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第二章 诡异尸体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671 2017-11-21 22:10:47

  谢太清无奈的看着旁边的元横戈,明明是他说没有兴趣的,不过显然他的腿比他的嘴更诚实。哪里都不缺看热闹的人,两人好不容易拨开人群,却什么也看不见,就被两个身着官服的人拦下。谢太清只能在门口观望,没想看看到几个老熟人—刚才茶楼的峨嵋女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惊讶,感觉这事好像和元横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还未来得及示意元横戈离开就被四把刀拦住了去路,刀身修长,却寒光隐隐—峨嵋秀刀,显然她们也发现了他,更不幸的是她们和谢太清想到一块去了。元横戈很讨厌别人的刀架在自己身前,相信任何一个高手都不会喜欢,他的剑正在叫嚣,他的手已将握上了剑柄。

  “你怎么在这里。”是那个飞鱼服,绣春刀的男子,离近才发现居然是个及其俊俏的年轻男子,可惜板着张脸。这边的气氛太过紧张,想不注意都很难。

  元横戈好像和他很熟,松开握剑的手,道:“这话应该我问你。神捕门什么时候也来小镇查案了?”

  神捕门!顿时现场有些惊慌,神捕门出现的地方可没什么好事。

  男子道:“正好在这查案,碰巧有人报案说峨嵋掌门定仪师太被人杀了。”

  元横戈显然不相信他的话—神捕门可不是爱管闲事的衙门。不过,他没有兴趣继续追问,因为峨嵋的刀虽然已经收起,但是态度可不怎么友好,眼神的寒光可不比刀好到哪去,元横戈无奈道:“虽然我很喜欢被女人注视,但是太炽热也有点消受不起啊。”边说边摊手向男子求助。

  峨嵋素来清修,哪里受过这等嬉戏,又加之掌门刚刚被杀,顿时怒不可揭,手紧紧握住刀,恨不得砍死元横戈,但是又忌惮神捕门的人,只能咬牙忍耐。

  那男子也不看元横戈,只是对峨嵋众人拱手道:“在下神捕门卢浩然,这位是我的朋友,元横戈。”

  “你就是‘中州一剑’元横戈?”为首的峨嵋女子虽但没有放松反而更紧张起来。

  元横戈也很无奈,世界上最难的是就是自己证明是自己,而且他也没有兴趣去证明。

  卢浩然正在为这个案子着急,元横戈的到来让他看见了希望,他丝毫不怀疑元横戈,要是他想杀人,一定会在墙上留下“杀人者元横戈”,再说他也没有理由去杀一个十二年未下山的师太。

  元横戈就这么在峨嵋众人的怒视中走进了房间,附带谢太清,总不好把一个专门来看热闹的小姑娘仍在门外吧。

  元横戈一进房间就发现了定仪师太,实在是她太醒目—面墙而跪。她的神态很安详,面目和蔼,身上也很干净,没有血迹和伤痕,只有颈上的剑痕。屋内异常的整洁,昨日下过雨,但是地面没有脚印。元横戈弯腰抹了一把地面,很干净,连灰尘都没有。但是与这整齐不符的是大敞四开的窗户,每一扇窗户都是开着的。元横戈走到窗边抹了一把,同样是干干净净,他立马走到隔壁房间推开窗户,那上面是一层厚厚的灰,他有些疑惑。

  谢太清一进屋就闻到了血腥味,虽然很淡很淡。她沿着味道来到床前,一把掀起床头整齐叠好的被子,一大滩血迹赫然入目,已经完全干涸。谢太清若有所思的继续闻着,可惜除了血腥味别的气味太淡,她看了眼被子,鬼使神差的拿起来闻了闻—香味更浓。

  卢浩然拉过元横戈,微抬下巴向谢太清方向点了点:“我是相信你的,但是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元横戈笑笑:“你是指谢太清,杀人需要理由,更需要武功,你觉得她符合哪样?比起盲目猜忌,不如先让仵作来验验尸体。”

  卢浩然这时候才想起来少了个人,对旁边的手下道:“王彦怎么没来?”

  手下连忙道:“早已派人去清了,按说现在也应该到了。”

  卢浩然正要说话,就被匆忙赶来的青年打断,那人行色匆匆的赶来,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气喘吁吁道:“小人,小人仵作张庆,王仵作是小人的师傅,今天身体不适,实在来不了,所以才派小人来的。”

  卢浩然向手下验明了张庆身份,才让他去接触尸体,他本来就是个很谨慎得的人,尤其是死的是定仪师太,他总觉得事情不是偶然,他对每个人每件事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一刻钟后,张庆开口道:“死者应该是在昨夜子时死亡的,致命伤是脖上的刀伤,一刀毙命,其余并未发现伤痕,也为发现中毒现象。”

  郭英,那个为首的峨嵋弟子有些不可置信道:“不可能,我师傅武功早已登峰造极,谁能令她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一刀毙命!”她越来越觉得元横戈可疑,除了他谁能做到?

  元横戈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列为嫌疑人,他也在疑惑,定仪师太虽然武功不算顶级高手,但是成名已久,也是武林一流高手,怎么会被人一刀毙命呢?

  谢太清道:“你们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卢浩然道:“血腥味,很淡的血腥味。”

  谢太清道:“除了血腥味,还有别的味道。”

  她指了指被子,元横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大步走上前,抓起被子放到鼻子下面,果然。

  元横戈道:“凶手将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昨夜刚刚下过雨,但是地面不仅没有泥土,连灰尘都没有,细致到这种地步,为什么唯独没有关上窗户呢?原因是窗户根本就是凶手打开的,我刚才去隔壁房间检查了窗台,上面积满了厚厚的灰尘,显然是客栈伙计偷懒从来不打扫,但是师太房间内的窗台确实十分干净,连一丝灰尘都没有。我刚才还在疑惑,凶手为什么这么做?谢姑娘提醒了我,气味,凶手在掩饰什么气味,可是房间的气味很容易消散,但是附着在衣服被子上的气味却仍然残留。”

  卢浩然道:“你是说迷香?凶手用迷香迷晕了师太,然后将她杀死?”

  元横戈点点头,但是谢太清却有些疑惑:“迷香对付些宵小之辈有用,但是以师太的武功修为,不可能闻不到迷香的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