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

775:坐山观虎斗

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60 2018-07-09 00:00:00

  一身宝石蓝衣裳的温馨比往日更多了些尊贵,屋子里的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温馨不仅看到了年格格,还看到了郭格格。

  只是郭格格的神色瞧起来实在是不怎么好,憔悴中还带着几分怏怏的气息。

  温馨扫她一眼就没有再看,李氏今儿个来的也早,坐在那里看着温馨神色淡淡的。

  温馨上前给福晋见了礼。

  福晋一如既往的带着端和的笑容说道:“坐吧,温侧妃的气色倒是不错,看来在园子里修养倒是好的。”

  去避暑说成修养,这几个意思?

  温馨缓缓地坐下后,由着众人给她请安,各自落座后,温馨这才接过福晋的话,浅声笑着说道:“福晋说的是,这夏日里天气炎热,不要说我,我瞧着大家伙从园子里回来养的都不错。”

  福晋听着温馨这话里有话,把自己之前的话给驳回来,也没有不高兴的意思,反而看着温馨说道:“眼看着就要到中秋了,年格格知错就改,我想着她一片诚心就让她提前出来了,温侧妃觉得如何?”

  当初年氏是因为温馨才被禁足,今儿个福晋这样说,就是要给温馨个交代的意思。

  人是她放出来的不假,不过前提是年氏已经改正,若是温馨抓着不放倒是落个心胸狭窄的名声。

  “福晋既然替年格格担保,我又有什么不相信的,一切凭福晋做主就是。”温馨笑的越发的温和。

  年氏出来也好,让她跟郭格格掐去。

  她这里借力打力也是好事一桩,不过福晋想要借着年格格的事情让她脸上难看这就想错了。

  索性温馨顺水推舟,把年格格绑在了福晋的身上,既然福晋说了年格格已经改好了,若是日后年格格再做出什么,温馨就能扯着福晋下水了。

  瞧着福晋脸上的笑容微僵,温馨心里越发的畅快。

  她就看不得福晋这样的做派,打一个拉一个有意思吗?

  她就把人都捆在一起,看她能如何。

  两人简单几句话,听在别人的耳中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众人越发的不敢随意开口。

  钮祜禄氏的眼神落在李氏的身上,原以为李氏会借机发难,谁知道李氏竟也是坐得住,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

  钮祜禄氏微微蹙眉,微垂着的眼眸遮盖住了自己所有的心思。

  福晋如今学乖了,知道四爷不会给她颜面,她索性也不会去问四爷来不来赴宴。

  她一个王妃在自己院子里设宴,难道四爷知道了还能不许?

  以王妃的身份让众人前来赴宴,瞧瞧不管是李氏也好,还是温氏也好,不也得乖乖的来?

  可见她以前是想错了,总想着跟四爷那边一条心,但是现在她想明白了,完全不用。

  她是这府里的王妃,想要做什么,只要在后宅的三分地上,只要不出错,就算是四爷也无法问罪。

  午膳很丰盛,温馨瞧着李氏有些心神不属,福晋却是喜笑颜开,一众格格们捧着福晋说话,便是个傻子也是开心的。

  年格格真是有些变化了,拿起酒杯敬酒的时候,还特意跟自己赔罪,一副真心实意的模样。

  温馨就算是做做场面也不能驳了她的面子,何况还要用她牵制郭格格,温馨倒是大方的喝了她的敬酒。

  郭格格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坐在那里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一顿饭的工夫都没什么存在感。

  倒是张格格跟汪格格还有武格格处的不错,几个人说说笑笑的,瞧着挺融洽。

  汪格格这人虽然说话嘴上没有把门的,但是做起事情来倒是直来直去。

  耿格格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带着笑吃完了一顿饭。

  饭毕,大家各自告辞。

  福晋等人散了,进了内室,看着韩嬷嬷说道:“你看着如何?”

  韩嬷嬷笑着说道:“主子今儿个做的就极好,奴才瞧着李侧妃跟温侧妃也没有顶撞的意思,以后若是设宴直接这般就可。”

  韩嬷嬷想着福晋终于想过来了,以前总想着请了四爷来,可是哪回主子爷给脸了?

  现在绕过主子爷,福晋还是这府里的女主子,只要开了口,没有四爷那边打脸,就算是两位侧妃也不敢不来。

  福晋点头,这回是真的觉得舒心的很,这几年来头一回这么开心,看着韩嬷嬷说道:“这还是多亏你的主意,以前倒是我真的想岔了。”

  “奴才不敢居功,只是想着外头谣言纷纷,不管死李侧妃还是温侧妃想来都是听说一些的,这种时候为了世子之位,两人怎么可能还像以前那般联手,主子这个时候分化她们是最合适的。依奴婢看来,不管是二阿哥还是五阿哥,想要坐上世子之位,两位侧妃都想要得到福晋的支持,这样一来,福晋自然就不用着急了。”

  “是啊,不用着急了。”福晋嗤笑一声,前几年自己就跟中了邪头风一样,四处撞墙还浑然不觉。

  如今想明白了,再看看又觉得自己真是太傻了。

  好在还有韩嬷嬷,现在明白过来还不晚。

  “眼看着就要到中秋了,娘娘那里,想来也该知道些府里的事情才是。”福晋轻声说道。

  韩嬷嬷想了想,这才开口说道:“不知道主子爷是个什么意思,主子跟娘娘提及的时候,也该避讳些。”

  “那是自然。”福晋笑,“娘娘过问一句,总比我说几千句顶用。我既然没有儿子,自然不掺和这些事情,主子爷就算是问起来又能如何?”福晋到。

  “主子说的是,若是娘娘想要知道问了主子府里的事情,主子据实以告,主子爷那边自然是无话可说。”

  主仆二人对视一眼,顿时都笑了。

  一个没有儿子的王妃,坐在高位上,自然是无法跟有子的侧妃相比,在外人看来,自己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以前福晋要强,若是别人说她一句可怜,她恨不能上前撕了她的嘴。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可怜两个字,若是能让她成为别人口中的好人,她自然是乐意不过的。

  瞧瞧温侧妃,什么都不用做,好名声就传出去了。

  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因为她懂得怎么为自己谋划,她是要学学了。

  

暗香

二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4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