在清一水儿的校服人群里,她的校服拉了一半拉链,露着格子衬衣,显得很特别。

  陈阳一只手牵着她,和我打了个招呼。

  他有女朋友了?

  我想起欧阳雨羞红的脸,只觉得万分心酸。

  “那女生是他女朋友,叫陈琳”吴一臻说,“陈辰的暗恋对象。”

  我一惊。

  我又想起了顾小星的眼神,叹了一口气。

  “你喜欢她吗?”我问。

  吴一臻一脸吃了屎的表情,越过桌子来敲我的头。

  好嘛,要是吴一臻也喜欢她,那陈琳可真就是我们宿舍的公敌了。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不死心。

  “把校服拉链拉好的。”他答。

  我低头看了一眼我的校服拉链,赶忙拉到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