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九章 仵作王彦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2057 2017-11-27 20:11:03

  元横戈一进屋也感觉到有些异样,好像和定仪师太的死法一样,但是有些地方却经不起推敲,不过墙上的字迹却如出一辙。

  元横戈问道:“你说你来的时候他的血还没凝住?”

  卢浩然道:“是的,应该是刚死不久。”

  元横戈有些疑惑,定仪师太和青阳剑客都是凶手引到这个小镇的,显然他已经盯着他们很久了,知道他们的行踪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定仪师太死了三天了,张青阳一直都没事,怎么自己刚找过他,他就死了?凶手是怕他透露什么关于身份的信息?

  正想着就看见郭英三人也来了,看到凶案现场十分震惊,再看到墙上的诗更是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凶手不是王邦媛吗,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元横戈道:“是你叫她们来的?”

  卢浩然道:“我是想向她们证实一下我的猜想。”

  他走上前和郭英见过礼后,问道:“定仪师太十二年前下过峨嵋,一个月后才回来,你是她大弟子,你知道她去干什么了吗?”

  郭英神情仍有些悲伤,道:“十二年前,师傅确实曾出门一个月,但是并没有说原因,从那以后师傅再也未下过峨嵋。”

  卢浩然道:“她出门前可有什么异常,或者接到过什么信件?”

  郭英仔细回想了一下,道:“师傅这人清心寡欲,但是那次下山之前却表现的十分兴奋。至于信件,那一阵子确实来过很多封,至于是谁写的,什么内容就不清楚了。”

  峨嵋已经屹立江湖数百年,定仪师太又是掌门,什么能让她如此兴奋,卢浩然有点想不通,但是元横戈却清楚的知道,他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剑,又突然放松,觉得有些可笑,仅仅因为一个江湖传说,就引出这么多贪婪无耻的人,人性的丑恶真是无法用语言描绘。

  卢浩然又问道:“定仪师太回来后有什么异常,为什么十二年不出峨嵋?”

  郭英道:“师傅受了点伤,但是不是很严重。要说有什么异常,可能就是带回来三个孤儿—”

  元横戈打断她:“孤儿?峨嵋招徒十分严格,不是只招武林世家的女子吗?”

  郭英道:“确实如此,所以我才觉得师傅有些反常。”

  卢浩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那三个孤儿是不是都是三岁左右的女童?”

  郭英有些诧异,道:“正是,这次和师傅一起来的也是她们三个。”

  不光卢浩然,元横戈也是一惊,这么说三个人中有一个人很有可能会是当年的幸存者,但是三个人都是孤儿无从考证,而且王邦媛前日已经自杀,如果是她呢?

  元横戈道:“别纠结这个问题了,先找仵作去验验尸体,你不觉得这个现场似乎有些不一样吗?”

  卢浩然道:“是有些不一样,凶手好像知道有人要来,所以没来得及打扫房间,不过墙上的字迹和定仪师太房内的一样。”

  元横戈道:“不是来不及,是根本没想打扫,连顺手打开窗户都来不及吗?定仪师太感染风寒,嗅觉全无,用迷香迷倒她还能说得过去,但是昨天下午看见张青阳的时候,他可不像个病人,而且武功十分高强,想离他十丈之内不被发现根本不可能,更何况迷香的味道有这么大。”

  卢浩然道:“所以你怀疑是有人用迷香扰乱我们的视线?”

  元横戈点点头,如果真是这样,那凶手的武功必然十分可怕,青阳剑客的武功,昨日自己已经领教过,绝对是一流的高手,能将他一刀毙命,当今武林也不超过十个人。

  卢浩然虽然觉得元横戈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也仅仅是他的猜想,现在急需要仵作验明尸体的死因。

  这时,谢太清和几个捕快,带着一个发须皆白的上了年纪的男人进来,他背了一个和张庆一样的箱子。卢浩然显然和他很熟,给大家介绍道:“这位是王彦王先生,当年在大理寺担任过仵作。”

  元横戈有些奇怪谢太清的到来:“怎么,消息已经传到镇里了吗?”

  谢太清道:“这倒没有,只不过早上正好遇见形色匆匆的捕快,多问了一句,才知道这出事了,猜测可能是张青阳,然后又找伙计问了一下,他告诉我你寅时就被一个穿飞鱼服的男子叫走了,我更加肯定是张青阳出事,所以过来看看,毕竟昨天他可是傲慢的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我。”

  元横戈忍不住笑出声,尽管知道这是命案现场,可是他就是想笑,真是一个小心眼的女人,不过张青阳确实不怎么让人喜欢。

  谢太清正打算去看现场,却看见郭英她们,有些疑惑:“峨嵋怎么也在这?”

  元横戈道:“叫她们过来询问点事情,凶案现场也出现了那首《侠客行》。”不知道为什么,元横戈向她隐瞒了十二年前的事,这个女人太聪明,聪明的可怕,让人产生危机感,尽管他不想怀疑她。

  谢太清没有再问,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郭英三人一会,就去看现场,果然和定仪师太的死很像,不过张青阳的面目却格外扭曲。

  王彦已经检查完尸体,道:“伤痕长一寸二,宽度均匀,凶器可能是剑也可能是刀,不能确定。死者瞳孔放大,面目狰狞,是在清醒状态下毙命的。此时正值盛夏,气温较高,死者的血液尚未完全凝结,尸体尚有余温,还未出现尸僵,估计死亡时间不超过三个时辰,应该在昨夜亥时左右。”

  谢太清听完王彦的分析,不得不说给定仪师太尸检的张庆连他师傅十分之一都没学到,不愧是在大理寺供职过得。

  元横戈也想到了张庆,突然脸色一变,问郭英:“师太的尸体呢?”

  郭英被问的有点莫名其妙:“天气太热,又距峨嵋太远,所以昨天已经火化了,准备今日带师傅的骨灰回四川。”

  果然啊,那天张庆的到来根本不是偶然,是凶手要借这个没出师的仵作掩盖什么真相,而真相就在定仪师太的尸体上,这或许也是他选择昨夜才杀张青阳的原因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