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

969:听八卦看热闹

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08 2018-09-12 00:00:00

  宫宴的奢华与排位早已经定好的,太后的娘家,皇后的娘家,贵妃娘家鱼次鳞比的列队下来。

  温馨对着人群中安坐的母亲笑了笑,然后让身边的云秀过去照应侍奉。

  温夫人对这样的场合还有些不适应,丈夫的官职让她做惯了官太太,却没有做过勋贵夫人。

  所在在这样的人群中,她是有些不安的,生怕给女儿丢脸。

  温馨让云秀过去温夫人一下子就安心了,连带着脸上的笑容都舒缓了几分。

  温贵妃的名号很响,人人都知道她的盛宠,所以围绕在温夫人身边的人都是小心逢迎着她说话的夫人们。

  倒是乌拉那家的承恩公府人神色淡淡的瞧着这边热闹,一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在自家有个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虽然不得宠,但是有地位。

  因为三阿哥即将要成亲的缘故,所以齐妃的娘家也进了宫,同为妃位,裕妃也跟着占了便宜,能见见娘家人总是好的。

  皇后是没想着带上裕妃,还是温馨提了一句厚此薄彼,皇后速来对外表示自己公允,只能又把裕妃的娘家添上了。

  四阿哥也是要成亲的人,三阿哥的外家能进宫而他的不能,皇后这是打谁的脸?

  温馨自然是不允许的。

  她这个贵妃可不是空名头,而是能提皇后分管六宫职责的实权人。

  现在想想,温馨就很感激皇上让她进宫后接管宫里事宜,当时她只觉得跟皇后平分秋色,现在才慢慢地察觉到里头的滋味来。

  权势这种东西不仅能让人风光,更能让人有底气。

  诸位太妃们陪着太后说笑,温馨身边也有人逢迎着,大殿里热热闹闹,等着时辰一到,宫宴开始,各人这才归位落座。

  身穿彩衣的宫娥流水般的奉上菜肴,太后在上头说着节日的喜庆话,温馨侧着头一副静神凝听的样子。

  宜太妃虽然性子倨傲,但是也是最会说话的人,这种时候为了儿子们的前程,捧着太后说话也是做得比别人更自在。

  贵太妃那样的人,一辈子高高在上管了,让她弯腰逢迎着昔日的情敌肯定是做不来的,只能端着身价坐在那里带着浅笑,这已经是她最后的坚持了。

  其他的太妃们,惠太妃跟荣太妃都不如宜太妃言语灵巧会哄人开心,这会儿大家瞧着宜太妃跟太后亲亲密密的样子,还真以为她们关系和睦,就是温馨若不是知道底细,也会以为如此。

  宜太妃这个人真是能屈能伸,难怪能在康熙几十年荣宠不衰,而且关键是宜太妃这样做并不会令人觉得她卑微,反而是觉得宜太妃跟她哦吼真的交好,这就是本事了。

  温馨琢磨着自己还是要跟宜太妃学习一二,瞧瞧人家这手段这姿态,自己还真是远远不及。

  至少,要是她做了伸手阿哥所的事情,是断然不好意思在太后跟前这样的,偏偏宜太妃不仅做了,而且做得漂亮。

  “温贵妃在想什么?”

  温馨突然听到声音转过头去,就对上了诚亲王妃的脸,她笑着说道:“也没想什么,就是觉得今儿个人多热闹,瞧着也是开心。”

  诚亲王在皇上登基后花式抱大腿,尤其是三爷又是个读书人,说起谄媚逢迎的话来,一天下来都能不带重样的。

  皇上既讨厌三爷的谄媚,又欢喜三爷的顺从,所以诚亲王的日子还过得好,也老实了不少。

  诚亲王妃以前是瞧不上贵妃的,不过是一个格格出身,就算是后来做了侧妃也没觉得如何。

  齐妃当年也盛宠过,也做了侧妃,还不是失宠了,温氏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可是世事难料,哪知道当年的王爷做了皇帝,身边还是就宠着这么一个女人,进宫就封了贵妃,家里也被恩封得了公爵的爵位,这样的殊荣不仅是难得,而是极为显眼。

  真真是仅次于皇后了。

  纵然是诚亲王妃不愿意,这种时候也飞放下心里的隔阂,小心的跟贵妃交好。

  “贵妃娘娘说的是,今儿个的确是热闹的很。”诚亲王妃轻轻一笑,“只是咱们开心了,可有人未必开心呢。”

  温馨心里一挑眉,有些意外诚亲王妃对她的亲近之意,要知道这意味一向看不上她,而她也只跟诚亲王府的田侧妃交好。

  不过现在诚亲王妃有意示好,温馨又不是傻的,自然顾惠拒之门外,顺着她的话问道:“王妃何出此言?”

  诚亲王妃眼睛瞅了一眼不远处的廉亲王妃,低声说道:“娘娘在宫里不知外头事儿,廉亲王纳了个妾室有了身孕,都过了三个月又没了,真真是可惜,听说是男胎。”

  温馨:……

  诚亲王妃真是目光如炬,知道自己跟八福晋不和,上来就说八爷夫妻的八卦,太和她胃口了。

  难怪皇上对三爷又爱又恨的,温馨现在看着诚亲王妃也是有这种感觉啊,这对夫妻真是绝了。

  “听闻廉亲王夫妻情深,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温馨故作惊讶的说道,想要打听些细节。

  真的,她就爱看这对夫妻的热闹,实在是这对夫妻一点也不对她的胃口。

  瞧着贵妃有兴致,诚亲王妃心里松口气,她以前对贵妃的态度很不好,就怕人家记恨,不求贵妃能尽弃前嫌,只要以后别使绊子她就感激不已了。

  “说是这妾室是下头的人送来的,生的那叫一个天香国色。”诚亲王妃低声说道,“娘娘处在深宫,怕是不知道有些人故意买些貌美的女子从小调教侍奉人的手段。”

  诚亲王妃说的隐晦,温馨却恍然大悟,不就是类似于扬州瘦马一样的女子。

  “三嫂的意思是廉亲王身边的女子就是这样的?”

  一句三嫂让诚亲王妃心口一动,连道不敢,口中却继续说道:“可不是,前段时间皇上讲南边的差事给廉亲王,廉亲王南下带回来的,怕廉亲王妃不高兴特意安置在了外头,后来有了身孕才接进府里,哪知道没多久就出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