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战神女将:魔帝相杀

议事(1)

战神女将:魔帝相杀 曦槭 1439 2018-01-13 17:49:38

  听闻后的魔天陌只是眉稍微微一皱,撂下一句:“等一会儿江凌晨会来,你先安排一下他。“便关了门将秋千离关闭在门外。

  很怪很怪,秋千离没有在叨扰魔天陌,而是乖乖地下楼去等江凌晨了。魔天陌不知被他忽略的这一点点怪异会让他们以后出现个大麻烦。

  魔天陌缓缓地走到床边,看着苍羽那张雌雄难辨的脸,轻轻磨戳着。垂下眸子轻语:“你到底是谁?这分明是魔協(xie)咒。以最尊贵的魔族之魂为引咒子,以魅泧(xue)草为辅魔魂才成之咒。此为无解,只有喂之魔血才可缓解。“

  断断续续的解释落入了箫炻的耳中,魔天陌明知箫炻在门外却还是说了出来,因为他本就是说给箫炻听得。

  箫炻也知道魔天陌是说给自己听得,开口微哑的声音掀起:“我不会告诉秋掌柜的,请公子放心。“

  没有回答,只剩一片沉寂。箫炻再开口:“箫炻先退下了。“说完便身形一闪便不见了。箫炻是真的走了。

  整个五楼只剩魔天陌与苍羽两人。

  一楼大厅内

  “哟!谁呀?敢在我悦漀楼撒野,不想活了吗?“娇怒的声音响起,很显然是秋千离的声音。

  “秋千离,苍羽在哪儿?“原本坐在凳子上的江凌晨一下子蹦了起来,指着秋千离吼道。

  这时一袭紫衣的筽云冲进悦漀楼,几道紫火绕着筽云旋转。筽云脸上带着几分妖娆的忧愁,内心深处万分无奈,我真是欠他们的了!筽云越想越怄气,冲着秋千离便道:

  “秋千离,苍羽死那去了!“

  如此泼辣的语气像个怨妇一般,看得来悦漀楼吃饭喝酒的人咂舌不已。

  客人甲:“这是第三拨来悦漀楼挑衅的人了吧!这悦漀楼也太好欺负了吧!如果是我恐怕早给暴走了!“

  客人乙:“这可不一定!说不定这些人悦漀楼都惹不起,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先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客人丙:“呵!还有悦漀楼惹不起的人,就连娄帝这悦漀楼都不放在眼里,怎么可能是害怕!“一脸尖酸刻薄的客人丙不屑的说。

  “好啦!不要吵了。你们安静一点行不行,还有我父王被谁甩了脸面关你们何事多嘴多舌。“娄姣苡(yi)不满的瞪了对面的人一眼。

  “是是是,我们闭嘴闭嘴,姣苡公主不要生气。“

  这几位刚把娄姣苡给安抚好,秋千离这边就差点打起来了。

  “呵!你谁呀!苍羽是你想见就见的,真把自己当根葱了!真是好笑!“秋千离翘起兰花指指着筽云讥讽。

  被秋千离刺激到的筽云也懒得和秋千离拌嘴,简单的一挥手,几团紫火便飞向秋千离,秋千离因为得意过头闪躲不及一身粉玄色的袍子被烧了好几个拳头般大小的洞。显得狼狈不堪。

  在秋千离刚想发火的时候江凌晨跳了出来对筽云和秋千离道:“消气消气。都是一路人打打杀杀伤自己元气干什么?“因为江凌晨的劝阻,两人暂时停战了。

  一刻钟后筽云和江凌晨被秋千离带到了四楼的信棐(fei)阁去。

  “喂!江小子那风骚货是谁?敢跟爷叫板,嫌自己命长阿!“坐在筽云身旁的江凌晨苦哈哈的看了筽云一眼。

  “这是秋掌柜!是悦漀楼的主持者。“听了这句话筽云一脸我知道的点了点头,还顺了一句:

  “哦!明白明白就是个替苍羽那小子看门的,怪不得这么狂吠!“明里暗里骂秋千离是条狗。

  “你开心就好,这事儿和我可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来找苍羽的。“江凌晨一听脸色一变急忙对筽云摇手道。

  “你怕屁,那风骚货找来了我教训,又不要你动手。“筽云对于江凌晨不想惹事的态度很不齿的回了一句,还爆粗了。

  江凌晨垂了垂眸子煞有介事的回了一句:“对呀!有你们在谁都不敢惹我!“但言外之意是'离了你们,我什么也不是'。

  但是筽云一乐呼过头没细想就高兴的回了一句:“那是当然!你不看看是谁!“但当筽云发现江凌晨是因为自己今天的一句话变得可怕不已时,他自己都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当然这都是后事了。

  一颗阴暗的种子渐渐的在江凌晨的心中生了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