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二十二章 雨过天青色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2164 2017-12-05 18:57:10

  卫鸿轩的死,卢浩然是第二天清晨才知道的,还是因为院内的血蔓延到隔壁的邻居家内,引起恐慌才报的案,自己找了他这么多天,没想到他就在小镇中,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院内的血不是卫鸿轩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的,面目俊朗,可惜眉头的伤疤破坏了整张脸的和谐,佩戴着一把剑身略窄的长剑,就这么躺在血泊中。他的眼睛充满了惊恐,眼珠突出布满血丝,直直的望着天空,在倒下前的一刻他还在望着凶手。地上的血迹已经有些干涸,但是血腥味依然冲鼻。

  “是于鹏泽。”

  躺在血泊中的正是于鹏泽,元横戈见过他,自然认得。元横戈早就来了,毕竟小镇就这么大,死的还是两个人,想不知道都难,自己来的已经算晚的了,但是奇怪的是卢浩然居然比他来的还要晚,看样子有人惊慌的连伪装都顾不得披了。

  卢浩然最开始也怀疑是不是于鹏泽,元横戈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想,至于元横戈怎么会在这里,他一点也不惊讶,院外看热闹的人已经将这里围得的水泄不通,谢太清都已经过来了,更何况元横戈呢?自己算是来的晚的了,真是讽刺啊。

  屋内跪着一个中年男子,看不清样貌,但是他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因为他带了把和于鹏泽一样的窄剑。墙上还是那副将军出塞图,画是什么众人已经十分清楚了,卢浩然一把掀起,果然还是那手飞白。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又是他,还是被他抢先一步,本来应该有些遗憾,但是卢浩然此时却在庆幸,他不知道活的卫鸿轩会说出来什么。

  卫鸿轩和之前两个死者一样一模一样,都是一剑封喉,至于死亡时间还要等王彦检查之后才能知道。

  虽然卫鸿轩的死和墙上的飞白都无不证明是是同一个人下的手,但是奇怪的是,这个房间十分凌乱,不仅没有打扫过的痕迹,还有些故意破坏的样子。

  元横戈道:“凶手没有再用迷香,他是现在已经不屑于伪装了,这是第三个了,但是显然有人在凶手走后来过这里,他在找东西,在找什么呢?”

  卢浩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大概已经猜到是什么了,丝毫不想找到那个东西,现在整个案件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了,抓住凶手又能怎么样呢?他怕他会说出什么惊天的秘密。

  元横戈已经感受到卢浩然的消极,看样子他已经开始怀疑,现在需要再添油加火,让他印证自己的怀疑,人总要学会成熟,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元横戈觉得那人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因为卢浩然来的太晚,他显然是想继续找下去,可惜血迹已经引起小镇的惊慌,卢浩然必然会过来查看,他只能匆忙的撤离,是什么东西能让他这么着急呢,不惜撕掉伪装?

  元横戈打量了一圈房间,很小,没什么藏东西的地方,而且十分凌乱,显然已经被人翻过了。突然窗边的花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盆有些枯萎的牡丹花,这不像是卫鸿轩养出来的花,他是个很注重生活情趣的人,从他衣着就可以看出,尽管十分普通,但是袖口的仙鹤栩栩如生让人眼前一亮,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养一盆枯萎的牡丹呢?

  元横戈仔细的打量的那盆花,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泥土有些湿润,看样子它的主人经常给它浇水,不对,泥土太湿了,像是刚刚浇过水的,但是卫鸿轩的血迹已经干涸,显然死亡时间超过六个时辰了。他将花盆移开,奇怪的是没有丝毫泥土和水迹,他举起花盆,果然没有漏孔,怪不得这花会枯萎。他摸索的找到机关,确实是个夹层,但是让他吃惊的是里面什么都没有,难道已经被人拿走了?

  “看样子被人抢先一步。”

  谢太清似乎有些遗憾,但是元横戈却无所谓道:“凶手会将它放在合适的地方的,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谢太清挑了挑眉毛,笑道:“你怎么知道是凶手拿走的?万一是后面来的人呢?”

  元横戈凝视着她:“那卢浩然就不会来的这么晚了。”

  谢太清莞尔一笑,她觉得自己有些喜欢上这个聪明的浪子的,不过仅仅是心心相惜的那种,谁又能不喜欢这样的元横戈呢?

  “你知道卫鸿轩袖口的仙鹤为什么会这么逼真吗?”

  谢太清突然开口问道,元横戈疑惑的摇了摇头,这和卫鸿轩的死有什么关系吗?

  “你仔细看看那仙鹤,每一只仙鹤都是一条生命,你看它的羽毛,那是真的鹤羽,这需要最优秀的绣娘先将一根鹤羽分成上千根比绣线还细的细羽,然后将它们绣在上面。至于它的眼睛,一定要取刚刚出生的活的丹顶鹤的眼睛,然后用石灰炼制九九八十一天,这样绣出的仙鹤怎么能不逼真呢?”

  元横戈听完一阵毛骨悚然,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绣法,这根本就是将仙鹤活生生的钉在上面。不过,元横戈更奇怪谢太清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绣法?”

  谢太清无奈道:“我以为你会问卫鸿轩的袖口为什么会绣着这样的仙鹤。要知道,一只仙鹤价值千金,而且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她说的对,这样的仙鹤就算是有再多得钱也买不到。”

  卢浩然突然插嘴道,他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谢太清知道他已经动摇了,现在还需要一把火才能完全的燃起他心中的疑云。

  谢太清慢慢地踱步到桌前,拿起一只茶杯,将它举在阳光下,欣赏道:“知道那仙鹤为什么有钱也买不到吗?因为那是专供朝廷的,绣在重臣朝服补饰上的,不过这几只仙鹤太小,姑且不算越制,但是这套雨过天青的茶具确实只有官窑才能烧出的贡品,当年曾有匠人偷偷地带出来一套烧坏了的茶杯,想自己留着用,后来被告发,知道最后怎么样了吗?”

  “怎么样了?”

  元横戈果然是最先沉不住气的,卢浩然地脸色已经青灰,但是他还是要坚持听完,他不想再躲避了。谢太清森然一笑,漏出满口白牙,道:“满门抄斩。”

  卢浩然有些支撑不住,身子微微晃动,镇定一下精神后,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动作,他也拿起一个雨过天晴杯,放在阳光下仔细的观看,杯体清透,阳光射出来似雨过天青,却又有些朦胧,分外的好看,但是在卢浩然眼里这抹烟雨确实致命的毒药,他终于支撑不住,突然地跌坐在椅子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