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

832:哄人

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26 2018-07-29 00:00:00

  十三爷从四川回京的那天,是个风轻云淡的好日子,四爷接了消息,就先去了皇庄跟十三爷见一面,顺便让他见见孩子们歇歇脚。

  温馨知道后也不想跟着去,四爷跟十三爷明显是有正事要商议,她去了也没意思,四爷又没时间陪着她玩,索性留在府里带二格格。

  小丫头越长越大,心眼越多,这么久见不到哥哥们,就整天吵,温馨烦的不行,就给她找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

  比如听个故事书,画个画本,写个字什么的。

  听故事很有兴趣,画画也很有兴趣,只怕四爷要伤眼,写字就跟要她的命一样。

  温馨总觉得娇惯女儿是没错,但是不能养废了,所以态度也是很坚决,还拿出当初善哥儿跟六阿哥用过的字帖,用微带着几分强硬的态度哄着她练字。

  二格格委屈巴巴的,到底是不敢忤逆额娘,乖乖的从了。

  她额娘可不是阿玛跟哥哥们由着她,额娘很可怕的,生气的时候尤其可怕。

  哥哥们都怕,她也怕。

  温馨一手字也很拿得出手,跟四爷是没法比,但是在闺阁女子中也是上乘了。

  教女儿练字,这对温馨来讲一点都不难。

  四五岁的姑娘了,别人家教导严厉的都要开始描红拿针线了,她这里才开始让她启蒙,已经算是很宽容了。

  原以为四爷要在庄子上过夜,哪知道天刚擦黑就看到人了,一身的黄土,显然是骑马回来的。

  二格格想要阿玛抱,看到阿玛一身的土立刻就跑掉了。

  四爷:……

  温馨笑个不停,看着四爷那小眼神,你也有今天。

  闺女长大了,知道好歹了,这么一身土蹭上去,肯定自己也要洗个澡更个衣,二格格肯定不想折腾。

  四爷无奈的进了净室沐浴更衣,温馨给他拿了换洗的衣裳进来,也没出去,就把四爷的辫子解开,给他擦洗头发。

  洗头发是个挺累人的活儿,这么长的头发要洗干净挺费时间。

  以前都是苏培盛他们服侍,今儿个见温馨进来,他们就乖觉的退了出去。

  温馨一上手,四爷就感觉到力道不对,回头一看果然换人了,笑着说道:“你进来做什么,这些事让下头人做就是。”

  “好久没给你洗过头发了。”温馨想想说道,自打二格格出生后,她的注意力就算是再怎么样还是转移了一大部分在女儿身上,四爷这里总是要慢待些。

  四爷倒是不在意,调笑道:“难道爷还缺个洗头太监不成?”

  “那不一样。”温馨轻声说道,手指轻柔的给四爷按摩着头皮,看着四爷紧绷的神色放松下来,这才说道:“十三爷在庄子上还是也回城了?”

  “几年没见孩子,他留在庄子上跟孩子们聚聚,明儿个进城。”四爷道。

  “十三爷回京不过是例行公事,不用着急见驾,慢着来就是。”

  “嗯,这次回来就不回去了,京里我这边也离不开他。”四爷叹口气,能信得过的人不多,属下跟手足还是不一样的,四爷打心里自然是更信任十三,这一点就连十四都要往后靠一靠。

  四爷跟十三爷这对好兄弟史上太有名了,四爷这样说温馨也知道。

  十三爷受苦的那些年,也只有四爷一直没有放弃为他翻案,纵然知道无法解救,也是每年都让她悄悄地接济,不然十三爷府上的日子更难过。

  想想那几年确实挺艰难的。

  给四爷洗完头,拿了帕子把头发裹取来擦掉水分,温馨身上的衣裳也湿了半边,天气渐渐热起来,身上的衣裳单薄,被水印到身上,连里头的小衣颜色都透了出来。

  温馨擦擦手,就像往外走,她得先去换身衣裳。

  还没挪动脚,就觉得手腕一紧,人就被四爷拽了进去。

  溅了一身的洗澡水。

  这下想走也不成了。

  净室里简直是水漫金山,温馨红着脸被四爷抱出来,苏培盛等人这才低着头进去收拾。

  从去年开始废太子跟八爷就不断地闹事,再到今年太后薨逝,西藏战事,四爷真是没多少精神放在闺阁之中。

  如今好不容易轻松下来,这人倒是来了兴致。

  如今是在孝期,四爷自然也不会过火,吃吃豆腐也就算了,他这样的规矩人,不会真的做什么。

  两人折腾的都有些火气上来,进了帐子一时没有说话,渐渐的平息下来,这才相视一笑。

  四爷握着温馨的手,“总觉得这一年太忙,跟你之间也没多少时间说说话。”

  眨眼间当初那个还要抱在怀里的女儿,现在都能满口之乎者也了,四爷当时还想着有了女儿要好好地陪着。

  结果……

  其实也没做到。

  时间一下子窜过去,二格格都已经长大了。

  听得出四爷的惆怅,温馨笑着说道:“小孩子长得快,一天一个样,二格格巴不得自己快快长,前两天还闹着要跟着哥哥们一起读书。也不想想,她这么一丁点跟哥哥们可坐不到一块去。”

  四爷有些恍惚,突然冒了一句,“再过两年,善哥儿的亲事就该相看起来了。”

  温馨:……

  所以,她这很快就要荣升婆婆辈了?

  她实力拒绝这个问题,她还年轻得很呢。

  生孩子太早就是这样的忧伤,明明你还大好年华,就要长辈分了。

  看着温馨一脸的生无可恋,四爷差点笑喷了,伸手点点温馨的额头。

  脑海中就不由得想起温馨常说的那句话,我年年十八一朵花。

  许是温馨昨晚的神色太过震惊,今儿个一早四爷想起来还觉得笑得不行。

  看着帐子里的人还在睡,就对着苏培盛说道:“我记得今年南边贡上来的绸缎还没动?”

  “是。”苏培盛躬身回道。

  太后薨逝,谁还顾得上这个。

  “捡些颜色鲜亮漂亮的缎子送到你温主子这里来。”

  孝期内穿是不能穿的,但是拿来看着也能开心不是。

  把人惹恼了,总是要哄一哄的。

  四爷进宫去了,温馨这边一起来,就看到了一大堆颜色漂亮的绸缎堆在桌子上,整个人都有些蒙了。

  

暗香

一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5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