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四章 谁是凶手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921 2017-11-23 16:38:42

  元横戈看着神情颓然的王邦媛,很奇怪什么话能击溃这个骄纵跋扈的女人,但是他没来得及问就被打断。

  如果说王邦媛刚刚只是有些失态,现在却是彻底疯癫,一个人在那傻傻的笑着:“是的,你说的对,我和周师兄是互相喜欢,我曾幻想能让所有人都知道,可是绝不是在这种时候、这种场景!”

  郭英却道:“不可能,师妹你从未下过山,怎么会认识周广济?”

  王邦媛似乎封闭了自己,什么也不看不听,扶着旁边的桌子慢慢站起来,擦了擦眼眶的泪水,整了整仪容,看着师太的尸体,静静地有些深情。

  突然她冲过去拽住师太的衣领使劲摇晃,吓坏了所有了,然而她的话更让人觉得她已经疯了。

  “都是你害了我,为什么阻止我和周师兄,为什么!是啊,我从未是下过山,从未体会过人伦情感,去年周师兄上山送信,我才知道峨嵋生活是多么无趣。你知道十二年未下过峨嵋山是什么感觉吗?我本来以为周师兄的出现是我的曙光,可是师傅却掐灭了它,撵他下山,并再也不许他出现在峨嵋!”

  王邦媛的脸已经扭曲,面目狰狞:“周师兄走后,我也请求师傅出山历练,可是被拒绝了,好不容易这次能下山,昨日偶遇周师兄,才悄悄说了两句话,就被师傅发现,责令我不仅阻止我与华山派的人联系,还派魏静姝这走狗监视我!”

  她恶狠狠的盯着魏静姝:“为什么昨夜没连你一起杀了!”

  在场的人具是一惊,魏静姝更是瑟瑟发抖,郭英马上呵斥她,不许胡说八道,她根本不相信王邦媛会杀师傅,她刚要帮她辩解。

  “你们不就想听我承认吗,我现在就承认啊,是我用迷香迷晕魏静姝,然后再迷晕师傅一刀杀了她,是我杀的,凶手就是我!”

  她已经彻底疯了,丝毫不在意说了什么,拿出刀对众人挥舞:“你看,就是这把刀。”

  郭英连忙拦着她,不让她伤到别人,可是谁也没想到,刀居然划破了她自己的喉咙。元横戈连忙上前点住几处大穴,可惜王邦媛抱着必死的决心,那一刀又长又深,已经割破了喉咙,血根本止不住。王邦媛一直狰狞的表情终于和缓,丝毫不在意颈上的伤痕,费劲的在衣袖里摸索,是一个并蹄莲的荷包,可惜并没有绣完。她用沾满血的手将荷包递给郭英,嘴里费劲的想说话,可惜破裂的喉咙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郭英死死握住王邦媛的手,尽管血已经冰凉,却仍然不肯放弃,一日之内失去两个亲人,谁能不悲痛。

  卢浩然似乎不在乎破没破案,只是问郭英:“周广济为什么去峨嵋?”可惜郭英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他又询问其他峨嵋弟子,他对这事很执着。魏静姝道:“我们也不太清楚,只是听王,王师姐说,说华山张青阳前辈相约师傅一见,但是师傅不仅拒绝,还撵走了周广济。”

  “‘青阳剑客’张青阳?”

  魏静姝点点头。元横戈显然有些疑惑,卢浩然的关注点有些奇怪,他好像在查定仪师太和张青阳,不过神捕门的规定,向来是不许向任何人透露案情,所以他也没打算问。

  他问谢太清:“你和王邦媛说了什么?你真觉得她是凶手?”

  谢太清不在乎的耸耸肩:“也没什么,她都说自己是凶手了,难道还不是?你可以去她身上和房间搜搜,我相信会找到迷香的,当然,别忘记闻闻被子。”

  捕快果然从王邦媛房间发现了用了一半的迷香,元横戈也确认被子上的气味确实是迷香,可是他仍然觉得这件事情来的太过突然,结束的又太过简单,而且定仪师太为什么会跪着,王邦媛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他顺着师太跪着的方向望去,是一面墙,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一幅画,一幅将军出塞图。元横戈离近了看,真的很普通的,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尤其是出现在边塞小镇,这画很应景。但是元横戈始终觉得哪里怪怪的,他仔细回想刚刚进去的两个房间,刚才好像遗漏了什么。突然抓住伙计问:“这画是客栈挂上去的吗?”

  卢浩然也一直在打量这幅将军出塞图,将军,莫非跟他有关?他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可能是案件催的太紧,知情人又偶然死亡,压力太大,从进入这个小镇开始,自己的神经就蹦成一条直线。

  伙计显然也有些疑惑,连连摇头,明明客人入住的时候就只有一片白墙,怎么会有画呢。

  元横戈一把掀起画卷,果然墙上多了些东西。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一手飞白十分潇洒,尽管出现在凶案现场极有可能是凶手留下来的,但是元横戈也忍不住为它喝彩,及其洒脱,或许李太白当年也不过如此吧。

  谢太清道:“李白的《侠客行》,但是只截取了最后两句。”

  卢浩然仔细摸着那副画,显然他还在找那封信,他的心思根本没放在案情上面。官府更是以尽快抓到“凶手”为首任,至于凶手是谁又能怎么样呢?至于魏静姝和杨如意,长期处于王邦媛的欺凌下,她是凶手这件事似乎已经被她们欣然接受。唯一伤心的,可能只有郭英了。

  谢太清道:“元横戈,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残酷,何必执着那么多呢?抓到真凶又怎么样,你觉得谁会在乎这些?看看他们吧,他们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是他来的三天内的第四场命案,前三场他并不关心,但是这场他却异常执着,与他平时洒脱的性格不符,他很在意定仪师太的死因,也很想知道凶手是谁。

  “如果王邦媛不是凶手,那什么可以让一个女人甘心为她认罪,不惜付出生命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