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大婶,别惹小孩!

第二章 怪男孩出现

大婶,别惹小孩! 秋秋堂 4886 2017-11-16 21:48:34

  8点05分她终于到了,仍旧滴水未进!

  周围的“同事”们早已全部到齐!

  经理命令她们站成一条线,看着远处飞奔而来的楚霉霉,情不自禁皱起眉头,一旁的“同事”们也强忍笑意。

  说起这些“同事”们,足足比她大了两轮,叫他们“大妈”,可真是名副其实!

  楚霉霉:“经理,楚霉霉报道!”

  经理绕着她转了一圈,把她打量了一番。

  经理:“楚霉霉,我记得你昨天好像对我说要辞职的,是我听错了吗?”

  楚霉霉:“对,是经理你听错了。”

  经理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楚霉霉天天叫嚣着辞职,却日日赖在这里!

  可是想想她堂堂A大的学生,能来做清洁工,也是提高了清洁工的学历档次,做个招牌,就勉强忍下了。

  经理:“楚霉霉,你那只鞋子呢?”

  楚霉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脚,不好!

  鞋子丢了一只,估计方才挤公交车的时候挤掉了!

  楚霉霉:“报告经理,今年流行这种款式!”

  一旁的“同事”们再也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同事王大婶:“那这袜子呢?”

  霉霉看着一脚白色,一脚粉色的袜子,向后缩了缩!

  今天自己也是够倒霉的!

  楚霉霉看着这些大婶级别的“同事”们,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嘲笑的嘴脸让她忘记了礼貌和尊敬二字。

  可不能让这些大妈们看笑话。

  楚霉霉:“王大婶,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这是今年流行的款式:混搭!这可是年轻人的款式!你们更年期的大婶不懂,我们有代沟!”

  王大婶:“吆!可真是少见,这学历高的,见识就是不凡!”

  说完,那几个大妈“同事”们开始笑得前仰后合。

  经理:“都给我严肃点,把耍嘴皮子的功夫用在工作上!下面我就工作提出几点要求......”

  经理一声怒斥,大家瞬间闭上了嘴巴。

  5分钟过后,他们穿上了清洁工装,扛起扫帚,开始了今天的清洁工作。

  楚霉霉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呼啸而过,不住得咒骂!“有没有点素质!有没有点素质!”

  可是除了汽车尾气和垃圾,别的她什么也没得到。

  她只有边骂边打扫。

  半小时过去了,道路清洁工作才完成了一半,她有些口渴了,可是经理就在不远处盯梢呢!

  她只得强忍住饥渴,抡起扫帚,再次打扫,来到了拐角处!

  眼前有个东西趴在地面上,被蓝色的布料覆盖在上面,看不清面貌!

  她试着用扫帚捅了捅,可是没反应!

  再次捅了捅,依旧没反应,只是这蓝色布料下面怎么有些“肉嘟嘟”的!

  貌似是个“小人”!

  她想起了3年前在这无人问津的犄角旮旯处,捡拾童童的画面!

  有些如出一辙的感觉!

  难不成今天又捡到一个?

  她小心翼翼走了过去,蓝色布料下的东西在蠕动,而且是大坨东西!

  她大声叫道,“里面有人吗?”

  ?等了半会,没有回应。

  她试探性向前,那蓝色布料夹杂下不明物,突然向前挪了一大步,她再次前进,那不明物再次挪了一大步!“喂!有人吗?玩我呢?”?

  那不明物体依旧没有回应,“这片区域的卫生归我打扫,快走开,别再这碍眼,要是害我被扣罚工资,我把你踩成泥!”?

  她正要上前踹开,大力扯下那蓝色布料,可是手刚碰到布边,刚要大力撕扯,手扬在半空中,却被远处的经理大力呵斥住了。

  经理:“楚霉霉,你又犯症了是吧!能扫则扫,扫不动就搬走,你在那兜兜转转多长时间了,还要重复打扫多少遍?”?

  楚霉霉心里嘀咕道,“我打扫清理干净有错吗?我强迫症干这活正合适宜,白瞎了我这个高材生了!”

  思索之后,霉霉转身欲离开,扔给那个不明物几句话,“老实点,不要在此处随便扔垃圾,也别把此处弄脏了,否则我饶不了你!”

  说罢,“噗通”一声,把扫帚扑到那蓝色不明物上,随后转身欲离开!

  刚走几步,她就发现寸步难行,双脚貌似被定在地上了,再一回头,忍不住骂了句“TMD!”?

  果然蓝色布料下面藏着个人!正在奋力攀扯住她的双脚!

  看体形,无疑是个孩子,和家里的童童差不多的年纪,短发,一直低着头,貌似是个男孩!

  她突然想起三年前的那一幕,似曾相识。

  当年她第一次清扫扫出“童童”时,童童可满身都是鲜血,昏迷不醒,她用力摇晃了多次,都毫无直觉,可眼前的这小子力气可是大得很,她使出吃奶的力气,双脚还是纹丝未动,又用双手去掰扯那孩子紧扣的手,却被这孩子反掰回去!

  这孩子是超人吗?

  “喂!你想干嘛!倒是说话啊!”一番挣扎之后,她筋疲力尽,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那孩子终于抬起了头,眉清目秀,乖巧十足的样子!?

  “那——那——我还着急打扫卫生,没听见我经理刚才都吼我了吗?你放开我,小鬼!自己玩去吧,姐姐我可没时间陪你玩这无聊的拔河比赛!”?

  那孩子终于放开了双手,霉霉瞬时从地面弹起,拿起扫帚开始扑打着这“小鬼!”??

  “我去!我这大清早可真是倒霉透了,面试搞砸,扫地被骂,你也存心找我开心是吗?回家找你妈妈去!”

  ?孩子不住躲闪,说来也怪,霉霉扑扫了这男孩好多次,却次次落空!

  这男孩成精了吗?不仅力气大得惊人,反应力也这么好,大清早的,可真是活见鬼了!

  “我没有妈妈,你带我回家吧!”

  ?霉霉索性扔下扫帚,对着男孩的脑门子右手食指猛戳,“小小年纪不学好!没妈妈?你当自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男孩一把拉住她的食指,快要被掰断的感觉!“求你!带我回家!”

  霉霉被他掰得瞬间没了脾气,这小鬼力气怎么这么大!

  霉霉妥协下来,只得讲理了。

  霉霉:“怎么看你也得十多岁了吧!怎么竟说胡话!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不好好学习,天天弄这些离经叛道,不着边际的事情!你是想逃学吧?就随便敢跟我这陌生人回家,小心我把你卖掉!”?

  那孩子一言不发,再次重复,“我没有妈妈,带我回家!”?

  霉霉刚想拍打他的脑袋,这手劲天天在童童身上练习,都快成习惯了,可是想起方才那一连串的失败,瞬间把手抽了回来!

  霉霉:“你也有强迫症吗?还是就只会这么一句话?你——”?

  话未说完,经理就气冲冲赶过来,“楚霉霉,别人都打扫结束了,你在这墨迹啥呢!非得把此处扫出个洞才甘心是吗?你这强迫症——”?

  突然瞥到一角的孩子,“小孩子,一边玩去!别再和这位大婶聊天,耽误了她的工作,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角落里的男孩恶狠狠瞪了经理,经理明显心情不悦,“喂!小鬼,你还来劲是吧?再不离开,小心我打折你的腿!”

  说罢,就一把拧住男孩耳朵,想要把他丢到别处!

  楚霉霉刚想提醒经理这孩子一身怪力,却发现“啪嗒”一声,经理被男孩摔了个大跟头。

  经理挣扎站起:“哎吆!我去!小子,脾气挺大,力气也不——小嘛!”

  语音未落,经理再次伸出右手,想好好整治下这怪孩子!

  只听“吧嗒”一声,经理再次被摔了跟头!

  这一切发生太快,霉霉眼睛瞪大,而此时1.8个高,身材魁梧的经理也瞬间怂了下来,只得强颜欢笑却又和颜悦色道,“小鬼,武术学得不错嘛!听叔叔的话,到别处玩好吗?否则耽误了这位大婶时间,又要被扣工资喽!”?

  切!果然欺软怕硬,这经理变脸也太快了!

  “不好!我要跟她回家!”?

  经理看了看孩子,又瞥向霉霉,把霉霉拉向一边,背对男孩。

  “这孩子是你家亲戚吗?来投奔你的?怎么不早说,这小鬼还挺有一套的嘛!”?

  霉霉连连摆手,“经理,我这和童童都是租房住,地方小得放个屁都散不开臭味,哪还容得下亲戚住!再说,这孩子我也不认识呢!”?

  经理:“不认识,怎么要去你家?”?

  霉霉:“我也奇怪呢!”

  俩人正在窃窃私语之时,只见身后多了个人,男孩悄无声息,早就来到了他们身旁!

  霉霉和经理被吓得哆嗦,闪躲到一旁。

  霉霉:“你这孩子,怎么偷听别人讲话!快回家找妈妈去吧!”?

  说完,霉霉急速抓起地面的扫帚,拽着经理的衣角,大叫道,“快跑!”??

  经理反应过来,俩人急速逃亡,霎时溜得无行踪!?

  不一会,俩人逃到了一处商店的街道口,霉霉趴在墙缝边上,再次查看:男孩没有跟来!

  经理躲在霉霉身后:“真不是你亲戚?”

  霉霉气喘吁吁道,“真不是!”?

  经理:“那怎么非要跟你回家!”

  ?霉霉:“这我哪儿知道!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冒失鬼!若是真去了我家,孩子家长到时找上门来,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经理:“说得也是!这年头,孩子叛逆得很,浑身像打了激素似的,力气比我还大,亏你做了清洁工,否则真若是做个老师,不被气死也得被打死!”?

  霉霉憨笑一声,“经理,记性真好,还记得我这远大理想呢!”

  经理看眼前形势乐观,从霉霉背后撤离出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还理想呢!你这纯属空想,白日做梦!大早上迟到,如今地也扫得一塌糊涂,耽误了我们这组的行程,今天的工资扣掉一半!”?

  霉霉刚想骂脏话,“TM——”,却被经理用手遮住了嘴巴,按回肚里!

  经理:“又骂脏话!你这哪里还有个高材生的样子!我看再这么被那帮老娘们带下去,你这辈子都得扫地了!”

  接下来霉霉又和那帮真正的欧巴桑们,被经理塞在货箱里,带往了别的去处打扫卫生!

  一路颠簸,霉霉吐了又吐!

  好在米粒未进,否则这一路吐个没完,又得耽误行程!

  等到了下一处时,霉霉又在垃圾堆旁打扫了一个小时左右,饿得老眼都要昏花了!

  中途童童手机来电,“欧巴桑,我这肉丝吃没了?家里还有肉吗?放在哪里?”?

  霉霉火冒金星,心想,“这个贪吃货,竟顾着自己嘴巴,眼看都中午了,自己这早饭都没吃呢!早知道他这副德行,当初就让他昏死在路边好了!”?

  突然手里被塞进一盒饭,霉霉抬头,原来是经理!

  经理:“休息下吧!午餐时间到了!”?

  霉霉顺手抓起盒饭,狼吞虎咽起来!经理:“你吃得倒是挺香,家里头那小鬼吃上饭了没?”

  霉霉边吃边吐槽,“饿不死那货,他过得惬意得很!一个月的工资竟填了他的肚子了!害我天天盒饭,馒头!早知道,当年让他惨死街头算了!”经理:“你若忍心现在把他扔出去也不晚!本来就是捡来的孩子,和你又没血缘关系!”

  ?霉霉:“那孩子天天人精似的,十二岁的年龄活脱脱得像个八十岁的老人!你以为想扔就扔啊!再说,我都办了收养手续,法律上,他可就是我的亲人了!”

  ?经理:“切!还是自己舍不得,活该你在这吃苦受罪!那孩子的父母一直没消息吗?”?

  霉霉:“有的话,我早解脱了!哎!还好,刚才逃脱了,否则又得收养一个孩子!人家都命里犯桃花,我这怎么命里犯起祖国的鲜花来了!”

  霉霉边吃盒饭边摇头。

  经理:“瞧你这身邋遢样,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要学历没——不对,有学历,可是学历再高,没个体面工作又有何用?哪个男人喜欢你这老娘们的样子!这也就罢了,时不时来个强迫症,谁受得了!我看,你这辈子也就是尼姑的料了!你还不如多收养几个孩子,日后也好有人为你养老送终!”?

  霉霉“呸”得一声,把嘴里的饭菜喷到经理身上!

  “滚!有多远滚多远!”?

  经理见霉霉撒泼起来,男人婆一个,迅速逃离了现场!

  经理走后,霉霉一番狼吞虎咽结束了午餐!

  随后颓然坐到一颗大树底下,从包里找出报纸,铺在地面上,枕着自己的胳膊,安然入睡!

  昨晚就睡了四个时辰,饭饱之后,困意顿时袭来,她即刻如梦,再也没有“强迫症”袭击的时间!

  下午继续开工,此刻她已养足了精神,顿感周身不舒服,通常一个角落要来来回回打扫个四五遍之后,才能在心理通过!

  她知道,身体舒服了,就开始折磨精神了,强迫症又开始了!

  经理的车喇叭不住按响,催促她赶快上车货箱,收班的指令!

  车厢内的欧巴桑们,也开始跟着着急起来。

  王大婶:“霉霉,你到底还上不上车?我们都等了你十多分钟了,你这打扫还有完没完,你当这是清洁比赛吗?”

  李大婶:“经理,我们直接走得了,我家里还有孙子孙女需要照顾,可耽误不起时间!”

  ?被一帮老娘们催促,经理的脸上挂不住了,拼命再次按起喇叭,“霉霉,我警告你,再不上车我可就走了,回头你就改坐公交车吧!

  霉霉手里的扫帚并未停歇,快速扫着已经一尘不染的地面:第六次了!

  她脸上满是焦急:“就好了,就好了,我在打扫最后一遍!”

  只听耳边呼啸声穿过,经理的车一溜烟似的不见了踪影!

  霉霉:“我去!再等我一下吗!”

  随后蹲坐在地上,一言不发,不住扇着自己耳光!

  “又犯病!又犯病!楚霉霉,你活该倒霉一辈子!”??

  那天下午楚霉霉穿着一只鞋子,两双不同颜色的袜子,扛着把大扫帚上了公交车,又成了被集体嘲笑的对象!

  郁闷至极,她终于来到了自家门前,门内是震天的音乐声!

  脚趾头想都知道童童又在家里惬意猖狂了一天,她一把抓起了仅剩的单鞋,钥匙快速打开大门,随后把单鞋奋力扔向了电视旁的背影,破口骂道,“你还有没有良心了?我在外吃苦受罪,受人嘲讽,你在家吃香喝辣,狂魔乱舞,你当我这辛苦钱赚得容易吗?”?

  平常这个时候,童童早就反击开骂了,今天倒是反常,一直背对自己,一言不发!

  不过童童这身新衣服怎么看得眼生,何时买得?

  不对,这衣服,是今早那个——小鬼的!

  只见他右手稳稳接住了自己扔过去的单鞋,托在手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