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七章 果然是他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2021 2017-11-26 22:08:25

  还未走近,就闻到浓烈的花香,村子近在眼前。村里基本都是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的人,来了一个外人,对于这个小村子来说可是个天大的新闻,元横戈一打听就找到了这里,可是房门紧闭。

  谢太清正要敲门,元横戈拦着了她,道:“周广济肯定已经来过了,相信他将今早发生的事也告诉了他,贸然敲门只会打草精神。”说完向谢太清使个眼色,两人沿着围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翻了进去。

  农家的院落很小,住人的也只有一间房屋,很好找到,两人轻足点地,跃上屋顶,向猫一样灵活,并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屋内的人显然武功十分高强,才刚落到屋顶,就听见屋内拔剑的声音,两人立马跃起,刚刚的地方赫然穿出一把长剑。

  既然已经被发现也没有隐藏的必要了,元横戈带着谢太清落地一掌推开门,迎面就见一把长剑刺来,那剑来的又快又狠,似有万千杀气,显然他们的到来使屋主十分忌惮。

  但是更快的是元横戈的剑,谢太清第一次看见他的剑出鞘,剑身有些厚重,是把普通的长剑,但是却以千军不挡之势径自劈去,一剑斩落迎面而来的所有攻势。

  元横戈收起剑看着捂着手的中年男子,道:“青阳剑客果然名不虚传。”

  中年男子正是青阳剑客张青阳,如果不是地上被击落的剑,和他手上的伤口,真让人以为这是在夸赞张青阳。

  张青阳的脸色十分难看,华山剑宗久负盛名,而他更是成名已久,自视甚高,却被人一剑击落,这简直是剑客的耻辱,捂着伤口,一时难以接受。

  谢太清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张青阳,尽管已经年近半百,却依稀可见年轻时候的英俊,可惜污浊的眼睛真是个败笔,更不要提那浮肿的眼袋,还是那个恶心的模样。

  元横戈很有耐心,一直在等待,毕竟前辈没说话,晚辈怎么好开口,他似乎不记得刚刚落了前辈面子这件事,华山真是个爱面子的门派。

  长久的寂静和审视,让张青阳率先忍不住了,真是和周广济一个脾气,不,应该是周广济真是他的好徒弟。他知道面前的男人就是元横戈,没想到布置的如此周详还是让他找到这里,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剑如此之快,快的让人可怕。

  对了,他的剑!张青阳立马被它吸引了注意,一扫刚才的颓色与阴郁,目光灼灼的盯着元横戈的剑,确是一把剑身略长的剑,但是也仅仅如此。

  张青阳脸色一变,道:“这是你的剑?”

  元横戈不置可否,觉得他问的莫名其妙,剑客的剑就是生命,从不离手。

  张青阳脸色有些难看,就是这样一把普通的剑刚刚扫落了青阳剑客二十年的威名,他反复的观察那把剑,真的仅仅是把普通的剑,难道它根本不是它?

  张青阳的目光太炙热,元横戈觉得自己的剑被侮辱了,刷的一声入鞘。他显然没时间看张青阳丰富的表情,他更想知道真相,但是他一开口,却变了味道。

  “不知道张前辈怎么会在这里,真是没想到啊!这么个小村子居然还住着华山剑宗宗主,真是巧啊!”

  谢太清真庆幸自己不是张青阳,不然看着他那张嬉笑的脸真要被气死了,踩着人家的房顶,打落剑客的剑,现在还站在这里堂而皇之的问为什么,真是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张青阳的脸色铁青,哼了一声。

  “能让‘中州一剑’路过的可不是小村子!”

  谢太清实在不想浪费时间听他们扯皮,但是张青阳眼里根本没她这个人,或者是他眼里根本没有女人,即使她站在这里很久了,却没有得到一个眼神。

  她用眼神示意元横戈快点询问,别浪费时间。他们显然低估了张青阳,虽然他态度不怎么友善,但是回答却严丝合缝,没有任何破绽,元横戈不可能将用在周广济那一套用在他身上,首先华山剑宗久负盛名的武林大派,其次张青阳本身也是成名已久的江湖前辈,而且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他的,所以问不出什么也是意料之中的。

  元横戈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也有些心理准备,他本来也没打算从张青阳身上找到什么线索,毕竟人家的岁数可不是白长的。正要告辞的时候,张青阳却提出一个无理的要求:“等等,刚才元少侠的一剑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如此快的剑,元少侠真是剑术奇才,我平时爱剑如痴,所以想提一个无理的要求,不知道可否借少侠的剑观赏一番呢?”

  张青阳确实聪明,这番话说的很有讲究,也很让人开心,谢太清觉得如果是自己是不会拒绝的,显然元横戈也这么想。

  张青阳似乎真的在仔细欣赏剑,一寸寸的抚摸,神情严肃,手还有些颤动,但是渐渐的他的脸色铁青,又反复的观察,甚至还敲了敲剑柄,最后强笑着将剑还回。

  回去的路上,谢太清问他:“剑客的剑这么随意吗?我可记得昨日你对峨嵋可不是这个态度。”

  元横戈无所谓的说:“剑者,兵也,利器,无非就是个工具,他既然想看我就给他看了,至于峨嵋吗,我不想给她们看,因为实在是群没有礼貌的小姑娘。”

  谢太清觉得他没有一句实话,昨天自己可是很有礼貌的,可是结果也是一样的。

  谢太清道:“说正经的,你发现了什么。”

  元横戈道:“他很在意我的剑,我给他的时候,他确实也很激动,但是还回来的时候却有些失望。”

  谢太清道:“这么说他也在找一把剑,一把剑身略长的剑,显然你的剑不是。”

  元横戈道:“我以为我的剑就是世间最厉害的兵器,显然他们不这么认为。”

  谢太清道:“人心都是贪婪的,都想要世间最好的,但是什么是做好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