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十七章 横戈马上行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2013 2017-12-01 18:14:30

  元横戈静静的欣赏美人,丝毫没有被拒绝的尴尬,但是他也没有再邀请她,虽然她是个美人,但是自己却不是道貌岸然的君子。

  但是那女人打量了一会,径直的走了过来,指着元横戈身旁的空坐,笑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她的声音如预料中的悦耳,声声清脆,如珠似玉。她的笑容很自信,还有些张扬,她不像是在询问,更像是在通知,但是她拿捏的很好,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不礼貌,反而还有些娇蛮可爱,谢太清觉得要是自己肯定不忍心拒绝她。

  显然元横戈也是俗人,做了个请的姿势,他也爱笑,现在美人在畔,笑的更开心,道:“我姓元,元横戈。”

  那女子显然十分惊讶,美丽的眼睛睁的浑圆,失声道:“你就是元横戈!你真的是元横戈吗?‘中州一剑’就是你?”

  她像是一个初入江湖的女子,遇见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一般,她的兴奋感染了所有的人,多么纯真自然,好多年没有见过这样干净的人了,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谢太清看着她也很开心,真是个让人心情愉快地女子。

  元横戈经常被质疑,他也不屑一顾,根本不想解释,但是这次他很有耐心,甚至还有些好心情的摊开双手,表示我不是元横戈谁又是呢,显然她愉悦的不仅仅是谢太清,元横戈也是俗人,更是男人,当然他更喜欢称自己为君子。

  那女子开心的坐了下来,仔细的打量着元横戈,她的目光很直白,但是丝毫不让人讨厌,甚至她的目光离开时,元横戈还有些遗憾。

  她似乎打量够了,嘴角微扬道:“‘南北驱驰报主情,江花边草笑平生。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是这个横戈吗?”

  元横戈愣了一下,想不到她居然会想到这首诗,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谢太清呷了一口茶,这首诗更适合袁啸北,元横戈还太稚嫩,李白的《出塞曲》或许更适合他,但是毫无疑问,他更喜欢这首《马上行》。

  元横戈笑道:“你居然喜欢戚继光?没想到有人还记得他。”

  那女子道:“英雄的事迹总是让人神往,又怎么会忘记呢?我姓郭,叫郭蓁蓁。”

  元横戈赞叹道:“‘桃之夭夭,其叶蓁蓁’,很适合你,生机勃勃。”

  郭蓁蓁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是这个蓁蓁?”

  元横戈笑着指着自己的脸,道:“原来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

  郭蓁蓁摸摸自己的脸,笑逐颜开,道:“你真是个聪明人。”

  两人的对话太美好,谢太清有点不想打断,但是卢浩然已经来了很久了,元横戈似乎没看见他,还在热情的和郭蓁蓁聊天,奇怪的是卢浩然竟然没有打扰的意思,今早的怪事可真不少。谢太清很想知道卢浩然来做什么,他可不是这么早会来串门的人,尤其是他现在的神情又太过严肃。

  元横戈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聊天结束,郭蓁蓁是个天真可爱的女子,也十分聪明伶俐,卢浩然来了很久了,他又一直盯着元横戈,想不知道都难,所以她找了个理由离开,懂事的女人更令人喜欢,不是吗?

  元横戈看着郭蓁蓁离去的背影,美人光是背影就这么让人赏心悦目,还是个伶俐可爱的美人,真是可惜啊,某人来的太不是时候了,一天之计在于晨,看样子今天注定不太平了。

  卢浩然虽然来了很久,却一直安静的坐着,他打量了元横戈一早上了,郭蓁蓁很美,但是他丝毫没有兴致,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他的注意全放在元横戈身上,他想不通,自己认识他十多年了,怎么突然就换了个身份呢?

  他提起剑走到元横戈桌前,每一步都很沉重,似有千金,他凝视着元横戈道:“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谢太清觉得自己该回避,但是原谅她有一颗爱看热闹的心,卢浩然这样真像是捉到出轨的丈夫,先是强忍着怒火看他和别的女人搭讪,现在更是忍不住质问。场面太过严肃,谢太清知道自己不该笑,但是又有些忍不住,忙装作低头吃早餐,幸好两人都不知道她的想法,不然估计尴尬到没法做朋友了吧。

  元横戈叹了口气,道:“这么快就查到了,我小看了神捕门的办案能力,还以为你们查案需要十二年呢。”

  卢浩然一惊,是啊,怎么这么快就查到了,袁家已经被灭门,就是已经赎身的下人也没能幸免,那自己的真相又是哪里来的呢?元横戈的语气太过讽刺,十二年前袁将军这样的英雄被杀,还是满门被屠,什么都没查到成为悬案,自己这样的小人物的身世居然能在一天之内调查清楚,真是不容易啊。

  元横戈苦笑道:“知道我身世的人已经都死了,死了十二年了,就算是十二年前也没多少人知道,神捕门真是厉害,连这个都能挖出来,要是当年袁将军灭门案有这样的办案能力,何愁找不到凶手呢。”

  卢浩然本来是质问元横戈来的,但是现在他却在质问自己,元横戈说的很对,为什么会这样?他在神捕门已经二十年了,从未怀疑过,但是今天他却不得不怀疑它重翻旧案的目的真是要让真相昭雪吗?十二年前尚且什么都没查到,以悬案结案,十二年后却突然找到这么多嫌疑人?

  元横戈看的出他的迟疑,叹了口气,自己认识他很多年了,他始终是初见时的那个严肃认真的样子,他知道他不愿意怀疑神捕门,他的父亲就是上一任神捕门门主,因公殉职,朝廷特意赐下‘忠义’二字作为谥号,这是很高的评价,卢浩然一生以他的父亲为豪,以‘忠义’为目标,如今让他怀疑自己的信仰,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但是再那之前你可以先听我讲个故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