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二十一章 第三个死者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938 2017-12-04 21:38:59

  自从知道卫鸿轩很有可能在落日镇开始,卢浩然就加派人手调查,但是却什么也没查到,不仅没找到卫鸿轩,连于鹏泽的踪迹也没有,难道是定仪师太和张青阳的死让卫鸿轩恐慌,所以躲了起来?但是卢浩然总觉得哪里不对,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总有生根发芽的时候。

  自从元横戈提到于鹏泽后他就派人调查了整个小镇,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居然什么都没查到,神捕门的能力他相当清楚,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没有神捕门不知道的秘密。当年袁家灭门,神捕门调查十二年都没有结果,元横戈昨天的质疑,他虽然有些动摇,但是仍然觉得当年没有活口,找不到凶手也在意料之中。

  可是落日镇不是当年被灭门的袁家,这里热闹非凡,人来人往,更何况神捕门已经在此查案很多天了,居然查不到卫鸿轩的任何踪迹,准确的说是查不到任何武当的踪迹,仿佛他们根本没有来过这个小镇。

  元横戈的身世那么隐蔽,神捕门居然一天就能查到,这个小镇不过几千口人,自己却查了好几天了,调出所有下属和神捕门情报网,结果是什么线索都没有。不,准确的说更像是有人拦截下了所有情报,谁能这么做呢?答案不言而喻,卢浩然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还要继续找卫鸿轩吗?他身上的秘密不仅仅是袁家灭门这么简单,他有些害怕找到活着的卫鸿轩,怕他说出一些奇怪的话。

  卢浩然在纠结要不要继续找卫鸿轩时,卫鸿轩正在看着地上的尸体,却在想要不要回武当,这是第三批来刺杀他的人。他不认为地上的人和杀死定仪师太、张青阳的是一伙人,因为他们的武功虽然不差,但是还没有能力将张青阳一刀毙命,他知道自己惹到那位了。

  从卢浩然刚到这个小镇开始,那位的密报就从未停过,张青阳死后更是要求他速速撤离,但是他舍不得山河同悲剑,没拿到剑怎么能走。现在看来不走不行了,命都没了,还要山河同悲剑有什么用,卫鸿轩抖了抖剑上的血迹,闭上眼睛长叹一声,遗憾的吩咐弟子马上收拾东西回武当。

  吩咐完弟子后,他将自己关在屋内,他并没有放弃,因为他知道会有人帮他拿到那把剑,自己只需要坐等就好,自己已经等了足足十二年,不差这最后几天了,他很自信,仿佛剑已在他手中。

  “当当当。”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又快又急,卫鸿轩立马戒备起来,最近发生的事太对,他的剑时刻不离手,做好了随时拔剑的准备。

  “谁?”

  “师傅,是,是我,于鹏泽。”

  于鹏泽的声音有些紧张,但是卫鸿轩并没有在意,他的神经太紧绷,于鹏泽的声音反而让他有些放松,自己吩咐过最近不要来这里找你自己,他这时候过来,肯定是有什么急事。

  卫鸿轩放下戒备,打开门准备让他进来,但是迎接他的是于鹏泽惊恐的脸还有他身后的一道寒光,他反应很快,第一时间就去拔剑,但是那寒光来的太快,快到他的手刚刚握住剑柄,就再也不能动了,他在这时才知道张青阳为什么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可惜他要带着这个秘密去找张青阳了。

  于鹏泽还站在刚刚敲门的地方,温热的血溅在他的脸上,顺着他的额头慢慢流下,流进了眼睛里,但是他根本不敢抬手擦拭,忍着眼睛的剧痛看着卫鸿轩倒下,他惊慌失措起来,不敢相信那人的剑如此之快,他的师父堂堂武当派掌门,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于鹏泽想跑,但是他知道自己跑不过那剑,恐惧支配着他,他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地,哀求道:“我已经按你说的带你来了,你是不是可以放了我了?”

  那人只是擦了擦剑,没有说话,于鹏泽以为自己逃过一劫,手忙脚乱的爬起身来,转身就跑,可是刚跑两步突然停了下来,他不敢相信的用手摸了摸脖子,是血!他费劲的转身,看着那人,一脸震惊的用手指着他,似乎在控诉着什么,但是破裂的喉咙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就那么直直的倒下,眼里满满的不可置信,仿佛在质问那人为什么不守信用。

  “没人告诉你,女人的话不能相信吗?”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动听,但是地上的鲜血还有些温热,空气中的血腥味更是让人作呕,再动听的声音也不会让人觉得愉快,可惜了这么一个美好的夜晚。

  她没有走,悠闲的踱步在卫鸿轩的房间内,在找什么东西,但是却丝毫不着急,好像知道不会有人来一样。不过好像她什么都没找到,有些失望,正要离开的时候窗边的一盆花吸引了她的注意,那应该是一盆十分娇艳的牡丹,奇怪的是正值花季,它却有些萎靡,花枝低垂,叶子卷曲,让人心生怜惜,不过她的重点显然不在这上面,卫鸿轩可不是个爱花得人,而且还是这样一盘残花。

  她慢慢的拔起那株牡丹花,奇怪的是什么都没有,一直翻到盆底也没找到她想要的东西,不应该啊,难道仅仅是盆牡丹花?

  不对,她将土全部倒出,仔细的观察这个花盆,怎么看都很普通,但是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这个花盆的盆底很高,而且它没有漏水的排孔,敲一敲还有回声,是空的,像是一个夹层,打开里面果然是她要找的东西,没想到卫鸿轩这个老家伙这么狡猾,这么隐蔽的地方都能想出来,不过她也应该庆幸他的狡猾,要不是他想留着这些东西威胁那人,自己怎么会找到呢?

  “好戏才刚刚开始,谁也不会缺席,有些人也该出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