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十一章 又来一个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2044 2017-11-29 22:55:47

  谢太清道:“就算凶手武功再高,张青阳也不可能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只可能是凶手是他及其熟悉之人,所以他根本没有防范。”

  元横戈道:“还有一种可能,张青**本没有在意这个人,高手往往死于自大。”

  卢浩然也考虑到这个问题,他已经派人去捉拿周广济,张青阳死后,周广济就失踪了,要说和张青阳最熟的非周广济莫属,但是有一个问题,前天夜里自己去找过周广济,他的武功只能算一般,要想杀张青阳,光趁其不备是不够的。

  元横戈仔细观察了一下,也发现周广济不见了,问道:“周广济呢,没人通知他吗?”

  卢浩然道:“案发后我就派人去找他了,但是他不在房间内,据店里的伙计说他昨天晚上戌时的时候出去了一趟,大概是亥时回来的,一脸惊慌的上楼收拾东西退了房间,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元横戈道:“你的意思是他很有可能昨夜来找过张青阳,并且看到了什么,所以慌张的逃跑了?”

  卢浩然瞟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认为是他杀了自己的师傅,然后惊慌之下逃跑了呢?”

  元横戈笑道:“明知故问,你难道不知道周广济几斤几两,再练二十年也不一定能做到。要想知道他有没有杀张青阳还不简单,派人去华山盯着点,如果他回去了,就说明不是他杀得,而且他肯定看见了什么,不然不可能惊慌到跑回华山。”

  卢浩然点点头,转身吩咐下手下,又看了眼元横戈,小声密语了几句。下属明显有些疑惑,惊讶的盯着元横戈,卢浩然给他个眼色,他连忙低下头快步离开。

  元横戈是听到卢浩然和手下交代安排人去华山的事,但是后面的卢浩然突然压低声音,什么也听不到,但是根据手下的神情不难判断和自己有关。元横戈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察觉到了,跟聪明人交朋友就是麻烦。

  卢浩然也不想怀疑元横戈,但是凶手布置的这个局,来的每一个人都和十二年前的事有关,他不相信元横戈只是个局外人。而且,元横戈不是这么爱管闲事的人,从定仪师太的案子起,他就十分上心,他似乎很执着于找到真凶,更奇怪的是昨天他刚刚找过张青阳,张青阳就死了,他完全有一刀杀死张青阳的能力。

  卢浩然的目光太过审视,元横戈有些难受,毕竟谁也不想被朋友怀疑,元横戈不得不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你是知道我的,如果我要杀人,会直接上门的,然后给他一个痛快,江湖可没有命案一说。再者昨天我一直和谢姑娘在一起,分手后就来找你了,也没时间杀他。”

  卢浩然也不想怀疑他,但是还是问谢太清:“你们昨天什么时候分开的。”

  谢太清细想了一下道:“太阳刚刚落山,应该是酉时左右吧。”

  元横戈突然意识到什么,还没开口,就被卢浩然打断。

  “昨夜,你可是亥时才来,中间隔了两个时辰,足够你来回四十里了。”

  元横戈突然觉得自己跳进了一个坑里,怎么也说不清楚,似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自己,难道昨天那人的出现也不是偶然?

  元横戈苦笑道:“昨天看见个人,所以耽误了一下。”

  卢浩然道:“谁。”

  元横戈道:“于鹏泽,武当掌门的关门弟子。”

  卢浩然凝视道:“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你怎么会认识?”

  元横戈道:“我本来不认识的的,但是和谢姑娘分开后正巧看见周广济鬼鬼祟祟的,所以就跟踪他,看见他和一个男的约在酒楼见面,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那个男人身上是武当的剑,我曾经和武当得人交过手,武当的剑比普通的剑更窄,很容易辨认。”

  卢浩然道:“你就根据这个就能判断那个男人就是于鹏泽?”

  卢浩然显然不相信元横戈的话,怀疑的种子一旦中下,就会迅速生根发芽。

  元横戈无奈道:“当然不可能,不过我去问了周广济,起先他是不肯说的,我就威胁他,要将他和武当勾结的事告诉张青阳,他才有些害怕,告诉我的。”

  卢浩然道:“你的意思是周广济背着张青阳和武当有往来?”

  元横戈点点头:“是的,不仅如此,我怀疑武当掌门卫鸿轩很有可能也在这个小镇。”

  卢浩然似乎早有此猜测,卫鸿轩可是与当年的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既然定仪师太和张青阳都来了,那卫鸿轩很有可能也来了,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是第三个,不过他与自己要查的案子有关,得在凶手下手之前找到他。

  卢浩然道:“那你知道卫鸿轩在哪?”

  元横戈摊手道:“当然不知道,周广济告诉我他和于鹏泽都是单线联系,暗号就是他住的客栈对面茶楼的大鼓声,如果有人在唱大鼓,就说明于鹏泽要和他见面。”

  谢太清突然道:“现在还未到辰时,相信张青阳死的消息还未传到镇内,而周广济又是连夜走的,他们又是单线联系,于鹏泽是不知道的,但是他马上会知道张青阳死的事,肯定会约和周广济见面,如果快的话还来得及,或许还能请听到茶楼的大鼓戏。”

  卢浩然显然也想到这一点,他看了眼元横戈,转身离开,希望他和这件事无关。

  元横戈看着卢浩然离开的背影,道:“谢谢你开口帮我解围,被朋友怀疑的感觉真不好受。”

  谢太清道:“卢浩然他已经想到了,只是缺个人给他一个理由离开,你已经被怀疑,这话要是你说,他更不会走了,我开口也不过是给他一个台阶,一个可以顺利离开的台阶,他不想怀疑你。”

  元横戈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他迷茫了,很少有这样的迷茫,他现在身在一个巨大的局内,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自己像是被蛛网困住的猎物,一步也动不了。而且卢浩然已经怀疑自己了,迟早会发现,有些事还是自己说出来更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