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

823:全都乱了

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31 2018-07-26 00:00:00

  小李氏的话在李氏心里划下一道痕迹,不过到底是这么多年,脑子也有长进了,不可能小李氏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李氏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儿媳妇,就开口说道:“弘昀已经成亲了,要去庄子上不太方便,那边都是未成亲的小阿哥,王爷让他留在府里自有考量,你不用担心。”

  小李氏闻言恍然像是松了口气,带着几分局促的笑意的就道:“都是儿媳想的太浅薄,让额娘担心了。”

  李氏挥挥手,“行了,没事就回去吧,弘昀身体不好,你好好的照看他才是最要紧的。”

  “是,儿媳告退。”小李氏恭恭敬敬的起身行礼离开。

  出了东院,小李氏面上的笑容渐渐地散了,跟在她身边的绣云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

  小李氏是正经嫁进来的正妻,绣云跟绣裳还有褚嬷嬷都是她的陪嫁奴才,最是信任的过了。

  绣云犹豫一下,还是开口说道:“少夫人不用担心,等天长日久的侧妃就知道您是为了二阿哥好了。”

  小李氏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疾风的笑容,低声说道:“我知道额娘瞧不上我的出身,并不满意我这个儿媳,走吧。”

  这边李氏的神色也有些不太好,一旁的乔嬷嬷适时的劝说道:“主子,少夫人虽然说的有些道理,但是二阿哥不宜随行也是真的,您千万别胡思乱想才是。”

  “我能胡思乱想什么?”对着乔嬷嬷李氏放松许多,只是脸色还是有些不太好看,不过最后到底说了一句,“我都知道,嬷嬷不用担心。”

  乔嬷嬷心里叹气,这二少夫人瞧着倒是不错,规矩也足,就是这心眼太多了,总是话里有话,她还真怕侧妃……

  ***

  温馨这里正收拾着箱笼,并不知道东院发生的事情,倒是云玲进来在她耳边低声数语,温馨的脸色带着几分嘲讽,“真的?”

  “是,可不是真的,真是想不到。”云玲低声说道。

  温馨摆摆手让屋子里的人退下,看着云玲就道:“这人太活泛了可不好,二阿哥不去庄子上是主子爷的意思,怎么她还敢质疑主子爷的话?”

  谁给她的胆子?

  想想也是,能在李家那样的家里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朵白莲花。

  “那怎么办,万一二少夫人要是……”

  要是不死心再折腾怎么办?

  “不用管她,不撞一回南墙,她怕是不知道这府里的规矩。“温馨也不在意,小李氏这样的性子虽然谨慎倒是到底是太年轻了。

  刚嫁进来还没一年,这就像插手二阿哥的事情?

  想的不要太美。

  现实会教她做人的。

  正说着话,四爷就急匆匆的回来了,温馨忙把这件事情扔下,起身迎上去,看着四爷就道:“这会儿怎么回来了?”

  这个时间四爷应该在朝中才是,而且瞧着神色不太对劲,温馨的脸色也跟着绷起来。

  四爷看着温馨直接说道:“让孩子们自己去庄子上,你跟我都不去了。”

  温馨楞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就听四爷接着说道:“翰林院的朱天保上疏奏请复立太子,我这里离不开了。”

  四爷行色匆匆,交代几句就急匆匆的走了,温馨心中惊涛骇浪,先压下心中的惊讶,立刻让人下去庄子上通知几个孩子。

  而且,温馨自己不去的话,那边的一群孩子没人照看着也不行,想了想,温馨就直接让人去找了耿格格,让她去皇庄上坐镇。

  她是不能走了,但是也不能舍了孩子不管,能用得上信得过的也就是耿格格。

  耿格格得了消息匆匆而来,温馨不能跟她解释太多,直接说道:“我这里有些事情不能去,就劳烦你去住些日子,把一群孩子照看好了。不仅有咱们府上的,还要十三爷跟十四爷府上的孩子,你可要精心些。”

  耿格格瞧着侧妃神色不善,也不敢多问,知道八成是有要紧的事情,忙说道:“侧妃放心,我一准用心照顾。”

  “交给你我是再放心不过了,遇上为难的事情就让人回来送信。”温馨叮嘱一句。

  耿格格忙答应下来,就赶紧回去收拾行囊,下午就要赶过去。

  有耿格格去皇庄上,温馨松口气,坐下后这才思量四爷的话,总觉得不对劲。

  的确是不对劲。

  时间线不对!

  她记得朱天保请奏复立太子应该是再过两年的事情,怎么现在就提上日程了?

  提前了两年多的时间,这不太对劲啊?

  先是有普奇举荐废太子为大将军,现在又有朱天保请奏复立太子,这节奏前后相连,若说是没有关联,温馨一点也不相信。

  而且,能让四爷放弃安排好的行程留京,必然是有大事。

  而且,这些事情发生在康熙身体越发不好之后……

  一桩桩一件件的,温馨只觉得后背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知道历史进程的她,跟现在历史线完全打乱,这样的处境实在是令人有些不安。

  会不会因此四爷也会受到牵连?

  温馨这里坐立不安,仔细思量那些被她遗忘的历史事件,这边钮祜禄氏得了家里的信,看完后点火烧毁,坐在那里一个人发呆。

  良久她冷笑一声,这回八爷是按耐不住了吧,上辈子他一直隐忍到后来才肯出手,现在这么迫不及待的先是推出普奇,现在又把朱天保推出来。

  真的是为太子着想?

  呵呵。

  八爷以自己被皇上罚俸为代价,不就是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的心思?

  现在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太子身上,以为是太子不甘心想要挣扎出泥潭吧?

  钮祜禄氏低笑一声,她知道这些,可她谁都不告诉,她就看着四爷还能不能像上辈子那般坐上那个位置。

  她已经没有了弘历,谁做皇上又有什么区别呢?

  她乐的看热闹。

  天还未黑,赵宝来就悄悄地带回来一个消息,宫里已经悄悄往宫外民间寻找医术精湛的郎中。

  温馨的心头一跳,“你怎么打听到的?”

  这样的消息应该是机密才对。

  “是侯家那边递来的信。”赵宝来低声说道。

  

暗香

一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