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拯救炮灰计划

第七章 小学生的爱情7、8

快穿:拯救炮灰计划 子轩暮幽 1361 2017-11-11 11:30:00

  张祺请顾暮幽吃了顿好的,顾暮幽也没跟他客气。

  对于一个吃货,整天吃泡面真是难受。

  要不是知道那对父母可能会在18岁后就不管委托者了,怕委托者上大学没钱,顾暮幽也不至于帮委托者省钱。

  吃了几天的泡面,都快淡出鸟来了,又不会做饭。

  看得出顾暮幽好像很久没吃过饭的样子,张祺小心翼翼的问道:“师父,你要不要以后都来我家吃饭吧?”

  顾暮幽一顿,蹭饭?好像不错,厚着脸皮点了点头,反正脸是什么她顾暮幽从来就没有过。

  张祺倒是显得很开心,这代表他跟师父更亲密了嘛。

  吃完饭,顾暮幽就开始教张祺怎么搏击,在这之前要跟他说说规矩。

  “第一,没有我允许,别碰我,不然就不像刚刚那样扔得那么轻了。第二,我很多事情做,要空出宝贵时间教你,是很不值得的买卖,所以周末麻烦把我家卫生搞一遍。第三,学武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如果你坚持不下去,我一定不会留你,马上滚蛋。”

  顾暮幽就是想吓吓面前的少年,让他能够知难而退,要是还敢坚持,她就让他后悔,嘿嘿嘿。

  顾暮幽怎么也没想面前这位少年简直就是脑残粉。

  师父冷漠无情的样子好酷啊!

  师父的气势好强啊!

  师父答应好好教我了!

  师父居然肯让我跑她家里去玩!

  “宿主,我觉得他好像没在怕的样子诶。”系统能看得到张祺的一举一动,内心对这个家伙鄙视到极点,哼,一点骨气都没有。

  顾暮幽皱了皱眉,看着张祺兴奋的样子,有些想法突然不是很想实行了。

  也就是一个半大的少年,算了算了,好好教他,但也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就当帮委托者报仇吧。

  下午放学,顾暮幽带张祺到学校后方的操场,把张祺当人肉沙包一样的打。

  张祺一次又一次的摔倒在地上,扬起一片尘土,却一遍又一遍的爬了起来。

  “起来,学着躲开我的攻击。”顾暮幽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张祺被打多了,摸清了顾暮幽打人的轨道,开始学会躲了,后面渐渐能跟顾暮幽过几招,也就几招而已,后面被打得累趴在地上,满身都是泥土。

  偏偏他笑的特别灿烂,好像得到了什么宝贝一样,跟着顾暮幽回家。

  一路上被人像看傻子一样他也不介意,今天师父夸他了,说他不错呢!

  顾暮幽去药店买了跌打药,给了张祺。

  “回去好好上药。”

  还是冷淡的语气,可是张祺却听出关切【哪里有啊!分明就是怕你不耐打,不敢来了。】

  感动红了眼眶,把眼泪又憋了回去,他现在可是学武之人,好男儿流血不流泪!

  张祺带着顾暮幽回家,奶奶都惊呆了。

  我孙子为啥一身泥,还带小姑娘回家?这么早就学会早恋了吗?

  我孙子为啥傻呵呵的对着小姑娘笑啊喂!孙子诶,你可不能傻了啊!

  “奶奶,这是我同学周煦冬,她帮我补习功课呢!家里没人做饭,她来我们家吃顿便饭。”张祺说完扭头对顾暮幽说,“师父,你坐一下,就当自己家,我去洗澡。”

  顾暮幽点了点头,礼貌的对张祺的奶奶问了好。

  奶奶还是懵的,哦~帮孙子补课啊?看来是个学霸,嗯!打好关系。

  奶奶亲切的摸着顾暮幽的手,说麻烦她啦,让她多教教她孙子,这个孙子啊从小就皮,谁的话都不听,成绩差的一塌糊涂,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

  顾暮幽一直保持微笑,时不时应和着,对待老人家她一向很有耐心,看得出来张祺家人还是不错的,就不知道为什么这孩子长着长着就歪了。

  像现在这个时期,人们的思想还是很单纯的,带女同学回家复习这时候十分正常的事情,谁也不会想到小学生也会早恋吧?

  事实啪啪啪打脸……不仅早恋,还会玩心计,哇,简直牛到不行。

  这个世界进步太快,许多人没反应过来就发现世界变了,适应起来也是很难受的。

  晚上六点,顾暮幽在张祺家吃了顿好的,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啊,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了,张祺家的佣人做饭真好吃。

  吃人嘴软,顾暮幽也在张祺他奶奶的目光下,用心的辅导张祺做作业。

  你问顾暮幽的作业呢?那时候老师都喜欢布置练习题,顾暮幽早就把所有科目的练习本全部填满了,简直不要太轻松。

  张祺看着练习题的题目头都大了,顾暮幽教的很好,通俗易懂,委托者有一副好嗓子,朗诵起来的声音十分清脆好听,给人一种很舒服的听觉体验。

  张祺去上厕所了,只留下顾暮幽在房间里。

  张祺的弟弟在房间里眨巴着眼,然后屁颠屁颠的给顾暮幽打水去。

  看着才到自己腰间的小屁孩,顾暮幽怜爱的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了谢,张祺弟弟更欢了,说赶紧喝水吧。

  顾暮幽闻了闻手中的杯子,一股奇怪的味道飘了出来,再看看水质有些浑浊,顾暮幽微笑。

  好嘛,小屁孩,算计到姐姐头上来了。

  “姐姐不渴,你很乖,给你喝吧。”顾暮幽不容拒绝的把杯子直接塞回给张祺弟弟,笑的十分温柔。

  张祺弟弟吞了吞口水,他可不敢喝,这水可是马桶里的。

  小屁孩就把水再次递给顾暮幽,顾暮幽不接,笑嘻嘻的抓住小屁孩拿着杯子的爪子,然后对准他的嘴猛地一灌。

  小屁孩冷不丁的被灌了一大口马桶水,楞了一下眼泪都出来了。

  “哇!奶奶她欺负我!”小屁孩一屁股墩坐在地上撒泼,哭声大的整个房子都听到了。

  “哎呀我的乖孙,怎么啦?”奶奶闻声而来,看着哭得十分凄凉的孙子,心疼的抱起了他,地上还有水和破碎的杯子。

  张祺也上完厕所回来了,一脸懵比的看着撒泼的弟弟。

  才上个厕所,这个恶魔弟弟又闯祸了?

  糟了!忘记提醒师父要提防一下弟弟了!

  “奶奶,呜呜呜呜呜……她欺负我啊!拿水泼我!”张祺弟弟指着顾暮幽,一边说话一边在跺脚。

  顾暮幽抱着手,好笑的看着张祺弟弟,对门口的张祺挑了挑眉。

  还不快点把你笨蛋弟弟拉出去,丢死人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敢哭。

  是是是,小的马上拉走他。

  张祺马上意会到顾暮幽的意思,走到弟弟面前,毫不留情的揭穿他:“又想整蛊别人了吧,还敢恶人先告状。”

  弟弟哭着的声音停下来了,十分委屈的看着奶奶。

  哼,你说的话没用,奶奶信我就够了,整过那么多次人从来没有失败过,这次居然被一个丑八怪欺负了,不依!我不依!

  “周同学啊,怎么回事啊?”奶奶虽然心疼孙子,但也不是个不明事理的,毕竟没有无缘无故的冲突嘛。

  “奶奶,弟弟给我倒了一杯水,我不渴没喝,喂了弟弟喝了,然后他就哭了。”顾暮幽无辜的眨着眼,一副我不知道为啥他就哭了呀,关我啥事嘛。

  “张昊!你是不是又把马桶水递给我同学喝了?”张祺气的火冒三丈啊,每次他带同学回家都会被这臭小子拿马桶水忽悠了。

  太久没带同学回家了,他都差点忘记了这个捣蛋鬼有多坑爹,啊呸,坑哥。

  “呜呜呜呜……奶奶!哥哥凶我!”张昊委屈巴巴,赶紧躲在奶奶身后。

  哥哥好凶,以前都是笑嘻嘻的骂了就算了,怎么这次那么凶啊,哼,哥哥不爱我了。

  奶奶尴尬的笑着,拉着小孙子就往门外走。

  这小孙子整人的事情奶奶还是十分了解的。

  走走走,别打扰你哥哥补习,成绩不好你负责吗?

  可是……奶奶……

  奶什么奶!作业做了没,不做完别看电视了,再说电视都没得看!

  扭头对着顾暮幽歉意的笑着。

  周同学,好好教张祺,这小孩子不懂事别跟他计较哈!

  顾暮幽笑笑,说我会好好教张祺的。

  张昊那个委屈啊,还是乖乖做作业了。

  房间只剩下顾暮幽和张祺,顾暮幽也没说什么,让张祺赶紧做作业。

  张祺感动的稀里哗啦,师父居然不怪我,呜呜呜呜……好感动!

  张祺还是很聪明的,很快在顾暮幽的教导下就做完了今天的作业,可是语文作业是要求他背诵课文,张祺头都大了,顾暮幽说错一个字就弹一次他的额头,不一会张祺的额头都红了,还隐隐约约有包鼓起来的样子。

  最后张祺顽强的活了下来,啊呸,把课文背了下来,泪眼婆娑的告别了今天的辅导。

  师父再见~师父太可怕了!

  等顾暮幽回到家已经九点多了,查询了下家里的座机,并没有未接电话。

  果然,对这对父母不能抱希望了,心里传来苦涩感,是委托者的感受。

  “你也不用太伤心,所有人都是生离死别的,你就当他们提前挂了吧。”顾暮幽不会安慰人,说了一句耿直的话,把委托者气得够呛。

  那可是我爸妈!!!!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行行行,你老大你说了算,洗澡睡觉,不跟你瞎比比。

  顾暮幽没有感情观,从小到大都没有,所以她体会不了委托者对亲情的需求。

  一觉到天亮,继续上学。

  顾暮幽在班级里的表现越来越出彩了,虽然还是一样话少,但是每次回答题目都十分准确,有时候比老师讲解的还要好,老师们是越看越满意呀,十分关注顾暮幽的一举一动。

  许晴晴一直想使绊子,却每次都被顾暮幽躲了过去,气得她直跺脚,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顾暮幽:就喜欢看你想整我,却无可奈何的样子。

  时间过得飞快,暑假到了。

  老师布置了一个叫开心暑假的练习册,让同学做完。

  开心暑假,哼,一点也不开心好吧!

  顾暮幽还是日常帮张祺补课,教他搏击,去他家蹭饭吃,一个暑假下来也没花什么钱,周家父母期间打过一次电话,问够不够钱花,然后也没有过问什么了。

  张昊还是一如既往的想整顾暮幽,时不时买一条假小蛇啊,一个蟑螂啊,冷不丁的放在顾暮幽背上。

  他认为小女生就怕这个,至少他们班的女孩子每次见到蟑螂都哭的稀里哗啦的。

  顾暮幽很淡定的把东西拍下肩膀,还把蟑螂直接一弹,就刚好飞到张昊那张看戏的小脸上,张昊被吓一跳,差点没给吓死,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以后再也不敢找顾暮幽的茬了。

  顾暮幽耸耸肩,我还想弹他嘴里呢,呀!打偏了,这么不禁吓,怂货。

  张昊:呜呜呜呜呜……女魔头啊,什么都不怕是女孩子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