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十九章 故事的结局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731 2017-12-02 17:36:24

  卢浩然叹了口气,道:“你果然是袁将军的儿子,也是当年那个襁褓中的婴儿,或许应该叫你袁恒更恰当吧。”

  元横戈收拾一下心情,道:“横戈是我的字,当年我带着‘千古一寂’去找他的时候,袁,袁将军为我取得字,取自‘‘天兵下北荒,胡马欲南饮。横戈从百战,直为衔君恩。’,可惜我注定要让他失望了。我的身世你也知道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卢浩然道:“定仪师太和张青阳是你杀的吗?”

  元横戈楞了一下,没想到他会问的这么直白,苦笑道:“不是我杀的,我说过很多遍,可惜没人相信。”

  卢浩然道:“我也希望不是你杀的,但是你的身份又让人不得不怀疑。”

  元横戈道:“如果是我,我会杀上峨嵋华山,直接杀了他们,你是知道我的,当年就因为青帮调戏了你,我可是直接一剑挑上芜湖,杀了青帮帮主的,哈哈。”

  卢浩然脸色铁青,意识到他要说什么,连忙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元横戈看着他难看的脸色,肆意的大笑起来,一扫刚刚的阴郁。

  谢太清本来还有点为元横戈担心,怕卢浩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但是听到元横戈这么说,顿时眼睛瞪得浑圆,一脸不不可置信的打量起卢浩然来,眉目清秀,气质干净,确实有让人调戏的资本。

  如果刚刚卢浩然仅仅只是有些气愤,那么现在更多的是尴尬,谢太清的目光太过直白,他的脸都有些红了,显然是没想到元横戈会当着一个姑娘的面说这种事。

  卢浩然故作镇定道:“就算我相信你也没用,最近我会派两个人跟着你,在案件查清之前,你不要随便走动,我需要活的卫鸿轩,至于案件之后那你想怎么办就不在我的范畴内了。”

  说完逃也似的离开,好像后面有猛兽追着他一样,谢太清看着他的背影,再也忍不住,指着元横戈大笑起来,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丝毫没有替朋友保守秘密的节操。

  元横戈则是一脸无辜,似乎完全不记得刚刚说了什么,对付卢浩然这种执着的人,这招可是百试百灵,什么才能长进一点啊。

  谢太清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她很久没有这么开怀大笑了,卢浩然的黑历史固然好笑,但是她对刚刚的故事更感兴趣。

  “你刚刚的故事没讲完,那个美丽的女子为什么没有和她的儿子一起去找袁啸北?”

  元横戈有些忧伤,沉思了许久,道:“因为她死了。”

  谢太清有些诧异:“难道是她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所以才放手让袁将军离开?”原谅谢太清现在记忆的觉醒,跟元横戈认识久了,感觉自己也重新找回人气了。果然和跳崖一定不会死是一个套路,电视剧的狗血剧情也是有些依据的。

  元横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想多了,当年我母亲在袁将军走之前告诉他,自己不会等他,也让他不要等了,毕竟世事无常,尤其是男人的心都是善变的,与其苦等无望,不如一别两宽。事实也正是如此,袁将军和袁夫人的爱情故事可一点也不比他的战绩逊色。”

  谢太清笑道:“你知道吗,你刚才的口气就像是个怨妇,男人的心怎么样你自己不是更清楚吗。”

  元横戈苦笑道:“是啊,但是女人的心有时候比男人更善变,知道我为什么姓元吗?”

  谢太清觉得他是在明知故问,道:“元与袁同音,显然你母亲还是爱着袁将军的。”

  元横戈眼睛一眯,漏出雪白的牙齿,道:“不是,元是我继父的姓。”

  谢太清顿时眼睛睁得更大,怎么可能,不是王宝钏寒窑苦等薛平贵的故事吗?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但是她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对元横戈的母亲,还是袁将军来说,这都是最好的结局,这样豁达的女子光是听闻就让人心生敬仰,难怪会生出元横戈这般的浪子。

  谢太清以茶代酒,敬了元横戈一杯。

  “故事很平淡,但是结尾却出乎意料,谁也不曾是受害者,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我很喜欢这个故事。”

  元横戈拿起茶杯,回敬后一饮而尽,他喝得不是茶是对过去的释怀,以前自己不理解,现在想来这真是最好的结局。

  谢太清看着刚刚卢浩然坐过的位置,叹气道:“我很欣赏卢浩然,他是个正直得人,可惜有些太过单纯。”

  元横戈笑道:“人不可能一直单纯下去,他现在已经在起疑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迟早会生根发芽,冲破虚伪的谎言,慢慢等吧,快了。”

  谢太清不置可否,卢浩然是个聪明人,有些事他迟早会发现的,但是现在最危险的不是他,毕竟他是朋友,但楼上的这位却不清楚了。

  谢太清望着刚刚郭蓁蓁上楼的方向,道:“现在元少侠可是要活动在某些人的视线内了,好多事都做不了了,当然这是在你不想甩开他们的前提下。那不如专心陪陪美人,我看她好像专程为你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