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二十五章 空山新雨杯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631 2017-12-07 15:43:21

  卢浩然自元横戈告别后就将自己关在房间内,吩咐属下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要来打扰。关上门的那一刻,他终于忍不住跪倒在地,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从袖口掏出一只茶杯,赫然就是卫鸿轩房内失踪的那只雨过天青杯,他用颤抖的手将它举到阳光下,正午的阳光正好,透过青绿色的茶壁,折射出一幅空山新雨后的美景,但是就是这美景让卢浩然的手更抖了,差点没握住手中的茶杯,果然是它。

  卢浩然刚才就发现了这只茶杯的秘密,这与其他三只在外观上并没有什么差别,当时自己将它放在阳光下也是因为儿时的记忆,父亲也总是喜欢对着阳光欣赏他的那套雨过天晴杯,他还记得第一次见时的惊艳,烟雨朦胧,似空山新雨后,所以又得名空山新雨杯,世间只此一只。这是大师李光离的得意作品,当时也是偶然烧制而成,后来不管进行多少次试烧都不曾成功,所以世间再也找不出第二只一模一样的杯子。

  但是今天他却在卫鸿轩的房间内发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或许说就是当年随着父亲死亡而失踪的那只空山新雨杯。这套杯具是当年他父亲卢景逸帮助天子扫平叛乱的时候,御赐下来的,他十分喜欢,总是在手里把玩,从不离身。

  父亲是死在睿王府邸的,当时他正在调查睿王谋逆的证据,被发现死在睿王府邸后,陛下痛失爱将,不惜下昭贬睿王为庶民,并圈禁宗人府,永世不得出,同时钦赐“忠义”二字作为谥号,这可是无上的光荣,卢浩然更是以此为奋斗目标,但是父亲从不离身的空山烟雨杯怎么会出现在卫鸿轩身上?难道是他杀了父亲?但是以他的武功就算是现在也不可能杀死卢景逸,更何况十二年前他才二十出头,更不可能了。

  十二年前!对,十二年前!如果自己没记错十二年前正是神捕门负责的袁家灭门案,当时他的父亲正是神捕门门主,由于对袁啸北将军十分推崇,袁将军死后他为了找到真凶废寝忘食,不眠不休了好几个昼夜,出事的那天他似乎心情很好,一扫多日的阴霾,或许他发现了什么,所以才知招来的杀身之祸。

  卫鸿轩背后是谁卢浩然是知道的,但是他父亲是个谨慎的人,就算发现了什么也不会让人发察觉,除非他觉得有一击必中的把握,但是卫鸿轩或者说是他背后的人怎么知道他父亲已经找到致命的线索了呢?还是仅仅就是想把当年调查灭门案的人,不管是谁统统灭口?但是当时调查这件事的人可不在少数,就算是自己父亲死了,天子还下昭由继任的神捕门门主明振宇继续调查—

  明振宇!当年他是和自己父亲一起负责袁家的案子,父亲就算不告诉所有人,也会告诉他的,或者线索也是和他一起发现的,他父亲因为调查这件事而死,他却没有任何事,反而还在他父亲死后继任神捕门门主,虽然他调查这么多年袁家的案子,但是却没有丝毫进展,或许他根本没有在调查,更可能他也参与了当年的灭门案。

  如果真是这样,那现在的一切就都能解释的通,为什么自己的消息屡屡滞后,甚至这次卫鸿轩的死,更是整个小镇都知道,自己确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他早就怀疑神捕门内部有问题,但是谁又能有这么大的权力,支配整个情报网络以及所有下属呢?

  在元横戈质疑为什么一天一之内就能查到他的身世的时候,卢浩然就有些动摇,确实太快了,就算是信鸽往返也得需要一天,何况还要查那么隐蔽的事,那时他就开始怀疑明振宇,但是他是父亲的好友,也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更是在父亲死后鼓励自己继承父业,并亲自带他进神捕门的人,他不愿意怀疑,但是那只空山新雨杯的出现,又让他不得不怀疑。或许明振宇不仅仅参与当年袁家灭门案,他父亲的死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卢浩然是不想请元横戈帮忙的,尽管知道他是个可靠地朋友,但是陛下的密诏他不想让第二个人知道。当看到那只空山新雨杯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找到任何证据,他已经在别人布置的蛛网中,每走一步都会被无数的人监视,他需要另外一个人帮他找到剩下的两个人,还有那些至关重要的信物,元横戈无意是最适合的人员,而且他现在不知道除了元横戈以外还能信任谁。

  卢浩然虽然心情沉重,但是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至少在袁家灭门的这个案子上是这样的,不过有一些事倒是可以试试,比如谢太清手里的那把剑,那把外形神似‘千古一寂’的剑。虽然他已经不在意是谁杀死了定仪师太三人,不过如果谢太清真的是凶手,那放这么一个人在自己身边,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数,而且现在他反而希望谢太清是那个凶手,因为她手上或许有一些能解开谜题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