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六章 丁香花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743 2017-11-25 22:05:17

  他也在这个小镇,但是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所以只有跟着周广济才能找到他。周广济虽然是个傲慢的人,但是他很敏觉,两人跟着他穿过大半个小镇,走了无数蜿蜒的小巷,但是还是让他跑了。

  看着大街上无数个身着白衣,束着玉簪的男子,两人就知道今天是不可能找到他了,看样子他肯定也在这个小镇,布局的如此周详。

  谢太清似乎早已预料了这个结局:“看来卢浩然的到来吓到他了,下次能告诉你的朋友不要穿飞鱼服,带绣春刀吗?今天不要想再找到周广济了。”

  元横戈显然也很无奈,但是他不得不承认,神捕门的这身行头还是挺帅的,要是自己估计也不舍得脱下来。

  上午的小镇格外的热闹,大街上人来人往,看着那么多白衣青年,元横戈道:“先去周广济的房间看看,或许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两人回到云来客栈,偷偷地摸近了周广济的房间,他爱穿白衣,但是真是个邋遢的男人,房间内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味,床上和衣柜里放着乱七八糟的脏衣服,被子更是一团的摊在床上,桌子上还放着不知道多久了的茶水,颜色已经深黑。

  谢太清捂着鼻子,真不敢想象,这样的环境,周广济居然还能穿的人模狗样的。元横戈倒是不是很在意,男人的房间什么样,还有比男人更清楚的嘛。不过这样的房间也有他的好处,会有更多的线索残留。

  谢太清不太想翻男人的床,更不想翻他的脏衣服,她实在是下不去手,只能观察这个房间。前天下过雨,房间的地面上都是泥土干涸的痕迹,很脏,这可和师太的房间一点也不一样,看样子师太真是不他杀得,估计他去自首都没人信,但是除了泥土似乎还有别的东西。

  谢太清俯下身仔细观察,像是什么花的花瓣,但是被踩烂已经看不出来,元横戈也看到了,蹲下身捡起来闻了闻。

  “丁香花的味道很浓,几天也不会消散。”

  谢太清也上前闻了闻,确实是有丁香花花香,尽管已经好几天,但是香气还和浓郁。

  谢太清道:“就算是有丁香花,但是这个范围也太大了,这个小镇虽小,不知道有多少地方有。而且也不能确定是在哪里踩到的,万一仅仅是在路过的路上呢?”

  元横戈道:“我来了四天,这个小镇是没有丁香花的,但是我来的时候在镇口的村子见过一片丁香花,你再闻闻周广济的衣服。”

  谢太清有些嫌弃,但还是拿起来嗅了嗅,刺鼻的汗臭味,但是若有若无的有些香气。谢太清抬头道:“这个衣服不知道几天了,汗臭味十分重,但是仍然能道闻到淡淡的丁香花味道,看样子他没少在那停留。”

  元横戈就是欣赏谢太清这一点,足够聪明,美人虽好,但是聪明的美人却让人着迷,元横戈此时真是越看越觉得谢太清迷人,尤其是她那双永远亮闪闪的眼睛,充满了智慧的光芒,真是想让人沉浸其中。

  谢太清似乎也注意到他的目光有些不一样,有点炙热,烧的她不自然,微微侧身避过他的目光。

  元横戈无所谓的笑了笑,真是个浪子,没有丝毫的不自然,好像刚才的炙热目光和他没有关系。

  元横戈调笑道:“好了,不逗你了,跟我走吧,去的早说不定还有新发现。”

  镇外的村子里,村口的丁香花开的正好,浓郁的花香飘满了整个村子。这里的民风朴实,家家不闭户,此时阳光正好,门口坐满了闲谈的妇人,但是有一户却有些奇怪。

  张大婶看着对面紧闭的大门,对同村的姐妹道:“你说老王将房子卖给什么人了,这都好几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也没看人进去出来,要不是昨晚听到点声音,还真以为没人呢!”

  前门坐了好几个村妇,周广济只能悄悄的走到后门,观察了一下没人,才偷偷地进去。

  屋内,一中年男子在焦虑的踱步,尽管他已经上了年纪,但是仍然能看出来他年轻时候的英俊模样,可惜却长了一双污浊的眼睛,眼底还有些青黑。

  他将自己关在房内一整夜,他在害怕。他不确定定仪师太的死是不是和十二年前的事有关,尽管周广济告诉他,凶手是王邦媛,但是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会杀自己的师傅呢?他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当当当”

  “谁!”

  “是我,周广济。”

  “你来干什么,不是让你这几天不要来的吗,没有被人跟踪吧?”

  “安排的十分周密,肯定不会被人跟踪”

  “那你来干什么!”

  “早上元横戈来找我—”

  “元横戈!他找你干什么?没让他发现什么吧?”

  “您放心,我一字未提,他找我是为了定仪师太的案子。”

  “还有呢?你不会就为了这事来找我吧。”

  “我看到了元横戈的剑,好像正是您要找的那把!”

  “真的?好好好!那你马上派人跟踪他,据说他是个很聪明的人,既然他已经注意你了,最近就不要来这里找我,下去吧。”

  待周广济走远,中年男子突然哈哈大笑:“十二年了,他终于是我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