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二十七章 哭红的双眼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948 2017-12-08 18:54:12

  元横戈从谢太清房间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深,毕竟是个姑娘家,不好多留,便找个理由离开,刚下楼就看见角落里一身素白的郭蓁蓁,她凝视着窗外,只留下个寂寥的背影,尽管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她的哀伤已经弥漫了整个身影,元横戈以为是昨天自己的猜忌让这么一个明媚的姑娘伤心到现在,不觉有些愧疚。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元横戈的声音很有特点,低沉而又含着笑意,很容易分辨出来,郭蓁蓁光听声音就知道是他,自顾自的观望,丝毫不想理他,甚至不想转过身去看他,只是用衣袖抹了抹眼角。元横戈知道她哭了,抹过眼角的衣袖已经湿了,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不是没见过女人哭,但是他不敢想象郭蓁蓁这样明媚的女子哭起来的样子,又想起来她昨天离开时红了的眼眶,不觉有些心疼。

  他自顾自的坐了下来,递给她一条手帕,那是一条纯白的手帕,简单的没有任何花色和图案,一看就是男人的手帕。他在向她道歉,郭蓁蓁本来不想理他,但是看他一脸真挚,一把抽过手帕,没好气的看着他,眼睛又红又肿,显然哭了很久了。

   虽然元横戈早有预料,但是当真正看见时,还是觉得有些心疼,美人的泪可比名剑,以前他不明白,现在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昨天很抱歉,可能话说的重了一点,但是绝对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本来想像你解释的,但是你昨天根本没给我机会。”

  元横戈的身段放的很低很低,他这样的人真是能屈能伸,最主要是说谎从不打草稿,当然这种时候要是说实话的才是傻子。

  郭蓁蓁微微一愣,瞪了元横戈一眼,随后没好气的用那块手帕擦一擦眼角,然后用力朝他掷去,似乎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咬着嘴唇气呼呼道:“昨天本来好心提醒你,谁知道你不相信就算了,还怀疑我,哼。”

  元横戈听她终于肯开口就知道,她不是很生气了,忙安抚道:“我也觉得那个伙计有些奇怪。”

  他只不过随口一说,但是郭蓁蓁确实认真的,那双红肿的眼睛认真的凝视他道:“确实很奇怪,昨天他是在,今天就不见了,我问过掌柜的,他说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伙计,而且为奇怪的是他的头发。”

  “哦,他的头发怎么了?”元横戈做出很配合的样子。

  “他的头发是假的!你离得远可能没注意到,但是他昨天撞到我了,我特意留意了一下,他虽然带着帽子,但是露出的鬓发明显是贴上去的。”

  郭蓁蓁说的很认真,说道鬓发时还用手拂了拂自己的发髻,然后继续道:“而且他的行为也很异常,他撞到我以后十分惊慌,他不敢与我对视,或者说是不敢碰触任何与我有关的东西,但是对你却不同。”

  “你的意思是?”

  “他是和尚!”

  不同于之前的猜想,郭蓁蓁很确定,她不停地打量元横戈,期望看见他惊讶的表情,但是元横戈也仅仅停顿一下,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似乎对于那个伙计是不是和尚并不感兴趣。

  “你好像并不觉得奇怪。”

  元横戈笑道:“最近奇怪的事太多,你要是知道少林归藏也在这个小镇,就不会那个小沙弥奇怪了。”

  “你是说那个隐居少林多年的得道高僧已在这个小镇?”

  郭蓁蓁刚听到元横戈的话时,觉得他肯定是在开玩笑,归藏大师已经很多年不问世事,不出少林了,怎么会在这个偏器的小镇,而且元横戈一直在笑,让人猜不透他的话是真是假。

  “得不得道我不知道,但是就是你说的那个归藏,也没什么不可能,毕竟峨嵋的定仪师太,华山的青阳剑客,武当的轩辕一剑都在这个小镇,归藏在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

  元横戈无所谓的说到,但是郭蓁蓁却瞪大了双眼。

  “你的意思是归藏大师会是第四个死者?”

  元横戈耸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他可什么都没说,当然把归藏那老家伙和其他三个已经死了的人对比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他却丝毫没有愧疚感,脸皮真厚啊。

  “对了,都死了三个人了,都在江湖有些地位,为什么现在还没抓到凶手呢?”

  “你也说课这是江湖,哪里来的凶手?”

  “你什么意思!难道杀人不用偿命吗!”

  元横戈随便一说,但是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剧烈,郭蓁蓁眼睛瞪得浑圆,原本平静的双眼又布满了血丝,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她的手牢牢的握着剑,好像那把剑能给她力量,支撑她没有倒下。她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解释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江湖难道就能胡乱打杀吗?”

  “如果杀人偿命,那他们早就应该死了,而且十条命都不够偿还的,你还太单纯,事情从来没有表面现象的那么简单。”

  元横戈有些好笑,笑他的天真,要是有那么多天经地义,又哪来的那些冤魂,怕是地府都要歇业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很喜欢戚继光,那袁啸北呢,你认识他吗?”

  “当然认识,一个南拒倭寇,一个北抗蒙古,这样的英雄谁不知道?只是可惜袁将军这样的英雄,竟然被满门—”

  郭蓁蓁突然停住,猛地抬头看元横戈,她是个美艳似火的女子,同时她也很聪明,前后串联一下大概就猜到了,尤其是元横戈现在冲她点头,更加肯定她的猜想。

  “你的意思是之前死的三人和归藏大师都当年袁家灭门的凶手?”

  “是的,不仅仅是他们四个,还有很多很多隐藏着的人,他们都会受到迟来的审判,谁也不能逃脱。”

  元横戈的话击垮郭蓁蓁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的脸色变得苍白无力,身子也开始摇摇欲坠,但是她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元横戈,她在质疑他,但是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的失常,缓了缓心神道:“要是有证据自然会有人抓他们,神捕门不就在小镇吗?”

  元横戈也感觉到不对了,她似乎对这件事过于关注,但是哪个初入江湖的姑娘不关心这些八卦呢,尤其是就发身在自己身边,谢太清那样清冷的女子也不能例外。

  “你以为神捕门为什么会在这?就是为了调查当年袁家的案子,还有定仪师太他们几人,但是它的办案效率实在不敢恭维,每次都被人抢先一步。”

  元横戈虽然嘴里说着可惜,但是他的神情可一点不觉得可惜,甚至还有些庆幸神捕门的办案效率。他现在关心的是归藏的下落,毕竟答应卢浩然要帮他先一步找到,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有人会让他活着,死人可不会说话的,但是有些人可不一定想让他活着,真是麻烦啊,还是先找到他再说吧。

  郭蓁蓁有什么话要问,但是此时的元横戈满腹心事,而且夜色已深,她只能咽下没来得及说出的话,她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女人,这也是她的魅力之一。

  夜很深了,小镇又恢复了宁静,但是谁又在辗转反侧,彻夜不眠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