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十八章 一个故事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695 2017-12-01 18:15:11

  “很多年前,中原还是一片太平盛世,蒙古人也还龟缩在草原深处的时候,江湖还没有现在这么乱,主人公就出现在这么样的背景下,他很喜欢李白的诗,尤其是《侠客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他也确实成为一个像诗中所说的游侠,锄强扶弱,行侠仗义,渐渐在江湖上有了些名气。”

  元横戈的故事很熟悉,竟然和《白首太玄经》上部描写的一样,但是奇怪的是卢浩然并没有吃惊,他早料到这个结果。谢太清也早就有此猜想,只不过从元横戈嘴里说出更加震撼,《白首太玄经》终究只是一本书,它的感情远没有元横戈叙述出来的那么细腻。

  “后来的故事就很平淡了,和很多英雄的事迹一样,怎么能少的了美人的部分呢?因为他总是爱打扮不平,自然得罪了一些小人,即使他时时提防,但有时也是防不胜防,终于在中州的崂山附近,被人伏击打成重伤,跌落山崖,当然他没有死,不然我的故事就没什么可讲得了。

  他被一个美丽的女子所救,后面的故事相信你们也猜到了,和大多数英雄美人的故事类似,日久生情,再加上山中岁月宁静安详,他们就在崂山开始了隐居的生活。”

  他的故事平淡无奇,但是他在很认真的讲这个故事,尤其是说到那个美丽的女子的时候格外深情,让人不禁幻想那到底是个怎样迷人的女人。

  “后来那个美丽女子为他生下一个男孩,他为他取名为恒,并对女子说,他的对她的感情犹如此字,恒久不变,但是后来的事证明男人的话不能相信啊,因为他抛弃了他们走了。

  本来生活很平静,山间岁月悠闲惬意,又有心爱的母子俩相伴,远离尘世的生活他很享受,只需要偶尔出去采买点生活用品。但是有一次他出去后,却浑身是血的回来,神情颓然,一直关了自己好几天,女子怎么劝都没用,当他终于出来说,却是故事的结束,因为他要离开了。

  那天他去附近的镇子,正好蒙古铁骑南渡黄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鲜血染红了青石板的大街,原本平静的小镇瞬间变成人间地狱,四处都是哀嚎的百姓,还有以此为乐的蒙古兵,他忍不住了,抢过一个蒙古兵手中的弯刀就开始屠杀,他杀红了眼,或许说是同胞的血染红了他的眼。

  就算是回到崂山,仍然忘不了血流成河的画面,终于他还是离开了崂山,他就是这样一个心怀天下的男人,可惜他心有千万黎民,却独独辜负了那个美丽的女人。

  女人是知道他的,这个决定不可更改,所以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让他再等几天,因为当初归隐山林的时候,男人为了表示决心,将他的剑葬在崂山湖底,所以他需要一把新的剑。

  那个美丽的女子是铸剑大师何璞的后人,当年何璞因为制出太上忘情剑而名震武林,郭自清更是凭借这把剑独步江湖数十年,成为一代传奇。何璞是个聪明人,当郭自清拿着太上忘情剑横挑武林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在旋涡中心,所以毅然带着家人来到崂山隐居,那个女子就是他的后人。

  她耗费数月打造了两把利剑,其实是想和男人多待一段时间,那两把剑根本不需要锻造这么久。走的那天,她将其中一把交给男人,知道他心怀天下,所以给那把剑取名‘山河同悲’。”

  卢浩然虽然早在就知道故事的结局,但是听到这还是觉得十分震撼,原来这才是山河同悲剑的由来,怪不得当年的传闻袁啸北不曾反驳。

  谢太清又呷了一口茶,压下满腔的哀伤,偷偷地擦了擦眼角,男儿有志四方,可谁又知背后女子的心酸与付出,她不知道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会不会有女子的理解和勇气,她没有阻止并且亲自送走了他,难道真的没有任何怨言吗?

  说到这里元横戈的眼里泛起泪花,他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但是他的故事还没讲完。

  “女人将另外一把剑留下,那是留给襁褓中的婴儿的,她让男人给那把剑起个名字,等男人将蒙古人赶出黄河,不敢越过阴山一步时,儿子就会带着剑去找他。男人好奇的问女人,那你呢?女人笑笑没有说话,男人也就没在意。‘山河同悲,千古一寂’,就是那两把剑的名字,也是残破的中原王朝的写照。”

  故事讲得很凄美,正好补足了《白首太玄经》空缺的时间线,故事的主人公不言而喻,“山河同悲”已经失踪很多年了,“千古一寂”却在元横戈身上。

  谢太清本来有点平复的心情,听到“山河同悲,千古一寂”时,又有些悲凉,有点替袁啸北不值,一心效忠的朝廷在他满灭被屠后都做了什么?十二年竟一丝线索都没有。辛辛苦苦保卫的百姓又做了些什么?遗忘比死亡更加恐怖,再过几年谁还记得袁啸北这个人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