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11-21上架
  • 5366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边塞小镇

山河同悲剑 山河同悲 1611 2017-11-16 20:44:22

  落日镇是个边陲小镇,取自王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大漠千里,黄沙漫漫,这是去往草原的必经之路,终年热闹非凡,聚集着天南海北的游客,商旅以及亡命之徒,谁出现在这里似乎都不会感到意外。

  黄昏的小镇更是一片嘈杂,沿街的叫卖声,纷乱的行路人,卖笑的青楼女。繁华喧嚣的大街上,却站着一女子,大约十七八岁,身材高挑,肌肤雪白,穿着一身青花烟雨长裙,满头乌发只由一直桃花簪松松的挽起,就是这么柔弱的美貌女子,却拿着一把长剑,与她清雅的衣着不符的是那镶满各色宝石的剑鞘,估计又是哪个怀揣江湖梦的深闺女子。

  元横戈已经在楼上看了她许久,毕竟年轻美貌的女子谁不喜欢呢。尤其这阳光正好,洒下一片柔光,美的仿佛一幅美人图,当然,前提是忽略嘈杂的背景。

  谢太清迷茫的站在人海中,似乎这嘈杂的环境与她无关,她望着匆匆的行人,一站就是许久,殊不知她已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

  耳边传来声响,逆着阳光微微抬头,看见对面茶楼上的男人在向她招手,许是阳光太过耀眼,没有看清男子的样貌,但是她看见了那人桌上的长剑,比普通剑身略长。

  待上楼才知道,不是阳光太盛,而是那比阳光还耀眼的笑容。他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谢太清很自然的坐了下来。

  元横戈看着她坐下,很是开心,笑道:“我姓元,元横戈。”

  谢太清微微一愣,道:“你就是‘中州一剑’元横戈?”

  元横戈似乎很爱笑,道:“原来我这么有名啊。”

  谢太清这才仔细打量着面前的男子,青衣布衫,没戴头巾,只束了一条白色的发带,怎么看都是很普通的一个男人,但是他的眼睛却特别的清亮,总是充满着笑意,让人不敢相信这就是据说能一剑劈开中州的元横戈。

  元横戈任她打量,很是坦然,丝毫没有窘态。

  谢太清突然笑了,道:“‘天兵下北荒,胡马欲南饮。横戈从百战,直为衔君恩。’你不应该叫中州一剑,或许塞北一剑更适合你。”

  元横戈很诧异,道“你也喜欢李白?”

  谢太清道“生而游侠,行者无疆。谁不喜欢呢?”

  元横戈道“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作为朋友,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谢太清道“‘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先期汗漫九骇上,愿接卢敖游太清。’谢太清,我的名字。”

  元横戈仔细的就看着她,疑惑道:“我们是不是见过,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

  “你是因为这个邀请我?是不是对每个女人你都说过这样的话?见没见过又有什么关系,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吗?”谢太清举起茶杯,以茶代酒,一饮而尽,并挑眉看着他的酒杯。

  元横戈正待拿起酒杯,突然间,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五个穿着青衣束着发冠的女子走来,先是打量一圈,好像在找什么。可能这里没有她们要找的东西,正要走的时候,为首的女子突然盯着元横戈放在桌上的剑,然后走到跟前问道:“这是你的剑?”

  元横戈道:“是我的。”

  女子道:“我能看看嘛?”

  元横戈道:“不可以。”

  女子有些诧异,仔细打量他,也许是元横戈外表太过纯良无害,她竟然自行去拿剑。她出手很快,眼看着就要拿到剑,但是另外一只手更快。

  元横戈隔开她的手道:“我的剑只有死人才能看,你确定要看?”

  女子思索了一会,道:“敢问阁下是?”

  元横戈没说话,只是对着谢太清抬了抬酒杯,然后一饮而尽。虽然不熟,但是谢太清知道,他在生气。显然女子也意识到这点,看了看元横戈,又看了看剑,恨恨地离去。

  她们的到来并没有给元横戈带来任何困扰,也丝毫没有打搅他的好兴致,好像这样的闹剧每天都在发生。

  谢太清道:“你的剑很重要?”

  元横戈道:“难道你没看出来?”

  谢太清:“那作为朋友,我可以看看嘛?”

  元横戈打量着她,笑道:“那作为朋友,明年的今天我会想念你的。”

  虽然他还在笑,但是谢太清却感觉一阵凉意,盯着他的笑脸才发现什么叫笑里藏刀,他并没有骗人。连忙转开话题,问道:“刚才那群人是谁?为什么想看你的剑?应该不会和我一样好奇吧?”

  元横戈道:“虽然她们穿着常衫,但是手里拿的是峨嵋长刀。”

  谢太清道:“峨嵋?他们不是用刀吗?怎么她们是想以后改用剑了吧?”

  元横戈抚摸着酒杯,不在意道:“这谁知道,不过总有些无聊的人,喜欢做些无聊的事。”

  谢太清看着他,他也在看着她。他的眼睛太过明亮,谢太清感觉自己被看穿一样,这是个危险的男人,虽然他到现在还在笑。谢太清假装喝茶,试图挡住这摄人的目光。

  突然,对面楼传来一声尖叫,接着就一个伙计模样的人跌跌撞撞的跑出来,神情惊慌的拉着掌柜。

  “快!快报官!楼上死人了!”

  这样的事似乎每天都在小镇发生,掌柜一点不见惊慌,反而训斥新来的伙计—死人没吓到他,反而被活人吓到。然后不慌不忙的安抚着客人们。

  谢太清看着品茶的元横戈,丝毫不受外面的尖叫与嘈杂声的影响。

  “不出去看看吗?”

  “我来了三天,对面换了三个伙计,死了四个江湖人,这是今天的第二个。”

  “哦。”

  谢太清听他说完,也没了什么兴趣,江湖哪里没有死人。虽然人没去,但是心思早已不在了。楼下还是来时的热闹场景,只不过对面客栈已经堵得水泄不通—哪里都不缺看热闹的人,显然谢太清也是俗人。

  “我过去看看。”

  元横戈笑了笑,没有说话,做了个请的姿态,没有同行的意思。谢太清拿起她那镶满宝石的剑,正要离开,看到对面已经来了一群身着官府的衙役,其中一个很奇怪—飞鱼服、绣春刀!元横戈显然也看到了,他终于收起脸上的笑意,严肃起来:“他怎么在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