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二十三章 天子密诏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892 2017-12-06 19:21:37

  谢太清和元横戈都有些疑惑,只是一套官窑制茶具,就算卢浩然有些怀疑也很正常,但是不正常的是他的反应,面如死灰,难道这套茶具还有什么秘密。

  卢浩然突然笑了,他是那种很少笑的人,但是他的笑却透着凄凉,他稳了稳心神,强做镇定道:“卫鸿轩朝中肯定有人,他的这些用品都是违制的,不是他一个小小武当掌门能弄到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他背后的那个人。”

  元横戈道:“不是尽快找到凶手吗?怎么你突然开窍了。”

  卢浩然没有搭理他,只是吩咐手下不要再跟踪元横戈了,然后回头看了元横戈一看,认真道:“你不是想报袁家的仇吗?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落日镇吗?是天子亲昭让我调查当年袁家灭门旧案,我知道你不是凶手,但是我也知道你肯定认识他,无缘无故的外人怎么会这么执着当年的案件?我也不想阻止他,这几个江湖人他还可以自己解决,但是有些人却不在他的能力范围内,所以我希望你帮我转告他一声,不要在杀人了,这样下去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幕后得黑手说不定还会感激他。知道吗,刚才抓到一些武当弟子,他们和我说卫鸿轩这两天已经经历了三次刺杀,可惜都没杀死他。”

  幕后之人!元横戈早知道凭借几个江湖人,怎么敢屠杀镇边大将军满门,就算拿到山河同悲剑也未必有命使用。卢浩然的话让他警惕,幕后之人在朝中及其有地位,不然天子完全可以让大理寺重新调查当年的案子,没有必要动用神捕门,而且还是密诏。他不知道卢浩然是在试探他还是真的已经放弃找凶手,或许那颗怀疑的种子已经开花结果了。

  但是元横戈有一点觉得很奇怪:“这个案件一个悬置十二年,怎么突然又被翻出来?”

  卢浩然现在好像已经完全信任元横戈,也不对他有所隐瞒,平静道:“因为陛下收到一封信,一封夹在奏折中没有署名的信。”

  又是一份没有来源的信,元横戈有些震惊,不敢置信道:“看来这个局相当之大,上至高堂天子,下至江湖草莽,都不过是他的棋子而已,郭英曾说过,定仪师太也是收到一封信后才来到落日镇的,那么天子的信是不是也是他发出来的呢?”

  元横戈貌似无意的撇了谢太清一眼,自己虽然一直在怀疑她,但是现在却在怀疑自己,她真能操控这么大一盘棋局,定仪师太他们可以为山河同悲剑不远万里奔赴至此,那天子究竟为什么突然重翻十二年前的旧案呢?什么能吸引他呢?元横戈已经过了天真的年龄,不会真的以为陛下想彻查当年的旧案,要是真有心何必等十二年呢。

  沉默了许久的谢太清莞尔一笑。道:“定仪师太他们入局是因为他们是江湖人,没有哪个江湖人能敌得过山河同悲剑的诱惑,所以他们来了,但是天子富有四海,他缺什么呢?为什么也非来不可呢?当年神捕门还是卢景逸当家的时候,曾数次上书彻查袁家灭门案,天子都不甚在意,十二年后就因为一封来历不明的信,居然大动干戈的开始翻起旧案来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卢浩然皱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陛下调查袁家灭门案另有目的?”

  谢太清道:“只要是人就有欲望,不论是天子还是平民,定仪师太之欲是名器,那天子之欲又是什么呢?”

  “是权力!”

  元横戈突然道,除了权力什么能让天子如此重视,但是这和袁家灭门案有什么关系,他想不通,疑惑的看着谢太清,谁知她竟然一幅你问我我问谁的架势,一脸的无辜。

  谢太清无辜道:“不要看我,我只不过随便猜一猜而已,或许根本不是这样呢,真相如何还是要问卢少侠,陛下都吩咐过什么,要是仅仅调查定仪师太他们几个可不需要亲自下昭的。”

  卢浩然神情严肃,刚刚那些本来是不能对他们说的,但是现在自己孤立无援,神捕门已经不再是助力,反而是阻力,他需要元横戈的帮忙,所以才透漏了一些,也仅仅限于那些无关紧要的,毕竟是天子密诏。

  元横戈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不会再说任何关于密诏内容的事了,也不勉强他,笑道:“说罢,现在就我们三个人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卢浩然道:“你果然了解我,现在神捕门内部出了问题,我的行动已经受到限制,我需要你的帮忙。”他说到这突然停顿,眼神凝视谢太清,尽管元横戈已经表示她不是外人,但是卢浩然不想冒险,谢太清当然不是傻子,无所谓的转身离去,卢浩然丝毫不能影响这盘棋的走势,只要人心不死,都将是被欲望操控的棋子。

  卢浩然望着谢太清离开的背影,陷入沉思,他总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一个这样的聪明的女人出现在这个小镇,出现在元横戈的身边,不得不让人怀疑,谢太清要是知道他这么想,估计要大呼冤枉,当初可是元横戈开口邀她上来的,她只想做个安静的看客而已。

  “她太聪明了,什么都猜到了,让人不得不怀疑她,你说她会是操控棋盘的人吗?”

  元横戈璞笑道:“那你还不如怀疑她手中拿的是山河同悲剑。”

  卢浩然以为他又在开玩笑,但是突然眼睛眯起,仔细回忆起那镶满宝石的剑鞘,确实是比普通的剑身更长,长度好像和元横戈的‘千古一寂’一样!

  “虽然她的剑从未出鞘,但是你没发现她的剑身和你的很像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