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

025:试探

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13 2019-01-09 00:00:00

  晚饭桌上的,大家就提起了包产到户的问题。

  温馨在一旁听着,知道这是个好事儿。

  工分制大家一个锅里吃饭,难免就有人偷懒耍滑,集体的活儿又不是自家的,不是人人都有奉献精神。

  但是包产到户就不一样了,地里的粮食除了上交的公粮,其他的全是自家的,这就很大程度的激起了大家的积极性。

  温馨就听着沈忆说,“我觉得咱们前山村应该支持国家政策,咱们前山村算是好的,村里的人干活也算是均衡。可是其他村里我也见过懒汉多粮食产量少,年年等着吃国家救济粮。”

  温成民笑的几分得意,“那是,咱们前山村温家是大姓,那就拧成一股绳,敢不出力偷懒的,村长一句话全家都要挨饿,谁敢?”

  温馨默,不好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特殊情况下,前山村这样的情况,反而最大的程度的保护了村民。

  就好比外头闹得沸沸扬扬的文、革,上头的政策下来,打砸抢,前山村因为温姓多,大家一家人,最大程度上要保护村民的利益,村长不求功劳,马马虎虎的上交成绩,瞧着村里运动搞得轰轰烈烈,其实没啥损失。

  就连被发配到前山村改造的人,还有下乡的知青,在前山村的日子都要好过得多。

  照着政策来牛棚是要给那些犯错误的人住,但是这牛棚跟牛棚也不一样,她们前山村的牛棚盖的结实,夏天不漏雨,冬天不冻人。

  上头来检查批、斗的时候,多数都是做做样子,瞧着斗得很,其实只是外表看着狼狈,其实没受什么伤。

  这种一言堂的情况特殊年代的确是很大的优势,但是以后不好说了。

  “温叔,那你是怎么想的?”沈忆问道,“政策下来,支持还是不支持?”

  温成民皱眉,“现在还不好说,先看看。”

  钱桂花就道:“看什么看,我觉得小沈的话有道理。就比方咱们家,建军没当兵的时候,建军、建党、加上你三个大劳力,后来建军当兵走了,许琴嫁了进来顶了他的缺儿。后头荷花又进了门,加上你媳妇再加上我,咱们家出的劳力可不少。给村里干活不能说吃不吃亏,可是干的多了,有工分拿着,可也觉得委屈不是。这要是以后给自家干了,就咱们家这些劳力,日子指定比现在更好过。”

  “奶说的对,虽然说长顺叔看着咱村懒汉少,可也不是没有,上工的时候偷奸耍滑的也不少呢。建党,你说是不知?”张荷花弱弱的加了一句,因为她公公是队长,每次下地别人家都盯着她,生怕她干得少。

  干的比别人多,拿的是一样的工分,张荷花心里能服气?

  温建党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挠挠头,“奶跟爹咋说咱们咋办就是。”

  张荷花给气的,这个憨货!

  温建党人高马大力气足,下地干活还真是不在乎多干少干。

  李明凤瞅了儿媳妇一眼,又看看儿子,心里叹口气,嘴上说道:“这不是还没定,说这些早了,吃饭吧。”

  温馨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她跟三哥还是学生,没啥发言的余地。

  吃晚饭,温成民跟沈忆还在商量鱼塘的事儿,钱桂花把温馨叫到一边,“宝儿啊,奶问你个事儿。”

  “啥事,奶?”温馨跟着奶奶坐在屋檐下说话。

  钱桂花犹豫一下,低声说道:“你看着沈忆这娃子咋样?”

  温馨心里一动,面上不动声色,笑着说道:“沈哥啊,挺好的。”

  钱桂花瞧不出孙女咋想的,又想起昨儿个儿子跟她提的事儿,心里也有些嘀咕。

  “你觉得跟罗安诚比起来咋样?”

  温馨:……

  “奶,你提罗安诚干啥,我跟他早没关系了。”温馨道。

  “哦,对,你看奶糊涂了,咱馨宝儿咋能跟那个混蛋玩意儿有干系。”钱桂花暗骂自己老糊涂了,看着宝贝孙女不太高兴的样子,琢磨着沈忆的事儿改天再说?

  正这么想着,就听温馨说话了,“奶,你提沈哥啥意思?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也没啥大事,奶是想问你,你打算考哪里的大学?”钱桂花决定迂回一点,要是她们宝儿没打算往京市考,沈忆提的那事儿压根就不用考虑。

  其实儿子说的对,宝儿考他们本省的大雪多好,离家近还能常回来看看,家里去看她也方便。

  温馨多聪明,心里发笑,嘴上却说道:“当然是哪所大学好考哪所,奶,我也想给咱家争光,让奶出去都能抬头挺胸呢。”

  钱桂花立刻就乐了,哎哟,瞧瞧她宝贝孙女说的这话,就是中听。

  这会儿什么远近的都给忘了,钱桂花笑的眼角都要飞起来了,“那哪所大学好?”

  “好大学多着呢,就是吧我想读中文系,首都京大的中文系最有名了,我想试试。”温馨笑着说。

  一听到首都钱桂花心里咯噔一声,难道这真是缘分不成?

  沈忆是京师来的,宝儿也往京师考?

  又想起昨儿个沈忆跟她说的话,说是宝儿要是考到京市去,他能好好的照顾她,不会让她受欺负,将来毕业了留在京市也能给她找个体面的工作。

  钱奶奶还是不放心,沈忆来前山村这才几个月,几个月的功夫看不透一个人,就这么把孙女交给他,她可不安心。

  但是沈忆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宝儿千里迢迢去外地上学,又是首都那种地方,一个外地人要是被人欺负了咋办?

  有熟人照看着,指定要好得多。

  钱桂花心里犹豫了。

  “京市倒是好,就是奶怕你受人欺负。”钱桂花开口,“沈忆是京市人,你知道吧?”

  温馨点头,“知道啊,沈哥来的时候不就说了吗?”

  “他回城的事儿你也知道了?”

  “回城?”温馨有些意外,沈忆都跟家里说了什么,看着她奶的样子奇奇怪怪的。“这个倒是没听说,奶,我平常都上学,一周才回家一天半,哪里能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4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