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赐予我的时光

这些长的像女人的人,有什么好喜欢的

你赐予我的时光 郑娘子 2168 2017-11-17 18:52:15

  2006年秋季,我与刘媛荣升市一中初中部。为了方便上下学,叔叔阿姨给我配备了自行车。

  自己回家不用家人接送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在放学路上耗点时间,吃一些家长不允许的东西。一直到现在,偶尔路过初中母校门口,闻到烤肠炸鸡柳的香味,都要习惯性咽一下口水,此为习惯。

  吴一臻从不屑于和我一起放学,所以只能在放学路上偶遇。

  上了初中之后的他总是骑着一辆算不上新潮的自行车,偶尔经过人少的地方还会撒开双手。

  “强行装酷。”

  刘媛这样评价他。

  “你觉不觉得他长得有点像吴尊?”我偶尔问。

  刘媛总是一脸嫌弃,疯狂摇头。

  初一下学期,我与刘媛疯狂的迷恋上了飞轮海。

  在那个年代飞轮海风靡一时,海报涵盖了大街小巷所有的小店门面。

  这是人生中我俩第一次品味一致,只不过她喜欢炎亚纶,我喜欢吴尊。

  那个年代我家还在用三个碟筒的VCD,卡到怀疑人生的台式电脑,但是刘媛家已经买了笔记本电脑,和DVD。

  于是偶尔买了飞轮海的CD,我便去她家里欣赏。

  甚至整个暑假都泡在她家,看完了一整部终极一班和终极一家。

  我和刘媛就是这样成为终极闺蜜的。

  初二的时候大街小巷的门面改张贴super junior和东方神起,我和刘媛也同时换了偶像,疯狂的迷恋上了super junior。

  我喜欢利特她喜欢东海。

  因为偶像带来的连环效应自不用说,super junior此刻正当红,全校一半女生都喜欢他们。身为首席粉丝的我,自然出现了一大帮追随者,跟着我要求我把她们也写进我的小说和哥哥们在一起。

  于是我上课的时候也写,下课的时候也写,放学回家还要和刘媛一起讨论小说,相当忙碌。

  我在学校的知名度逐渐提高,甚至连吴一臻都知道我在写小说。

  某天我在报社亭等买杂志,迎面碰上了吴一臻。

  “这些长的像女人的人,有什么可喜欢的?”他撇着嘴。

  “你才长的像女人。”我不服。

  他叹了一口气,过来拍我的肩膀。

  “陆胜童,好好学习吧。”

  语重心长,要不是他喊的陆胜童,我甚至以为是阿姨在说话。

  他啧啧两声抢过我手里的写真集,粗暴的翻了两页,然后合上冲我说。

  “你说,我要是能成明星,是不是也会有女的给我写小说。”

  我小心的从他手里拿回写真集,放回书包,敷衍的点头。

  我实在不忍心告诉他,他睡成鸡窝的发型,和脸颊两侧的青春痘,都注定了他永远不会成为明星。

  小学时候那个眉清目秀的吴一臻,不见了。

  我到底是看他哪里像吴尊?

  他得到我的答案,于是开心的吹着口哨离开。

  叔叔阿姨察觉到我追星是在初二上学期末,我花钱给他们发UFO。类似于短信发送给哥哥的虚拟号。一条一块钱,我发的不亦乐乎。

  阿姨先是向吴一臻探听了一下到底是哪个明星,而后发出了一阵嘲笑。

  “这些长得像女人的人,有什么好喜欢的。”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自然也不会争辩什么,继续我行我素。

  终于,在韩庚过生日的当天,我收到了他给我回的UFO。

  我激动的老泪纵横,放学路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吴一臻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停下车子就过来问我。

  “韩庚回了我UFO。”我回答。

  吴一臻顿了一下,而后掏出手机举到我面前。

  “陆胜童!”他喊,“群发的,群发的!”

  因为赶上过生日,所以韩庚也就不再挑着回,而是群发。

  许是因为太丢人,我哭的更凶了。

  “陆胜童,你是不是傻?”吴一臻问。

  “你为什么会给韩庚发UFO?”我抽泣着,顺便用他的衣袖擦鼻涕。

  他愣了一下,而后笑了起来。

  “因为我想看看你究竟有多傻。”

  我哦了一声,又哭了。

   2008年5月12号,正在教室上第一节课的我感受到了楼层的震荡。

  沉默几秒之后,班里爆发出一阵惊呼,一些男同学狂喊着地震啦就要冲出教室。

  英语老师出门询问了一下,而后对我们说。

  “没事儿,我问了。教学楼年久失修,地基不吻,有个大点的卡车经过,楼就晃。上课吧上课吧。”

  妈呀这更恐怖。

  “陆童。”后座的男生戳我。

  “世界末日要来啦。”

  我白了他一眼,真是放屁。

  放学后我惊讶的发现吴一臻在我们班的车子存放处,他坐在自己的车子后座上,百无聊赖的玩车灯,看起来像是等人的样子。

  我走过去,表示很惊讶。

  “我等徐鹏宇的。”他解释。

  我指了一下学校大门,告诉他徐鹏宇今天没骑车。

  他哦了一声,而后对我说。

  “那我就和你一起走吧。”

  “可是,刘媛她们班还没下课,还要再等一会儿。”我说。

  他点点头,继续坐在后座上玩车灯。

  “你要吃面包夹烤肠吗?”他突然问我。

  “好啊。”我回答,“我要吃带奶油的面包。”

  然后他把车子铛立起来,走向小卖部去买面包烤肠。

  刘媛她们班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下课特别慢。我和吴一臻吃完了面包烤肠,她们还是没有下课。

  我和吴一臻也没什么话题可聊,尴尬的很。

  “那个,你最近还在写小说吗?”他问。

  “不写了。”我说,“阿姨翻出来一堆我写的小说,我已经被骂过了。”

  事实上,小说的内容尺度也是蛮大的,阿姨气的连呼对不起我爸我妈,差点心脏病犯。

  “我还记得你小学的时候就喜欢唐钰小宝。”吴一臻笑,“你是不是就喜欢帅哥啊。”

  我不置可否,人生已经这么艰难了,喜欢点养眼的帅哥怎么啦。

  “肤浅。”他说。

  说到此处的时候刘媛她们班刚好冲出教室。

  刘媛站在班门口看着我和吴一臻,嘴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咦”

  “喊什么姨,多见外。”我瞪她,“快走吧大姐,你们班拖堂拖了整整半小时。”

  “没办法呀。”刘媛一边推车子一边朝我嘟嘴,“敬业的老班同志要部署工作,我们也着不住啊。”

  “我们是不是同一个老师?”吴一臻问。

  “你几班?”刘媛反问。

  “八班。”吴一臻回答。

  刘媛想了想,回答说是。

  大姐,这根本不用想啊。每个老师教俩班,你俩邻班,肯定老师是一样的啊。

  “他是挺能讲的。”吴一臻说。

  “他为什么等你回家?”到家门口的时候刘媛悄悄问我。

  “他本来等我们班徐鹏宇的,但徐鹏宇今天没骑车。”我老实回答。

  “啊,对了。今天地震了你知不知道?”刘媛问。

  “我们老师说不是地震。”我反驳,“只是因为教学楼年久失修。”

  “你听她吹。”刘媛一脸鄙夷,“四川地震了,据说有八点零。”

  原来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真的发生了世界末日。

  我看着前方吴一臻的背影,恍惚间真的有些世界末日的感觉。但是世界末日来的时候他跟我一起放学,感觉也不错。

  我永远都记得那天,初三之前我们唯一一次一起回家,赶上了大灾难。

  初三之后教室的风气产生了新的变化。没人再央求我把她写进我的小说和哥哥在一起,都开始埋头苦读。

  我也一样。

  偶尔碰到吴一臻,他也表示对于我的变化很满意。

  难捱的一年过去,我好赖算是顶着分数线考进了市一中。

  “恭喜你。”吴一臻说。

  一个没有费劲就考了全市前一百的人,跟我说了恭喜。

  真是讽刺。

  偶尔想想,我的初中时代,他给我的时光,竟然带着一些暗沉,仿佛有一些阴天夹杂在总是光芒四射的晴天里,但仿佛又没有,含着浓浓的香草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