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赐予我的时光

不屈的鼻血

你赐予我的时光 郑娘子 2064 2017-11-18 23:27:42

  市一中是寄宿制学校,叔叔阿姨给我收拾好行李,便放心的走了。

  学校的格局特别奇怪,男生寝室和女生寝室中间隔着一个三层的食堂,连超市都分男女,可见学校对于男女生早恋的问题有多么看重。

  我睡下铺,我们寝室一共是四个人,我的上铺叫顾小星,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个子不高,留着齐刘海马尾辫,特别日系。临铺叫欧阳雨,留着彼时最流行的bobo头,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可惜带着近视眼镜,看人总眯着眼,如果她换成隐形眼镜的话,颜值一定可以上个层次。宿舍长年纪看起来要大一点,皮肤黑黑的看起来特别朴实。

  “陆童,你有男朋友吗?”顾小星问。

  这么一问,宿舍的所有人都朝我看。

  我赶忙摆手,像我这么根红苗正的地道好少女,怎么可能会有男朋友呢。

  “我还以为你有哎。”宿舍长一脸不信。

  “为什么?”我问。

  “看起来不像。”她说。

  我琢磨了半天这句话,总算是把这句话琢磨透了,这是在说我不像个良家少女?

  我很不服气,但是也没办法,毕竟,宿舍还是要以和为贵嘛。

  新高一进学校要先军训一个星期,我们东西都还没收拾好,教官就来报道了。

  分给我们班的教官长的很帅,巨像金贤重。他来我们寝看了一眼之后就又匆匆走了。

  “童,你觉不觉得他长的像金贤重?”欧阳雨一脸花痴。

  “是有点。”我点头,“就是不知道脾气怎么样。”

  “像金贤重唉。”欧阳雨强调,“绝对是暖男。”

  这话还没捂热乎,军训第一天就被火速打脸了。

  这家伙竟然油盐不进,除了训练就是训练。连让大家表演才艺都是黑着一张脸。

  趁着休息的空档,我悄悄拉着顾小星去超市吹空调。

  “行吗?”顾小星有些担忧。

  “没事儿。”我递给她一瓶水,“一会儿等他们开训十分钟了我们再进去,他要问就说肚子疼去厕所了。”

  “这训的可真够狠的。”顾小星叹气,“这半上午都晕俩人了,唉,你说。。”

  她语气突然停顿,然后看着我眼睛瞪的溜圆。

  “咋啦?”我纳闷。

  “这才半天。”她嘀咕,“你的脸现在除了额头全是黑的。”

  我扭头去看超市的镜子,果然,刘海遮挡的部分,是白的,其他地方已然黢黑。

  晴天霹雳,想我清白一世,竟然被军训给抹黑掉了。

  我绝望的想要去跳江。

  “童,他们已经开始了。”顾小星拉我。

  脸已经被毁,我是万万不想再出去晒太阳,万一再黑一个度,真的就没脸见人了。

  “我们要在这儿躲到什么时候?一会儿就有领导来检查了。”顾小星问。

  “再过个两分钟吧。”我回答。

  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是个正确的选择,但是心里的声音告诉我,能多溜号一分钟,就少晒一分钟。

  最终我俩还是被逮了。

  教官见少了两个人,亲自来超市抓人,一抓一个准。我俩甚至连水钱都还没付。

  教官替我们付了水钱,把我们领回训练场,脸色铁青。

  他遣散了班级内所有人去休息,唯独留下我和顾小星,让我们面对着太阳站军姿,站到他消气。

  我和顾小星站的地方正对着吴一臻的班级。

  他们班级正集体站军姿,背对着太阳。

  他又长高了。他从初三开始就猛长,初二似乎还是一七五左右的他现在至少有一八五,青春痘也没了。我现在面对着他,竟然也开始心跳加速了。

  “喂,你。”教官冲我们喊,“什么情况。”

  我惊了一下,目光赶快从吴一臻身上移开。

  “你,”教官又喊,“你流鼻血了。”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一件重物扑通落在了我身上。

  顾小星晕倒了,鼻子上还挂着两坨献血。

  她倒下的那一刻,竟然还条件反射般的转过了脸,让太阳不至于直视她已经黑透的脸,也是服了。

  托小星的福,我可以先行一步回寝室照顾她。

  万幸的是,顾小星一到阴凉的宿舍就醒过来了。

  我给她倒了一杯水,看着她喝了下去。

  “童,”她靠在床头,面色苍黑,小声的喊我。

  “怎么了?”我问。

  “刚才那个班,有个男生,长的好帅。”

  不是吧。。我错愕,都这个时候了,她竟然满脑子想着的是帅哥?

  我心一惊,她说的不会是吴一臻吧。

  “我总觉得太丢人了。”她委屈巴巴的看我。

  必须丢人!

  “你说哪个长得帅?”我问。

  顾小星喝了一口水,整个人都变的比刚才精神许多。

  “第三排第六个。卷头发。”

  不是吴一臻。吴一臻的个子必须第一排,况且吴一臻也不是卷头发。

  松过一口气的我为了宽慰顾小星受伤的肉体和心灵,主动请缨去打听那男的叫什么名字,不替顾小星追到手,誓不罢休。

  下午训练刚结束,我就带着欧阳雨去偷看那个男的。

  “是那个吗?”欧阳雨指着一个男生问。

  我望去,这一头卷毛还真是有点个性,长相不错,可惜个子不高。

  我往旁边一看,他身边的人竟然是吴一臻,此刻俩人正一起往食堂去。

  “还行。”欧阳雨得出结论。

  “饿了。”欧阳雨拉我,“走吧我们也去食堂买份饭吃。”

  欧阳雨看着瘦瘦的,足足点了两份饭,坐到角落里喊我过去。

  “要不要给小星带一份?”我问。

  欧阳雨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那我去买。”我回复她,然后走向卖菜的窗口排队。

  快要排到我的时候我感到有人拍我肩膀。

  吴一臻站在我身后,一脸坏笑。

  “这么巧。”我说。

  其实也不能说巧,毕竟我是跟着他俩来的。

  “我看你刚刚买过菜了?”他问,“没吃饱?”

  “给宿舍人带的。”我答。

  吴一臻没说话,卷毛倒笑了。

  “是流鼻血那个吧。”

  我点点头。要是顾小星知道卷毛竟然因为流鼻血记住了她,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你叫什么呀?”卷毛问。

  “陆童。”我答。

  “我叫陈辰。”卷毛说,“吴一臻的哥们。”

  得来全不费功夫。

  “陈辰?”顾小星重复,“他真的叫陈辰?”

  “这名字有问题?”我疑惑。

  “不是,”顾小星往嘴里塞麻婆豆腐,“这个名字多好听啊。”

  “你喜欢他。”我得出结论。

  顾小星脸一红,不再说话了。

  原来这就叫一见钟情啊。

  看来这鼻血不白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