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深爱你之何须道理

第四十二章 跟二哥回家

深爱你之何须道理 苏紫榴莲 4352 2019-04-16 03:10:39

  我没有说话。

  二哥接着说“后来你出现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景云他这么温柔的去看过别人,他眼里的笑,眼里的温柔和爱意,都只对你一个人,连向天私下都对我说,从前冷酷无情的陈景云如今已经有了软肋,而这个软肋就是你。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景云他看大伯大伯母的眼神就变了,我观察过他,他是真的想把何家当自己的家,想把大伯大伯母当自己的父母。月儿,其实一个人爱不爱你,别人说了不算,自己是心里最清楚的,就像你以前对我说,你在你前夫身上从来就没有感觉到他爱过你,所以景云他到底爱不爱你,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

  是啊!他和我在一起时,他眼里真的全部是我,可是那又怎么样?他接近我的初衷却是想伤害何家。

  “二哥,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要不这样,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不管它,如果他真的爱你,而你也不想放弃他,那就过段时间在去找他,这段时间就当惩罚他。如果时间长了,你觉得并没有那么爱他,或者你能放下他,那到时候就彻底分手,好不好?”

  “何泽,你对月儿说这些话做什么?陈景云伤害她伤害的还不够深吗?他们既然已经分手了,那就是分手了!没有以后,更没有原谅!”何飞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看着二哥,眼神冷冷的说。

  二哥站起来,看着他,说“大哥,月儿已经够伤心了,难道你还要一再的在她身上捅刀子吗?”

  “痛苦一时也比痛苦一生好,时间会治好一切,月儿,跟我回家!”他一边说一边朝我们走过来。

  二哥走到我面前挡住我。

  “她不止是你的妹妹,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妹妹,景云也好,你也好,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将来她无论选择谁,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二哥冷冷的说。

  “我是你大哥,你居然帮一个外人?”

  “你当然是我大哥,是整个陈家未来的希望,可是月儿她不是孩子,她知道自己的心意,如果将来她选择的人是你,我们所有人都会真心祝福你们,但是,如今她爱的人不是你!”

  “如果陈景云不出现,她早就已经和我在一起了!”何飞突然大声的说,他的眼神好可怕,我从来不知道温润如玉的他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人,这个人还是二哥。

  “可是你没有早点表明你的心意,是你自己优柔寡断,你怪不了景云,你要怪就怪自己!大哥,你是我大哥,如果月儿爱的人是你,所有人都会很高兴,大伯大伯母更高兴,可惜她爱的人不是你,是陈景云,你在她眼里是哥哥,你让她怎么选择你?”二哥大声的说。

  “不会的,只是时间的问题,我愿意等月儿,愿意等你忘了他,我爱你,月儿,我每次看到你和景云在一起,我心里就像要发狂一样,我心痛的要死,可是我能怎么办?那个时候我想过跟你表白,可是突然出了那个事,我不能,你在梦里喊他的名字,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吗?而我却只能接受,月儿,是我先认识的你,我本来很早就想表白的,但是我害怕,我怕你拒绝,怕打乱我们现在的关系,所以我只能等,我希望你能看到我对你的感情,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爱上了他。不过没关系月儿,你们现在已经分手,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我可以等,等你忘了他,等你接受我……”

  “哥,我从来就只拿你当我亲哥,我对你没有任何兄妹以外的感情。”我站起来看着他说。

  既然他已经把话都说出来了,那我也不能逃避了,有些话必须一次说清楚。

  “月儿,我知道你现在还忘不了景云,所以才会这么说,等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我比他爱你。”

  “哥,你别说了,我们永远不可能,就算我以后不和景云和好,我和你之间,永远都只有亲情,永远!”

  “好了,月儿,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你身体不好,我们回家吧!”他走上来想拉我,我马上躲在二哥身后,二哥伸手拦着他。

  “你想做什么?”何飞眼神冰冷的看着二哥,眼里的怒气像要吞噬二哥。

  “大哥,最近这段时间,月儿就跟我回家,我爸妈会照顾她的,我也会在家陪着她,你们都需要冷静。”

  “不行,月儿今天必须跟我回家!”

  “哥,我不回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我说。

  “月儿,你这是要躲着我吗?”

  “是,等你想清楚了,等我心情好了再回去。”我直接说。

  “月儿,跟我回去好不好?”

  “大哥,月儿回何家以后还没有去我们家住过,我爸妈一直都说要接月儿回去住几天,她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如果我是你,我就会给时间让月儿自己想清楚,你这样勉强她,她不会开心,她这段时间是怎么样过来的,你比我清楚,你自己去想,你是想让他跟你回去,继续每天躺在床上不言不语吗?别跟我说你有办法,你要是有办法让他忘了景云,她不会半个月就瘦的不成人样,你如果爱她,心疼她,请尊重她的决定。”

  “你为什么这么维护景云,就因为他从小没有亲身父母吗?那我呢?”

  “大哥,你说的什么话,你在何家这么多年,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地位吗?难道不知道在何家,你就是大伯大伯母的亲生儿子吗?你这句话如果让他们知道,你可知道该多伤他们心?”

  二哥说完,大哥的眼神一下子就暗淡起来,然后说“对不起!刚刚是我说错了话,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看,我知道你们也是。”

  “大哥,在我们心里,你就是我们亲大哥,可是月儿也是我们亲妹妹,我从来不想伤害任何人,如果有一天有人要害你,我愿意为你去死,这是身为何家男人必须做的,也是身为弟弟该做的事,但是月儿她从小就不在我们身边,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你也好,陈景云也好,都不行,如果等月儿想清楚了,她一定要分手,我也不会让陈景云一直纠缠她!”

  “好!这是你说的,既然月儿想出去冷静一段时间,那就去你那,你替我照顾好她,等过段时间,她心情好了,我亲自去把她接回来。”

  “好!”二哥说完,抱着我的肩膀,说“月儿,我们走!”

  “嗯!”

  我们没有回去,而是直接开车来到二叔家,二哥说他让人回去给我拿一套衣服回来,今天我先好好休息,明天他带我去逛街买衣服。

  回到二叔家,二婶看着我就哭,说我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看到二婶这样,我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二叔气的在旁边一个劲的骂景云,还被二哥说了一顿。

  之后二哥带着我去看爷爷,我拉着爷爷的手,告诉他我来了,可是爷爷不说话,就是看着窗外。

  看到爷爷这样,我心里更加难受了,二哥马上就抱着我出去,说不能让我在这影响爷爷休息。

  晚饭的时候二哥说知道我喜欢吃很辣的火锅,于是让厨房专门做了一个川味的火锅。

  看着二叔二婶,还有二哥极力想让我开心的样子,我心里就特别温暖和感动,虽然没有胃口,但是我还是尽力的多吃一点。

  吃完饭,二哥带着我去花园走路。

  “二哥,今天谢谢你!”我挽着二哥的手说。

  “傻妹妹,跟哥还客气什么?”他看着我,宠溺的笑着说。

  “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大哥他对我……”

  “哎,其实除了你和宁远,我们所有人早就看出来了,从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看到大哥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大伯和大伯母也知道,刚开始大家都还很开心,特别是大伯母,她还跟我们开玩笑说,如果你也喜欢大哥的话,那就皆大欢喜了,但是没想到你爱的人是景云。虽然我们开始都希望你和大哥在一起,不过看到景云那么爱你,你也那么爱他,我们也就没有那个想法了,毕竟你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说起景云,我的心又开始疼了。

  “二哥,你觉得景云他是真的爱我吗?”

  “月儿,他爱不爱你,你比我们心里都清楚,是,景云他的确不对,但是易地而处,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在陈家……假如我是他,我也未必不会这样。虽然大哥也不是我们的亲生哥哥,可怎么说他也姓何,我们身上流着同一个祖先的血,他在何家从来没有人把他当外人,虽然按照族规他是不能继承何家未来掌门人的,但是大家一致认为以他的能力和人品,将来何氏也会越来越好,所以他在何家其实过得很幸福。景云不一样,他五岁就失去了父母,那个时候四大家族还面临内乱,他虽然有亲生的叔叔,但是那些人只想他死,好让自己当陈家的掌门人,如果不是其他三大家族的人庇护,景云早就死了。他父母去世后不久,景云就被陈家人故意扔在树林里,那时候还不到六岁,树林里有狼狗,有野猪,你不能想象,五岁的他承受了什么,幸好陈伯伯发现的早,找了大伯帮忙,三大家族的人几乎全部出动,找到景云的时候,他爬在树上,树下的野猪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他也快要掉下来了,也许在晚来五分钟就成了野猪的食物。七岁的时候有人在他每日的饭菜中下水银,水银不会让人一下子就死,它会让人的身体慢慢熬垮,幸好陈伯伯是一个特别小心的人,他发现景云越来越嗜睡,眼神也越来越暗淡,才偷偷带去医院检查,这才知道已经中毒一个月了,还好的是下毒的人怕被人发现,每次的剂量很小,不然后果也难以预料,这样的事太多了,景云十岁的时候,大伯就联合向天的父亲,宁远的父亲,还有四大家族的长辈们一起去陈氏,硬是逼着他的叔叔们交出掌门人印鉴,然后由三大家族各自派出一个人共同接管陈氏的业务,并且带走了景云,从此由何家照顾,直到景云十八岁,我们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他已经能够独立完成任务,并且不输于他父亲的行事,在三大家族共同的帮助下,他回到陈氏,并接管陈氏所有的事情,成为名副其实的陈氏掌门人。月儿,你虽然从小不在何家长大,但是你养父母都很爱你,疼你,你从小无忧无虑的生活,所以你不能体会他的心情。他从十岁开始,就每天和大哥,向天,宁远还有我接受训练,你看过军事纪录片吗?我们接受的训练比你在电视上看到的还要残酷百倍,我们每天要学习语言,野外生存和格斗还有枪法,我们十五岁那年还被关在一个笼子里,面对的是一只成年的狮子,而我们没有任何的武器,最后我们五个合力将那头狮子打死。没有办法,身为四大家族的孩子,我们必须接受训练,这样才能更好的守护四大家族,每一次训练完我们都可以靠在父母的肩膀上撒娇,可是景云没有,我们都知道他心里有心结,可是谁都不能怪他。月儿,不管将来你和他结局如何,都不要怨他,换做是我们,未必有他做的好。”

  我早已泪流满面,心里疼的就像快要死掉一样,我不知道景云他受了这么多苦,不知道,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他的痛苦,他的童年,但是光听二哥这么说,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当年的痛苦和无助。

  二哥给我擦了擦眼泪,继续说“所有人都在给他时间,让他走出心结,我们甚至都想过有可能他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但是没想到,你一出现,他就变了。他变的温暖,不在整天冷冰冰,他看你的时候,眼里都是光,从他失去父母后,我们都没有在见他笑过,但是有了你,他整个人都温暖起来了,看大伯大伯母的眼神也开始温柔了。那一次你当众向他表白,把他高兴的像吃了糖的小孩,族里的长辈说,想不到景云也会有软肋。”

  说完,他笑了一下。

  “二哥,我,我不知道,我……”

  “你不必去想太复杂的东西,你只要想清楚,你是不是真的爱他,他是不是真的爱你,你能否接受他的过去,他说过的话就可以了,没人是完美的,这个世上没有圣人,你只要想清楚这点,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谢谢二哥。”

  “不必和我说谢谢,你是我妹妹,是四大家族唯一的女儿,没有人可以勉强你,你若是想和他在一起,就跟着自己的心意,你若是不想继续下去,等你想好了,告诉我,二哥会为你解决。还有大哥,我们看的出来,你对他只有兄妹之情,你放心,你只要跟着自己心意走,其他的交给我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