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十四章 都是局中人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884 2017-11-30 18:06:44

  小镇的中午热闹非凡,但是这繁华背后又是多少辛酸。袁啸北已经去世十二年了,中原王朝的大军再也没有渡过黄河,现在更是连天鉴都挡不住蒙古铁骑了,这边塞的繁华,是多少岁银堆出来的虚幻,多少苛捐重税才能填上的窟窿。

  谢太清看着卢浩然远去的背影,她很欣赏卢浩然,可惜他确是朝廷的人,助纣为虐,袁啸北已经死了十二年,却一点关于凶手的线索都没有,真的没有线索吗?那卢浩然关于十二年前的信息是哪里来的?只不过是十二年前的事没有威胁到他们的利益,甚至也是他们希望的结局,真相从来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带来的利益。

  元横戈凝视着谢太清,每个人都是局中人,那她的出现真是偶然吗?

  元横戈道:“你好像对十二年前的事很熟悉,我不记得有对你提起过。”

  谢太清笑道:“这不是秘密,尤其是在蒙古铁骑不断南下的时候,袁将军的故事更是家喻户晓,尤其是在边塞小镇,想不知道都难,对了,像《白首太玄经》这样的传记有很多,只不过没它写得这么细致而已。”

  元横戈道:“都是局中人,每个出现在小镇的人都和十二年前的是有关,任何人的到来都不会没有理由,那你的理由是什么?”

  谢太清道:“哦,那元少侠你的理由呢。”谢太清在说到元这个字的时候特意停顿了一下,元横戈很震惊,仔细打量她,但是她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似乎刚刚的话只是随口一说。她是个奇怪的女人,十二年前她也仅仅只有六七岁,能做什么呢?而且袁家当年确实被灭门,除了袁邦媛,所有尸体的身份都被核实,那她又是谁呢?元横戈想不通,也不想想通,更不想阻止,反正死的人都该死,而且这仅仅是个开始,如果这么快结束了,就没什么精彩的了。

  谢太清毫不在意元横戈的质疑,他怀疑自己,但是谁又能比元横戈自己更可疑呢,相信他很快没有时间怀疑别人了,卢浩然已经盯上他了,想甩掉他可不是个容易的事。

  谢太清问道:“卢浩然去找卫鸿轩了,你觉得他能找到吗?”

  元横戈道:“我猜他肯定能找到,只不过不是活的。”

  谢太清盈盈一笑道:“有些人还是死的比活的更好。”

  尽管元横戈觉得谢太清这话不太好听,但是如果用在某些人身上还是挺合适的,有些人活着其实已经死了,只不过是副臭皮囊而已。

  天色尚早,谢太清看着对查案一点欲望都没有的元横戈,挑眉道:“有兴趣和我一起去找她吗?相信很多人已经看过这本书了,卫鸿轩就是其中之一,去晚了,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元横戈道:“不用去了,刚刚她们已经离开小镇回峨嵋了。”

  谢太清诧异道:“哦,早上不还看见她们,怎么这么快就回去了?卢浩然会放她们走?”

  元横戈道:“当然不可能,她们是偷偷走的,因为峨嵋知道定仪师太已死,通知郭英她们速回去。”

  谢太清挑眉道:“峨嵋远在千里,就是八百里加急来回也得四五天,怎么这么快就知道定仪师太的死因?郭英可不是这么糊涂的人,怎么会没发现其中的问题呢?”

  元横戈感觉到谢太清的怀疑,无辜道:“或许信里的内容让她不得不回去,比如下一任的掌门,郭英这个峨嵋大弟子可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谢太清每次看他笑都觉得像只狡猾的狐狸,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他对人性的洞察,确实没有比峨嵋掌门更吸引郭英的了,她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峨嵋,现在已经出发三个时辰了,再快的马也追不上了,什么地方能比峨嵋更安全呢?李太白说过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或许是这个局破解之前,袁邦媛最好的去处。

  有的时候她很佩服元横戈,显然那封信他早有准备,真是做的一丝不漏。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估计布局者自己也想不到元横戈这个变数,他在这盘局中,却又控制着这盘局的走势。

  谢太清本来还有点担心袁邦媛,毕竟是袁将军的唯一血脉,英雄的事迹总要有人传承衣钵,现在既然她已经很安全,她也对这个案子也没什么兴趣,还有些期望继续这么死下去也挺好的,正义终将来到,可能他的方式不是那么美好。

  她望着楼下嘈杂的人流,对元横戈道:“知道这里为什么叫‘落日镇’吗?”

  元横戈奇怪道:“不是取自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之意吗?”

  谢太清凝视他的眼睛,严肃道:“不,你根本想象不到繁华的小镇十三年前还是一片荒无人烟的草原,据说当年袁将军在此伏击了突力可汗的弟弟,当时的蒙古元帅突日乌,这是中原王朝对阵蒙古汗国数十年取得的最大战绩,战争胜利后朝廷牵民至此,才有了现在的小镇,‘落日’二字也是因此而来。”

  元横戈越听越震惊,他来这里已经六七天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你这是听谁说的,这里的居民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谢太清突然笑了,是啊,当年的大清洗抹掉了好多真相,随着时间的冲刷,谁又记得这些往事呢,人啊都是善忘的动物。

  “有人想要抹掉发生过的痕迹,因为它太耀眼,而悲哀的是,人是善忘的动物,时间久了自然就会遗忘,但是庆幸的是,有些人有些事永远不会被忘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