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二十六章 十二年前的回忆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676 2017-12-07 18:47:49

  元横戈平静道:“当年我刚到袁家的时候,就见过这只杯子的主人,那是一个飞鱼服绣春刀的男人,相信你已经猜到了,就是卢浩然的父亲卢景逸。

  当时我躲在屏风后,看见他从袖子里拿出一只玲珑小巧的杯子,顿时觉得奇怪怎么还与人随身携带一只杯子呢?想仔细看却因为视线太模糊,什么都么看清,只记得问他十分爱惜,喝完后仔细擦拭后又收了起来。

  带待他走后,我就问袁将军,为什么那个人那么奇怪,他和我说因为那只杯子十分特殊,因为在阳光下会折射出空山烟雨的景象,又名空山烟雨杯,而且世间只此一只,再也找不到第二只一模一样的了。”

  谢太清吃惊的瞪大眼睛,世间只此一只!那今天出现的那只就是卢景逸的,那为什么会出现在卫鸿轩身上。

  元横戈看出她的惊讶,叹气道:“我既然知道这个杯子的秘密,那卢浩然岂能不知道?卢景逸正是他的父亲,这只杯子我也不知道会什么出现在卫鸿轩的房内,但是卢景逸的这只空山烟雨杯可是从不离身的,就算是办案也不例外,所以卫鸿轩肯定和卢景逸的死有关系。”

  谢太清也有些明白,为什么卢浩然看见那只杯子反应那么大,甚至还偷偷地拿走了它,应该说那本来就是他的,偷偷这个词不恰当。卢景逸的死自己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当时可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好像和睿王有关系,睿王早已伏法,怎么又和卫鸿轩有关系?

  谢太清有些疑惑,但是元横戈接下来的话,却解开了所有的谜题。

  “袁将军和卢景逸虽然同朝为官,但是一个在边疆一个在朝堂远隔千里,却丝毫没有阻止互相敬仰,袁将军没有将我的事告诉任何人,除了卢景逸,他是真的信任他,后来我回崂山,也是他告诉我袁家灭门的,告诫我不要出崂山一步,还说一定会为袁家讨回公道,他很执着,卢浩然很像他。

  当时我很相信他的话,相信他会找到真凶,可是我等了一年又一年,他也在没有来崂山,我以为他是个只会说空话的骗子,但是当我再出崂山的时候,我才知道他没有忘记当初答应我的话,因为他死了。”

  元横戈心情沉重,卢景逸是个令人敬佩的人,也是个亲切的长辈,但是他也死了,这个世道好人都没什么好结局,袁啸北是,卢景逸也是。

  “因为他的尸体被发现在睿王府邸,又有陛下亲自下昭说他是因为调查出睿王谋逆的证据才被杀灭口的,可笑我还天真的当真,现在想想多可笑啊。”

  谢太清觉得有些不对,睿王既然要谋反,自然是小心谨慎,怎么会杀死时任神捕门门主的卢景逸后,还将尸体藏在自己府内呢?还这么容易就被人找到,实在是有些奇怪。

  元横戈嘲笑道:“你也觉得很奇怪是吧,但是陛下却相信了,不仅贬睿王为庶民,终身圈禁,还赐‘忠义’二字作为卢景逸的谥号,当时可是传为美谈,简直是君臣的典范。不过现在看来什么‘忠义’、凶手、谋逆都不过是借口罢了,天子根本不在意谁杀了卢景逸,他的尸体从睿王府邸找出就足够了。”

  是啊,卢景逸死了,但是他确死在睿王府邸,这不就够了嘛,至于凶手,天子说不定好要感谢他呢,给了他这么一个绝佳的借口铲除掉睿王。

  谢太清道:“现在这只空山烟雨杯出现在卫鸿轩这里,卫鸿轩背后的人又是袁家惨案的策划者,所以卢景逸当年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才被灭口的。”

  元横戈点点头,卢景逸当年对袁家灭门案的执着自己的知道的,况且他又是神捕门门主,神捕门情报网绝对是相当厉害的,他查到什么不奇怪,但是有人不想让他开口,或者是不想让神捕门开口。

  “神捕门的情报网布遍大江南北,据说当初御史张成被贬后心生怨念,和家中小妾抱怨几句都被神捕门知道,可想而知它的可怕,能查到袁家灭门的凶手也不足为奇,奇怪的是继任门主明振宇当年在卢景逸死后也负责这个案子,但是他却十二年什么都没查到,你不觉得不正常吗?”

  谢太清道:“你的意思是明振宇知道真凶,还在包庇他?”

  元横戈摇摇头,道:“或许他就是真凶之一呢?他包庇的不过是自己而已。而且陛下似乎也知道这件事,不然这次不可能派卢浩然来查袁家的案子,明振宇不论是资历还是能力都比他强百倍。”

  如果真是明振宇阻止,怪不得卢浩然找了卫鸿轩这么久任何线索都没有,甚至连卫鸿轩得死都是才小镇百姓的嘴里得知的。

  “卢浩然现在岂不是寸步难行,明振宇掌握着神捕门,没有这层助力,光靠他自己要想查到什么相当困难,而且现在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