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十章 当年的幸存者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2176 2017-11-28 18:43:22

  卢浩然也是聪明人,当然也发现两者的差距,但是现在做什么也无用了,师太的尸体已被火化,根本不可能再让王彦验一次。

  卢浩然道:“凶手既然让仵作张庆来检验尸体,显然他想掩盖地就是定仪师太的死因,但是师太已经火化,再纠结这个问题也没有必要了—”

  “不,这个问题很重要,这或许涉嫌两个凶手,如果他武功已经十分高强,那怎么可能会麻烦的先迷晕定仪师太,再杀她呢,像张青阳一样,一刀毙命不是更好吗?还有定仪师太的房间明显被打扫的太过干净,显然是在善后,她在给真正杀死师太的人善后。”

  元横戈打断卢浩然,他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不然凶手不会麻烦的做这么多事情来掩盖,他总觉得除了在墙上题字的人,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卢浩然也觉得有些道理,种种迹象都表明凶手在替另外一个凶手开脱,那是谁想要杀死定仪师太呢?他在魏静姝个杨如意身上转了又转,恐怕只有当年的幸存者吧。

  卢浩然道:“如果元横戈的猜想是对的话,那估计杀定仪师太的人很有可能是当年的幸存者,刚才郭女侠曾说过,当年师太带回三个孤儿,王邦媛已经死了,那就只剩下两个。”

  他用眼神打量着魏静姝和杨如意,被神捕门的人惦记也不是什么荣幸的是,两人的脸刷的一下白的。郭英也有些着急,师傅已经死了,王师妹被认为是凶手,现在又怀疑另两个师妹,相处十二年她是相信她们的,但是别人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郭英道:“我不知道你们嘴里的那个人是谁,谁也不知道当年师傅带上山的孤儿来历,只有她自己,所以你们这是在盲目猜忌。还有你们可能忘记了,当日王师妹可是亲口说过迷晕了魏师妹,所以根本不可能是她,至于杨师妹,整夜都和我在一间房间,怎么可能去杀人。”

  谢太清真要为郭英鼓掌,看不出来平时木讷的人分析的居然头头是道,不过这并不能打消卢浩然的怀疑。

  谢太清道:“刚才元横戈说的很对,但是他忽略一个人,还是郭女侠提醒了我,王邦媛。那一晚她确实买了迷香,如果真如她所说用在了定仪师太房间,她看着昏迷的定仪师太顺手杀了她呢。墙上的字可能是凶手确实想杀师太,但是发现她已经死了,但是她又做好了这个局,所以留下的呢?”

  郭英觉得王邦媛的嫌疑刚刚洗掉,不想再被人怀疑,就要打断她,但是谢太清却没说完。

  谢太清又道:“别着急,我还没说完,这也仅仅是怀疑,如果仅仅是为了和周广济约会,那只需要迷倒定仪师太就够了,完全没有必要杀了她,所以我更倾向于后一种可能。”

  谢太清慢悠悠的说着,目光扫过众人,魏静姝和杨如意本来听到王邦媛是凶手的时候送了一口气,又听到不是脸色又白了,果然还是个小姑娘,禁不起这么折腾。郭英也不那么激动,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师妹是凶手。至于卢浩然和云横戈,聪明人一点即通,但是也很危险。

  元横戈显然知道她要说什么,这才仔细打量着起谢太清,发现她今天穿了身纯色青衫,没有任何图案,却越发显得她高挑修长。姣好的面容脂粉未施,却白的透光,尤其是在分析案情的时候,更是夺人目光。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美丽而聪慧,同时也很危险,但是他恰恰喜欢这一点。

  谢太清莞尔一笑,继续道:“我更倾向于当晚王邦媛确实迷晕了定仪师太,然后她就去赴约了,凶手来的时候看到昏迷的师太一刀杀了她。”

  如果不是场景不合适,元横戈真要为她鼓掌,不过他有点疑问:“分析的很好,不过凶手为什么要打扫房间呢?”

  谢太清道:“你一定不知道心理学,也可以称之为凶手的心里想法。我猜这肯定是她第一次杀人,我们在定仪师太房间发现的血迹是在床头的,上面正好放着一个叠好的被子,但是被子上的血迹却一点血迹都没有,说明什么?他在定仪师太的房间呆了很久,久到血迹都有些干涸了。凶手是个内心复杂的人,清理现场也仅仅是杀掉仇人后的迷茫。偶然杀人后,凶手一般会马上逃离现场,但是有计划的杀人,凶手在杀完人后会清理干净现场。你们真觉得她没清理张青阳的房间吗?”

  谢太清围着桌子慢慢踱步,手指在桌面上摩擦,元横戈才觉得桌子上好像少了什么,突然盯着桌面道:“少了一个杯子,我和谢姑娘昨日来的时候,桌子上的茶杯是三个,但是现在只有两个!”

  谢太清点点头:“根据地上的血迹,茶杯应该是在张青阳挣扎到桌子旁弄掉的,凶手不是没有打扫房间,而是只打扫了她留下的东西,比如地上这么凌乱,却只有张青阳自己的足迹,根本没有第二个人的。至于迷香,我猜他是故意留下来的,故作疑阵。”

  谢太清说的很慢,但是每一句都敲在元横戈心上,他仔细检查了地面,尽管非常凌乱,确实只有一个足迹。但是他还是觉得哪里说不通,可又说不出来。他皱着眉头凝视着谢太清,尽管自己很欣赏她,但是她的出现太过突然,而且她好像在引导着大家的思路,奇怪的女人。

  卢浩然不想在是不是两个凶手上纠结,两个凶手也只是元横戈的猜测,与其盲目猜测不如仔细现场,找到凶手的纰漏,墙上的诗除了字迹什么线索也没有,尽管他们都知道凶手不会无缘无故在每个现场都留下这首《侠客行》。

  现在奇怪的是房内完好无损,房门也没有被外力打开过得痕迹,很明显是张青阳自己为凶手开的门,显然他是认识他的。

  元横戈道:“这个门很奇怪,昨天我和谢太清来的时候,在村子里打听到,这个房子自从租给张青阳,就在也没见里面的人出来。而且我们昨日来的时候,他也十分谨慎,招招杀机。不过,根据房内布置来看,没有打斗痕迹,和我昨天来的时候看到的一样,除了少个杯子。房门也没有被外力破坏,很有可能是张青阳认识凶手,开门让他进来的,凶手趁他不备一刀将其毙命,张青阳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