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十五章 无奈无奈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220 2017-11-30 18:34:12

  谢太清一个人走在塞北的草原上,元横戈没有同来,天之骄子永远无法想象战争的残酷。他出身豪门,幼承名师,更是少年成名,上天对他格外优待,他过得太安逸,殊不知现世的安稳是多少先人的血肉铸就的。

  落日镇仍然繁华,中原王朝更是醉生梦死,但是蒙古的铁骑已经南渡黄河,歌舞升平又能维持到几时呢。夏日的阳光正好,草原上的青草正盛,当秋风吹过,草木枯萎的时候,无情的马蹄又将掠过层层麦田,享乐的人们似乎忘记去年的惨像,沉浸在这看似和平的氛围内。

  苍茫的草原人迹罕至,天空也是万里无云,偶尔有飞鸟掠过,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它来过,却无人知晓。

  谢太清眯着眼睛看着头上青天,它为什么让自己来到这里?文明的社会生活久了从未没有经历过战争,也根本不敢想象战争的残酷,即使是它经常出现在历史课本上,但是谁又曾真正放在心上呢?

  谢太清也是这么想的,生产力的发展使经济飞速增长,任何一场战争的发生都将是文明与经济的双重倒退,而现代文明更是使国与国之间的界限模糊,好像道家的天下大同,哪里有发生战争的必要呢?

  当自己真正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多可笑。中原王朝占据着大片富饶的土地,尚且自给不足,更何况草原的牧民呢?大雪瑞丰年,这对中原的百姓是吉兆,对草原的牧民确是催命符,没有人想发动战争,没有任何一场战争是不流血的,但是生存面前似乎别无选择,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就像豺狗为什么总和狮子抢食一样,食物是有限的,能抢到就能活下去,就是这么简单。

  谢太清一度想要适应这种环境,这也是自然的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但是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百姓的需求是简单的,但是统治者的需求确是复杂的、丑陋的、无耻的。战争不再是生存的武器,而是满足他们野心的工具,更可怕的是愚昧的顺民,蝼蚁一般活着。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阴山已被鲜血覆盖,草原上白骨累累,黄河水下埋葬了多少英烈,猎猎风声又在为谁哀鸣。

  当自己不在是历史的旁观者时,才知道国家二字的含义,可惜腐朽的中原王朝已经担不起国家的重任,比起抵御外敌它似乎更喜欢清理内政,毕竟战争可一点也没有影响他奢华的生活,多少人哀其不争怒气不幸啊。

  它三百多岁了,从内到外已经彻底腐朽,只留下一堆残骸,不计其数的能人志士曾千方百计的想修补它,但是他们都失败了,外力没有阻止他们变革的决心,但是政治却葬送了他们年轻的生命。

  欲立先破,谁都知道的道理,但是这是建立在几代人的血肉之上的,无奈啊无奈。我们嘲笑他们的愚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却又佩服他们前赴后继的勇气,历史总是如此矛盾,谁又能所得清楚呢。

  谢太清在这里站了整整一个下午了,她也在迷茫,有时候真想找个深山,当个隐士避开这嘈杂的世道,眼不见为净,可是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有办完,正义终将来到,但是她希望自己是执行者。

  谢太清转身离开,毫不留恋,家国天下从来不是一个人能承担的,铮铮铁骑也从来不是一个人能阻挡的,袁将军想的太过天真了,可怕的不是战争,是丑陋的人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