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凤纸成婚

0255:楚稀

凤纸成婚 观刈麦 2010 2019-03-15 07:10:00

  要是毒龙知道齐轩的身世,也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变得很有趣,那孩子本来就讨厌坏人,现在被人劫走,说不定有多恨这些人的猖狂。

  虽然底牌不在手里不好利用,可这一个多月的努力也不是白费的,现在的齐轩可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孩子。

  也不知道毒龙能不能制得住这样的儿子,那可是唯一的儿子。

  “袁少校说什么呢!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我只是想跟那孩子认识认识,怎么搞得我好像绑架了他一样。”

  老鼠这么多年,总算做了一件让他开心的事了,也不知道那个小家伙能不能让这些正义的人妥协,毕竟玩个军花可比普通人好多了。

  “你卑鄙,小轩是无辜的。”想到那个一心期盼找到父亲的孩子,她就心疼,要是不遇上她,可能他还在慢慢寻找。

  生活虽然艰苦,但有目标,他是快乐的。

  “我卑鄙,那各位就不卑鄙了,要知道我刚刚遇上袁少校时,袁少校还是一个美艳女郎,这摇身一变就成了少校,还真让人不习惯。”

  “袁敏,我们走。”凌骁冷冷的开口,既然人已经被劫走,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啧啧······凌师长可真是绝情,军人不都是为人民服务的,这么小的孩子不见了,也不见凌师长找找,要是被那些相信军人的人民知道,可得对军部产生怀疑了。”

  “现在这绑架犯可是猖狂的很,那些给赎金都可能会撕票,也不知道那孩子还能不能见明天的太阳。”

  毒龙一脸怜悯,可眼中的恶意却让众人知道,他就是故意的。

  袁敏急的快哭了,跟齐轩相处这么久,她也是有感情的。

  “老大,我们想办法救救小轩吧!他还是个孩子。”

  对于袁敏的哀求凌骁无动于衷,人家孩子的父亲都不着急,他们急什么。

  “喂,老鼠啊!听说现在的孩子大都有缺陷,你身边的是不是也应该有啊?”

  亲眼看着毒龙接通电话,亲耳听到毒龙让人对齐轩下手,袁敏再也忍不住了。

  她是个军人,她得服从命令,但她更是个女人,对于那个把她当亲人的孩子,她舍不得放弃。

  她是人民解放军,所以也要对自己的这身军装负责。

  “老大,我一定要救小轩。”

  凌骁冷眼看着她,仿佛在不满袁敏多管闲事。

  毒龙笑了,打开免提,齐轩的闷哼声就传来。

  不得不说这个孩子很坚强,要是别的小孩被踹上一脚,这会儿早痛到地上打滚了。

  凌骁听了也蹙起眉头,看向毒龙的眼神带着怜悯,看来这人是不想好过了,连亲生儿子都敢惹。

  这时凌骁也忘了,人家毒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要是知道,他不当小祖宗一样供起来就不错了,那里还敢动半根寒毛。

  只可惜,毒龙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在他不知不觉中,唯一的儿子以后把他恨透了。

  贩毒不说,连个孩子都不放过,这跟他理想中的父亲完全不靠边。

  察觉到凌骁的眼神,毒龙狠厉的道:“老鼠,断他一根手指。”

  看来,他完全理解错凌骁的意思了,还以为凌骁是看不起他。

  袁敏放声大叫:“不要,孩子是无辜的,你对我们有意见,直接动手就是,何必折磨一个孩子。”

  “先生,砍哪只?”老鼠笑问,听到有女人的声音,他还能不知道毒龙是为了什么。

  “大拇指吧!这个手指头可是最好用的。”

  毒龙笑看袁敏,眼神却是不是瞄凌骁几眼。

  “你到底要怎样,小轩还是个孩子,没手指,你叫他怎么跟人相处。”

  小孩子之间的差距大,会被人当成异类。

  小轩是个可怜的孩子,要是没了手指,他会变得自卑。

  毒龙笑了,他就是要让袁敏急,不然怎么失去理智。

  只可惜凌骁太过冷静,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事情的结果会给他一个重击。

  可想到那个孩子现在被老鼠掌控,这边的警力跟军队也走了,凌骁跟袁敏根本就没这个能力再次把人调来。

  “我要你……跟我走,怎么样?一对一交换。”

  袁敏看了眼无动于衷的凌骁,正准备答应,就见凌骁把她拉到身后。

  “有种你就砍。”

  毒龙阴狠一笑,他最讨厌有人无视他了。

  “老鼠”

  “反正楚稀已经死了,这孩子没爹没妈的。”

  “住手”毒龙一声大喝,不仅把袁敏给吓到了,就连电话那头的老鼠手里的刀都差点掉到自己脚上。

  老鼠是什么人,马屁精一个,人精得很,自然不会冲动到真的砍了齐轩的手指,毕竟毒龙看上了袁敏,要是以后秋后算账,倒霉的可就是他了。

  本想再给齐轩来一脚,挫挫这小屁孩的锐气,没想到会被毒龙给吓到。

  那把刀是他用来吓唬齐轩的,因为这孩子眼神太坚定,让他觉得不来点狠招不行。

  然而,老鼠不知道,就因为他的精明,救了他一命,只是以后的生活水深火热。

  打了自家少主,这个罪可不小,要是厉害的毒龙也不敢太过,但老鼠那外强中干的,分分钟就收拾他。

  毒龙掏了掏耳朵,眼神更冷了,他这辈子最讨厌有人在他面前提楚楚,因为他们的嘴太脏。

  他的楚楚是最纯洁最美的女孩,怎么能被这些人提起。

  “你说什么?”

  凌骁淡笑,嘲弄的道:“我说那孩子没爹没妈怎么了,不是要动手吗?”

  这事袁敏也发现了不对,老大刚刚好像提了小轩妈妈的名字。

  楚稀,很美的名字,却没有一个美好的人生。

  想到齐轩还被毒龙的人抓着,她顿时说道:“小轩的妈妈叫楚稀,你认识?”

  认真的打量毒龙,突然袁敏就发现,她觉得齐轩像的某个人已经找到了,而且近在眼前。

  想到齐轩的话,想到齐轩有可能是毒龙的儿子,袁敏不敢想,也不敢确定毒龙知道后会不会疯。

  毒龙抓住心里的重点,“楚稀,楚汉的楚,稀有的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