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三章 可疑之人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2257 2017-11-23 16:37:42

  元横戈也有些疑惑:“但是被子上确实是迷香的味道,至于为什么师太没有闻到,这就要问问峨嵋女侠们,师太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元横戈一直观察峨嵋众人,她们表情都十分悲痛,但是唯独一人例外,她在惊慌,尤其是提到迷香的时候,更是不自觉的握紧了手里的刀,她在害怕。

  郭英道:“师傅很多年未下峨嵋了,这次从四川来到漠北,一时难以适应有些感染风寒,已经好几天闻不到气味了。”

  沉默了许久的卢浩然突然问道:“定仪师太为什么来落日镇?”

  郭英道:“师傅没有提过,我只知道一个月前师傅接到封信,然后就决定前往落日镇。”

  元横戈道:“那你们为什么会动我的剑?也是师太吩咐的吗?”

  郭英有些不太自然,神情闪烁,看了眼已经去世的师傅,道:“确实是师傅吩咐的,她让我们找一把剑,一把剑身略长的剑。”

  元横戈问道:“为什么?”

  郭英道:“师傅没说。”

  元横戈看着卢浩然,他丝毫不关系他们的对话,他在找东西,那封信。他的到来肯定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和他无关,元横戈有些欣慰,毕竟谁也不想被朋友调查。

  谢太清对卢浩然格外的感兴趣,或者说是对他调查的案子格外感兴趣,她问元横戈:“你觉得他能找到那封信吗?”

  元横戈道:“看看这一尘不染的房间,你是凶手会让他找到吗?”

  谢太清问道:“你怎么知道是送信的人杀了师太?别太武断,有时候结局往往出人意料。”

  元横戈不置可否,继续问郭英:“师太感染风寒这事除了你们还有谁知道?”

  郭英听了半天也知道怎么回事,看了看身后的师妹们道:“师傅这次是秘密出行,连峨嵋其他人都不知道,来小镇后更是乔装打扮,根本不可能会有人知道。”

  元横戈道:“你的意思是只有你们四个知道师太鼻子闻不到气味的?”

  郭英面色艰难的点了点头,似乎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元横戈这才认真的打量起她们,没有穿峨嵋服饰,却清一色的白衣,除了郭英,其他三人大概都十五六岁。看的出来师太的死对他们打击很大,但是有人却表现的有些奇怪。

  元横戈指着郭英身后的那个表情奇怪的女子问:“这位是?”

  那是个圆脸有些秀气的女子,本来就有几分惊慌,被指名后更是吓得刀都没拿住,桄榔一声掉了下来,顿时吸引了所有目光。

  郭英疑惑的看着她,不禁有些怀疑:“这是我师妹,王邦媛,昨夜她与魏静姝师妹住在一间房里。”

  提到魏静姝,王邦媛似乎抓到根稻草,立马道:“对!昨夜我与魏静姝在一起,从来没离开过房间,从来没有!”边说边一把拉过旁边一个清秀的女子,还嚷嚷的不信可以问她。

  谢太清看着王邦媛,觉得她有些太过惊慌,已经到了癫狂的地步,她肯定隐瞒了什么。小声的对元横戈说:“如果是她杀了师太,就说明她有迷香,你问魏静姝也没用,我猜她昨夜肯定沉睡到天亮。”

  果然,魏静姝说昨夜入睡后一直到天明才醒。元横戈问她睡觉前可有闻到什么气味,她看了眼王邦媛,显然她有些惧怕,但是还是支支吾吾的说有闻到些香气,以为是客栈的熏香也就没在意。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王邦媛,她更惊慌了,一口咬定,昨夜自己根本没有出门,什么熏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这时另外一个峨嵋弟子好像有话要说,但是犹犹豫豫,郭英也发现了:“杨师妹,有什么话说罢。”

  她有些胆怯,小声的说:“昨夜子时左右,我,我看见王师姐鬼鬼祟祟的出门,因为当时着急上厕所,所以也没在意。。。。。”声音越来越小。

  王邦媛大叫着打断她,飞扑过来,恶狠狠的瞪着她:“杨如意说话要小心,当心闪到舌头,你大概睡迷糊看花眼了吧!”

  杨如意似乎也很惧怕她,立马安静不再说话,再问什么也只是说可能昨夜睡得太迷糊,真看花眼了。看样子王邦媛已经在两人心中积威已久,两人都很惧怕,根本不可能再套出任何话来。她显然也知道这一点,顿时放轻松,还有些得意。看着王邦媛那得意的嘴脸,元横戈有些无可奈何,毕竟只有证据是不够的,还要有证词。没有目击证人就只能让王邦媛自己承认,显然这更不可能,场面有些僵持,谢太清看出他的难处,道:“想知道她昨夜到底出没出门很简单,这个屋子即使开窗通风也没有消散被子上的迷香,那她和魏静姝的房间里的迷香味应该也在。可是就算她出门了又怎么样?现在问题是杀一个人是需要理由的,没有任何一场谋杀没有动机,我想不到她有什么理由是自己的师傅。”元横戈听完这番话仔细打量起来谢太清,不仅是个漂亮的女人,更是个聪明的女人。

  王邦媛刚听到前半句的时候还有紧张,听到后边就像抓住救命稻草,嘴里不停地念到:“对!我没理由杀自己的师傅,而且师傅对我最好,师姐,师姐你快证明啊,我没有理由杀人,完全没有!”

  郭英刚要帮王邦媛辩解,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变,有些怀疑的看着她,道:“师傅平时是对她很好,不过昨日下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她被师傅叫进房间,然后发生激烈争吵,我们在隔壁都听见了,最后结果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王邦媛脸色有些难看,不复之前的得意。元横戈问道:“知道因为什么事争吵吗?”

  郭英仔细回想了一下道:“具体什么是不知道,但是听到师傅提到一个人名,周广济。”

  “周广济?是华山那个周广济?”卢浩然没有找到那封信,也在他意料之中,但是周广济这个名字却有些出乎意料,让他更加警惕,他难道也在这个小镇?

  “是他,昨日在客栈偶遇,他与王师妹说了一会话,我还在好奇他怎么会在这里,就被师傅发现。”郭英陈述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王邦媛本来就难看的脸色更加灰败,她真不是个善于伪装的人,在场的人都发现了这一点。

  谢太清突然问道:“你和周广济什么关系?情人是吧,昨天下午的争吵也是因为定仪师太反对你们私下见面吧,你说你没有理由杀害自己的师傅,但是如果她阻止你与周广济来往呢?这个理由够充分吗?或者人真不是你杀得,但是昨天见面你和他说了什么,说了定仪师太感染风寒的事了吧,所以他也是知道的,我说的对吗?”

  谢太清步步紧逼,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王邦媛的脸上渐渐没了血色,身体也有些摇摇欲坠。然而谢太清并没有放过她,附在她耳旁小声的说了一句话,这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身体再也承受不住,轰然倒塌,整个人就那么痴痴傻傻的跌坐在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