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

927:选秀

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20 2018-08-29 00:00:00

    新皇登基的第一年就在平淡质朴中过去了,局面比温馨想象中要平稳的多,并没有出现太意外的情况。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年节里在长春宫见到了廉亲王妃,以前的八福晋,以前廉亲王妃见到温馨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如今两人的位置颠倒过来,便是再不乐意,廉亲王妃也要对着温馨弯腰行礼。

  这大概就是年节里让温馨觉得最痛快的一点。

  皇后到底是正统嫡妻,与温馨预料相差无几,朝中命妇们基本上都去了长春宫,而她跟齐妃那边除了自己的姻亲就只有孩子们身边围绕的家族。

  虽不十分热闹,倒也不冷清。

  正月里,皇上就连发十一道谕旨,道道谕旨令人心颤。

  温馨这里收到的请见折子也越来越多,更多的是想要打听消息的。温馨身为贵妃,召见外命妇也并不是能随心所欲,而且不想在这种时候给皇上添麻烦,因此选择性的见了几家,都是跟自己这边有些关系的人。

  而温馨也从这些人口中得知许多外头的消息,就比如现在温家因为她水涨船高,在外头很是有些风光。

  温馨难免也有些担心,就怕温家把持不住,不过想想温父谨慎的性子,心里又安心不少。

  正月里余震还未过去,进了二月,皇上这边就将亏空钱粮各官即行革职追赃,不得留任。康师傅在的时候,皇上就曾奉皇上之命追查此事,只是先皇顾念旧情,往往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多有思量。

  到了新皇这里截然不同,皇上雷厉风行,发出的旨意做出的决定,让朝臣们感觉到是真的变天了。

  进了三月,令各省督抚将幕僚姓名报部,并擢内务府外郎鄂尔泰为江苏布政使,并送先皇灵柩至遵化山陵,即景陵。

  外头翻云覆雨,宫里头也隐隐感觉到了风波将起。

  不说别的,只是令各省督抚将幕僚姓名报部这一条,就能隐隐感觉到皇上严查下头的心思。

  温馨这里还好说,她家没有一方大员,压根就牵涉不到。

  但是宫里头却有个人首当其冲,不是别人,正是懋嫔年氏。年羹尧乃是四川巡抚,正在这一条之中,温馨听说年家花了不少银子往宫里头递消息给懋嫔,就是想打听一下具体的消息。

  懋嫔不过是个嫔位,又无宠爱在身,既然见不到皇上,自然是不知道这里头的干系,于是就求到了皇后的跟前。

  温馨得了消息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心里想着,只怕是皇后也未必能探知皇上的心思,懋嫔怕是白忙一场。

  不过,年家动了,就说明年羹尧那边心里慌了。

  若是年羹尧一直不动,还真是令人无法下手,只要他肯动,万一露出马脚,皇上这边就会有动作了。

  因为四川战事,还有西藏那边与准噶尔部的纠缠,年羹尧的所作所为着实令皇上不满,要不是有个岳钟琪在,当初指不定就要顺了年羹尧的心思重用他。

  这笔债,早晚是要讨回来的。

  而此时,景仁宫里也热闹着,不仅是裕妃跟宁嫔在,熹嫔也在,一群人围着温馨在说话,言语之中多有提及当下的形势。

  只是后宫不得干政,她们也只是说说罢了。

  倒是熹嫔说了一事儿,“等明年大臣们就该上疏奏请皇上选秀了,这可是大事儿。”

  此言一出,屋子里顿时就安静下来,裕妃跟宁嫔就看向了温馨。

  温馨不记得史上是哪一年的选秀的,但是知道雍正二年就有秀女进宫,于是温馨就看向了熹嫔。

  熹嫔是经历过一回的人,也知道明年的选秀皇上其实留在宫里的不多,只有区区几个人,而且一个位份高的也没有。

  毕竟那是年贵妃正当宠,而且身体不好,皇上哪有心思在选秀上,不过是开了选秀,更多的是给皇亲贵胄家的阿哥们指婚。

  只是这个时候,她不能说这些,只能隐晦的提醒会有选秀到来,只有这样温贵妃才能看重她。

  果然,看着温贵妃微微蹙起眉头,就算是平日子再怎么平淡无忧的人,遇上这样的事情,也没有镇定的道理。

  毕竟现在的温贵妃,可不是十年前水灵灵的小姑娘。

  心有忧惧才是正常。

  皇家守孝原就跟民间不同,乃是以日代年,守满一年已有诚意。

  明年大臣上述选秀,时间上的确是很合适了。

  “选秀乃是皇家正统,如今后宫多有空悬,充实后宫也是必然之事。”温馨就道,她能才道熹嫔几分的心思,但是不想如她所愿,又不能打击过甚,让她转投皇后的阵营,轻叹一声,嘘嘘开口,“此事眼下还未有人提及,在外你们也不要多言,等事起再说吧。”

  熹嫔闻言琢磨着贵妃的用意,想了想才开口说道:“娘娘说的是,此事乃是祖宗规矩,谁也违逆不得,不过届时入宫的名单选谁却还是有挑选的余地的。娘娘身份贵重,届时若是挑人,必有娘娘一席之地。”

  温馨就笑了,看着熹嫔道:“便是这样又如何,不管是哪个进宫其实都没多大的关系,人安分就成。”

  关键是不会安分,能在这种时候送女儿进宫的人,无一不是盯着后宫空悬的位份,那可是明晃晃的肥肉。

  裕妃此事也有些忧虑的开口,“就怕长春宫那位不这样想,这样一来,就怕不安生了。”

  皇后对贵妃早有不满,如今有这样的机会把人压下去,怎么会轻易放过?

  到时候若是皇后仗势挑选与乌拉家亲近的人家的姑娘进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宁嫔冷笑一声,“那又如何,就算是人进了宫,只要皇上看不进眼里就无碍了。”

  可要是皇上看进眼里了呢?

  这话没人说出来,但是未必心里不想。

  何况,还有个太后呢?

  太后自然是希望皇上的子嗣越多越好,对于选秀肯定是支持的。

  如此一来,事情就真的是有些麻烦了,裕妃跟宁嫔告退出去的时候,都是忧心忡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5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